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6285字的周记

我对研学,是举双手赞成和欢迎的,孩子生在这个年代,能遇到这样的机会是多么幸福和幸运啊,唯一有点困惑的就是,这么好的活动怎么要排山倒海、铺天盖地像大运动、大风暴似的席卷开来,某些层面和环节的热情高得让人感到费解,听说班级之间还要比参与率。
研学返回后,学校通知举行研学征文比赛,要求每班上交最少5篇研学感受,还要择优发表在主办方的美篇和公众平台上。我迟迟没交,不是因为没写,而是反复读我们班学生写的研学记录,感觉都不太适宜推荐上交,总感觉这些研学感受是不受主办方的美篇和公众平台欢迎的:外教太黑、交流时间太短像走过场,伙食和学校盒饭一样难吃、篝火没点着、所谓的“航模”就是超市里几块钱就可以买到孩子几年前就玩腻了的塑料飞机,几篇写夜晚宾馆里枕头大战的文字读起来倒有点意思,但这样的文字好像也会让家长生出“组织方夜间监管不力孩子休息睡眠不好存在安全隐患”的嫌疑而不适宜推荐参加比赛。
杜睿是个例外,这个孩子不厌其烦,把两天的活动按照时间和地点顺序分成九章,把整个研学过程记录得很详细,俗话说:“童言无忌”,杜睿记录下的或许有些琐碎,但我相信是真实的,他没必要也没理由编造,只是没揣摩大人的意思按照暗示或老师的指导写“我收获很大”“我开阔了视野”“我学到很多知识”等很多人想象中或期待中的话,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儿童视角下的看待研学的记录,第一次交给我时竟然写了12页,我很惊讶,没想到的是,过了两天,他竟然又写了厚厚的几页,几乎把一个本子用完了。简单统计一下,6285字,我还从来没写过这么多的文字呢。
我的研学之旅
杜睿
第一章 前夜
不知何时, 天上的星星多了几许,来来往往的车辆似乎开了外挂,飞速前进,妈妈的小电驴如同被暴风狂卷飞奔起来。一辆白色的宝马快得让人出现了幻觉,轮毂里的条纹快得汇成一条线。小电驴终究跑不过飞驰的宝马,不出两秒就被甩在后面,浓浓的尾气夹杂着夜的寒意弥漫开来,钻进鼻孔,令人窒息。
历经千难万险,我们终于抵达超市,明天就是出发的日子,我们要选购一些零食,以备路上消遣。可结果太让人失望,别人家孩子都是一大包零食,我却只是一包水果,妈妈美其名曰:“你的嘴容易上火,不可吃油炸和膨化食品”。在我的再三恳求下,妈妈才拿了一包瓜子仁。
第二章 出发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迟到啦!简单吃了几口,赶紧背起包出发。太阳调皮地探出头,楼下的南瓜藤抓住秋的尾巴,使劲儿往前爬,一片片肥大的叶子上挂满珍珠似的露水。月亮像是和太阳捉迷藏,一会儿出来,一会儿躲进洁白的云层。
飞驰在路上,不时有几片金黄的树叶随风在空中盘旋降落,像极了黄金鸡块。突然,有人大喊一声“上车喽!”我快步走上车,一屁股坐在了小侯的旁边,“轰”汽车引擎响起来了,我们开启了南京之旅。
第三章 服务区
车一路奔驰,窗外原野一片苍茫,飞速掠过光秃秃的庄家地,三三两两的牛羊,低矮的房舍,所有的风景都仿佛长了腿在拼命奔跑。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一个大大的指示牌出现在眼前“服务区”。
“这是服务区,需要去厕所的请抓紧去!”导游边喊边下车,空调的凉风好像也同导游一起下了车,顿时一阵闷热,赶紧下去逛逛吧。
外面的空气清新了许多,走进便利店,天哪!三根小黄瓜15元!这是卖黄瓜,还是抢钱?一瓶雪碧竟然要10元!罢了!我飞快地上完WC,回来瞪了一眼这家超市的名字“便利超市”我在心中暗想:“便利”是方便人们需求的音思。“超市”是为满足人们日常需求的。这家店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便利超市的本意!大家统一认为,店名字应该改为 “打劫超市”。
第四章 南京理工大学
其实,对南京理工大学我早有耳闻,因为我有个厉害的舅舅曾经在这儿读过书。走进校门,池溏上的一大群仿真的燕子好像在欢迎我。
“站好队!”导游的一声河东狮吼,打破了空中飘落的黄叶和水中戏嬉的鱼儿创造的宁静,我这个捣蛋王也停下了自己的“完美计划”。
“大家看到的这个……”导游绘声绘色地讲解,好像站在领奖台上发布感想一样,可我们呢?才不听她的呢!洪小智的耳朵里塞着耳机,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听着音乐,一会儿东瞅瞅,一会儿西看看,如同自助游一般,完全无视了导游的存在。而尹子萧更牛,拿着班旗上下挥舞,口中嗷嗷大叫,活像阵前杀敌的赵云。
“下面去军火库了”导游姐姐喝了口茶,大声喊道:“请安静!”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厅。队伍陆陆续续进了大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堆空弹壳,像一群灰色的毛毛虫,旁边有一个没装火药的导弹,如同一个微形鲨鱼头,虽然已经锈迹斑斑,但完全不能阻挡它威武的气势。接着,一架大型坦克出现在眼前,粗大的链条如同放大十倍的铁索。坚硬的外壳似乎在告诉人们它可以所向披靡。导游介绍,制造一辆架这样的坦克,至少需要几百万,好厉害哦。走出军火库,一鼓清鲜的风吹过,送来了我们等待许久的呼唤“吃饭喽!”
