《浅吟欢喜》:为了复婚,前夫处心积虑

嗨,我是汪二峤。这是我写的新连载《浅吟欢喜》,希望大家喜欢喔。
前面已更的所有章节,我已经按照有些亲的建议,采用倒序的方式,做了滑动菜单,亲们想看哪章,直戳蓝色标题即可。(向上滑动阅览)
第20章:去情敌家里,有惊喜
第19章:浅吟欢喜:前夫的摇摆,害惨了自己
第18章:离奇车祸真相
第17章:体贴原配的三儿,也不是善茬
第16章:体贴原配的三儿
第15章:他的情人,我抓不到
第14章:浅吟欢喜:老公冷暴力的真相
第13章:不屑吃回头草的女人
第12章:前夫的无情与深情
第11章:不雅视频背后,不寒而栗
第10章:浅吟欢喜:不雅视频,被转发到同事群
第09章:不雅视频引起风波
第08章:离婚的后遗症
第07章:离异生活,飞来横祸
第06章:残酷的相亲
第05章:前夫的狠与善
第04章:浅吟欢喜:套路婚姻
第03章:可笑的离婚筹码
第02章:离婚的筹码
第01章:《浅吟欢喜》:比离婚更悲伤的事
第二部《浅吟欢喜》
番外2:《各生欢喜》番外:婆婆来了(下)
番外1:《各生欢喜》番外:婆婆来了
第53章:不畏将来,各自安好
第52章:各生欢喜:偶遇落魄前任
第51章:纠结的二胎
第50章:高情商的继母
第49章:前任落荒而逃
第48章:与情敌狭路相逢
第47章:前任奸计得逞
第46章:与情敌正面较量
第45章:不死心的前任
第44章:突然冒出一个女友
第43章:低调的土豪男友
第42章:高段位的继母
第41章:小惊喜与小惊吓
第40章:买房奇遇
第39章:老实的保姆,招来巨大麻烦
第38章:离婚后,被左邻右舍当怪物
第37章:上位继母的野心
第36章:上位成功的苦恼
第35章:凑合婚姻的痛苦
第34章:各生欢喜:下嫁的一地鸡毛
第33章:高薪保姆的范儿,很吓人
第32章:职场妈妈的心酸
第31章:穷嫁,不如做我的情人
第30章:讨厌的双重生活
第29章:温柔的套路
第28章:穷女友的崛起
第27章:最恨前任过得比我好
第26章:各生欢喜:抛弃穷女友的隐患
第25章:保姆的傲气,气走了婆婆
第24章:霸气的保姆
第23章:一个丈母娘的彪悍
第22章:各生欢喜:土豪丈母娘的狠手段
第21章:婆婆的心思,藏得好深!
第20章:穷婚的滋味
第19章:私奔的下场
第18章:我的前任,懂事的消失了
第17章:各生欢喜:土豪丈母娘的鸿门宴
第16章:一个二婚女人的狠
第15章:我的妻子是戏精
第14章:下嫁的悲哀
第13章:各生欢喜:高段位的三儿
第12章:算计继子的真相
第11章:一波三折的假离婚
第10章:再婚家庭,各个都打小算盘
第09章:各生欢喜:假离婚是个坑
第08章:各生欢喜:低声下气的再婚生活
第07章:再婚家庭,拖油瓶的悲哀
第06章:各怀鬼胎的二婚生活
第05章:二婚家庭的畸形关系
第04章:二婚的卑微
第03章:寄人篱下的心酸
第02章:中国好弟媳。
第01章:离婚的好处
《浅吟欢喜》第21章
上集回顾:
苏恬无奈地说:“是田思玮的妈妈来了,今天下午我妈还给我电话了,说她明天到北京。”
啊?罗柏心里一惊。
1
晚上,罗柏踩完椭圆机去洗澡时,苏恬把轮椅推到阳台上,她拉开窗帘,抬头仰望。
圆圆的月亮挂在天空,美丽的花儿在夜风中摇曳。
花好月圆大概就是这番景致吧!苏恬心想,但她心里还是有一些难过,明天下午她妈就到北京了,也就意味着她不能再住罗柏这儿了。
她心里很不舍。
罗柏洗完澡,带着沐浴露的淡淡气味走了过来,他顺着苏恬的视线,望向窗外。
“我去把灯关了,这样看夜景,效果更好。”罗柏说。
苏恬点点头。
屋内一暗,皎洁的月光便流泻进来,轻浅地照着苏恬和罗柏,朦朦胧胧,与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
苏恬说:“我妈明天来后,我就要搬回中关村住了,谢谢你照顾我,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
“跟我客气啥。”罗柏轻轻地说。
离别的惆怅让人伤感,两人陷入沉默。
良久。
在昏暗的光线里,罗柏突然握住苏恬的手,紧张地说:“苏恬,在大学时我就一直喜欢你,只是苦于没机会表白……”
“可我早已不是大学时期的那个小女生了。”
苏恬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我知道。”罗柏点点头,“兜兜转转这么些年,我还是忘不了你……跟你住一起的这些天,这种感觉更是强烈。”
苏恬没有作声。
顿了顿,罗柏又说:“你不要难为情,也不要为难,我知道田思玮想跟你复婚……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我爱着你,你真的遇到什么事情,也别怕,还有我给你兜底呢。”
苏恬的眼圈顿时红了。
两人的手,依然紧紧地握在一起。
夜色给了罗柏勇气,也隐藏了苏恬的动情。
2
苏母是第二天下午到罗柏家的,田思玮去接的她。
苏恬骨折的事,怕她担心,本来一直都瞒着她。苏母知道这事,还是田思玮的妈妈打电话告诉她的。
当然,苏恬的前婆婆,肯定不仅是讲苏恬骨折的事儿,还顺带讲了田思玮想跟苏恬复婚,苏恬如今住在一个异性朋友那,这个异性朋友还想追求她……
苏母当时听了,差点没昏厥过去,她火急火燎地订票要赶过来。
苏母既担心苏恬的腿,又担心她识人不淑,不慎落入狼窝虎穴。
坐在火车上,苏母下定决心,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成功说服苏恬和田思玮复婚,先不说已有庆庆,就拿苏恬二婚这事来说,以后再嫁,怎么可能会找到一个综合实力比田思玮更强的?
田思玮是出过轨,但是苏恬再婚,就能保证她的婚姻一定会美满到老?
想起苏恬的倔,苏母心里恨得牙根发痒。
她刚离婚那会儿,她催她去相亲,就是为了打击打击她,让她早点认清现实。
谁料到她还越挫越勇,后来干脆连亲都懒得相了,还跟自己说什么“宁愿高傲地发霉,也不要委屈地去爱”。
就这么拧巴的一人,怎么可能随便去别人家住?而且还是异性。苏母心想,不会是遇到什么花言巧语的骗子吧?
所以苏母见到苏恬,等田思玮走后,就马上劈头盖脸地训斥:“你也太任性了,腿骨折了是不方便,可怎么能搬来跟单身男人住一起?影响多不好哇。”
苏恬特别反感妈妈一上来就是抱怨。“怎么影响不好?我离婚,他未婚,谁也管不着。”
苏母说:“你就傻吧,你这么做让你婆家怎么看你?他们还巴巴地想跟你复婚呢。”
苏恬不悦地说:“什么婆家不婆家的,那都是过去式了,他们想跟我复婚,我就要乞怜摇尾地往上贴吗?对不起,我对复婚不感兴趣。”
苏母长叹一声:“你呀,就是没吃过生活的苦没受过啥委屈,读书读书顺,工作工作顺,婚姻吧,也很顺,所以如今吃了点亏,就怎么也走不过去。”
“什么叫吃了一点亏?我的委屈别人不心疼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这么说我……”苏恬哽咽起来,“明明是别人朝我身上吐了口水,我把衣服脱下来丢掉,反而成了我的不是。”
沉默片刻,苏母说:“别人都讲婚姻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为啥别人虱子都能忍受,你连一点口水都忍受不了呢?洗干净了,衣服照样遮体保暖。”
“可心境完全变了,我不想勉强自己。”苏恬说。
苏母突然落泪。
她拉着苏恬的手说:“可我们就你这一个孩子,又没个兄弟姐妹,你不结婚,你以后老了怎么办?别说以后老了,你看你这次脚骨折一下,在北京无依无靠的,都没个人能照顾你,还要住到朋友家。”
“没你想的这么悲观,结婚了就老有所依了?”苏恬认真地说,“不合拍的伴侣,不好的婚姻,都是人生累赘。”
3
别看苏母白天在苏恬面前嘀咕着要她和田思玮复婚,可到了晚上见到罗柏,她对罗柏也是热情万分。
“哎呀,小罗,这段时间我们家恬恬真是给你添麻烦了,阿姨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就给你带了一些我们那的特产,你别见笑呀,真的蛮好吃,你吃吃就知道了。”
特产她本来只带了两份,一份给田思玮,一份给苏恬,见到罗柏后,她立刻决定分成三份。
在来的路上,她还以为苏恬的这个朋友,是那种贫穷木讷的大龄剩男,可见到实物,着实让她惊喜。
下午和苏恬聊天后,她已对罗柏了如指掌。
跟苏恬是校友,说明素质不错,也知根知底。两人都有留学经历,说不定三观还一致。他能买得起这个小区的房子,说明经济实力不差,一问苏恬,结果职位比田思玮的都高。更重要的是,他不但长得俊朗阳光,还未婚。
苏母笑眯眯地想,要是苏恬不愿意跟田思玮复婚,嫁给罗柏也不错。
“阿姨,您真是见外了,我和苏恬是多年的朋友,这点事不算什么的。”罗柏温和地说。
“怎么不算什么呢?阿姨知道的,照顾病人可麻烦了,苏恬这孩子也是,要是直接告诉我跟她爸,我们过来照顾她就好……不过这也是她的一片孝心,她从小就懂事,会体贴人,估计是知道我们身体不太好,怕我跟她爸担心。”
苏恬坐在旁边的轮椅上,听到母亲这么强烈推销自己,心里挺难为情的。
苏恬心想:得,平日还笑话前婆婆假惺惺,只要一涉及到她儿子的利益,马上就变脸,现在想来,自己的母亲又能好多少?
4
晚上,罗柏将苏母和苏恬送回中关村那里。
等罗柏走后,苏母在苏恬的小蜗居里转了两圈,笑着说:“也还可以,没有视频里看着的那么小那么破。”
苏恬笑着说:“真让人出乎意料,你咋不挖苦我了?”
苏母说:“不,你错了,现在妈妈特别为你感到骄傲,也觉得自己特别明智伟大。”
“咦?”苏恬揶揄母亲,“时时刻刻都不忘自我吹嘘一番。”
“我现在似乎能理解你为啥不想复婚了,要是换成我,在你这个年纪,在你这种情况,我也不想轻易复婚。”
“你……”苏恬语塞,虽然知道自己妈说话做事经常天马行空,但这番话,还是惊到她了。
苏母感叹:“女孩子还是要好好培养呀,就是因为中国很多地方男女不平等,所以自己的闺女更是要好好疼爱好好培养,把她培养到足够优秀,见识更多美好的人与事,眼界不同了,生活不同了,面对的选择也就多了。”
苏恬哈哈大笑,“妈妈,我怎么被你说得云里雾里?”
苏母说:“你不要懂,你只要明白,妈妈对你满意,对自己也满意,因为养出了你这么优秀的女儿……你都不知道,妍妍的妈妈知道你离婚了,别提多激动……哈哈,要是她知道你离婚后没有变成怨妇,反而过得也挺好,估计得气晕了,她这辈子就是喜欢拿妍妍跟你比,就妍妍那资质,还有那老两口的眼界,能培养出啥孩子来……”
“妈——”苏恬睇了自己妈一眼,“差不多就得了,就凭你和阿姨这两妈,我和妍妍的友情小船还没翻,已经是奇迹了。”
苏母望着苏恬,突然说:“罗柏那小伙子看着挺不错的,你对他感觉怎么样?我说的不是普通朋友的那种感觉。”
苏恬的脸微微一红,问:“你不是田思玮叫过来当说客的吗?怎么突然倒戈了?”
(第21章完)
在后台发送暗号“ 6”或者“欢喜”,即可提取已更章节。
汪二峤:喜欢阅读和写作。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经、新编聊斋。
个人公众号:汪二峤(ID:wangerqiao66)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