大学绝对是好地方,风景好、建设好、地域好,可最好的还是
伙食:一块块令人心动的金黄鸡翅、鸡块、波斯火腿、白菜羊肉卷……我暗暗下了决心:为了好的伙食,一定考上好大学!走近一看,两个字如同闪电一样打裂了我的心、肝、脑、胃。最不解的是要“money”并且价钱不菲,这,这不是抢钱的吗!不过一会,就原形毕露了,比盒饭还难吃,无肉的白菜羊肉、无火腿的波斯火腿、有虫洞的天然无虫炒菜!如果不是考虑老爸老妈赚钱不易,恐怕我早已把食物统统吐在WC了。
刚吃完饭,就听到导游说:“一会儿外教来上课,做好准备!”我们又惊又喜,能看到真的外国人,还可以和他交流。可惜我的外语不是很好,早知道就多练习口语啦!思忖间,外教来了,身子细长,皮肤乌黑,一定是从煤堆里刚出来的,他上来就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这是野人部落的语言吗?或许就是《鲁滨逊漂流记》中的星期五,他表达欲极强,像一只青蛙在身边不停地叫,不停地比划着,我那个心塞啊!因为一句没听懂!没过多久,野人就讪讪地离开了!太阳渐渐落下,同学们都在盼望着回旅店休息,以求恢复体力,可导游没那个心思,她拿起手机大喊:“下一站——紫金山!”
第五章 紫金山
南京理工大学已经使我们体力和精神都面临崩溃了,这会儿又要去紫金山可让我咋活啊?还好,风景不错! 山中的空气和城里果然不同,可能是树多的缘故吧!有种回到家的感觉。树叶和露水的搭配,如同翡翠上的珍珠一般。开始上山了,起初,还只能看见远远近近的一些小树,后来,碗口粗的、水桶粗的老树越来越多,一棵年过半百的树在眼前,似乎是这满山树的首领。最后高大的城墙出现了,虽破败却高大雄伟,气势满满,我坚信这定是连绵不断的几座山的铠甲或者盾牌。
参观是必不可少的,可我们早已不耐烦了,明明是罗马战士的盾牌和剑,而导游偏说是日晷,明明是孙大圣用的如意金箍棒,而导游偏说是日影计时器,明明是千兵剑罗丸,导游偏说是混天仪,明明是地爆天星落下的陨石,导游偏说是星辰仪,我似乎和她杠上了,不过很快就失败。
晚霞已经很明显了,天边的云被最后一抹夕阳映红了,大家都默默地祈祷:“去吃饭吧!吃完饭进旅馆,睡觉吧!我的小身板快要散架喽 ”老天爷似乎被感动了,用黑板擦把晚霞擦掉,画上了一个我们期待己久的明月……
第六章 难忘的一宴
来到一家农家乐,一颗充满期待的心就凉凉了。饭菜表面上是不错,而且很丰盛,可都是透心凉,这冬天吃雪糕是几个意思临桌是几个有名的吃货,我们简单吃了一点,就把菜“供奉”给了他们,当然羊肉汤除外,不是因为好喝,而是因为特别凉! 况且,我另有用处,“嘿嘿……”
受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流觞曲水”的启发,我冷冷一笑,把勺子横放在桌上,接着盛了一碗汤:“兄弟们,这个勺子头指到谁,谁就干一大碗!同时赋诗一首,或者高歌一曲!”这个不错!来!”薜玉文一下子来了兴致:“开始! 转转转……”转盘飞快地转起来,转动的勺子像跟金一诺有仇似的,频频地指向他,不一会功夫,他已经干了五六碗,锅快见了底,他的小肚子高高隆起,像个待产的孕妇!踱着步子吟诵着曹植的《七步诗》,我们早已笑得人仰马翻。
“集合去旅馆!”导游的一声河东狮吼惊动了明月,它惶惶地躲进了云层。
第七章 魔鬼旅店
汽车一路飞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昏昏欲睡的时候,“吱——”车停了,我背上行李,进了大厅,服务员早已在此等候,“杜睿,尹梓俊,侯……”老师一一点名,并公布了房间号,接着服务员带领我们上楼。
一进房门,屋里一片漆黑,插上卡,一下子就亮了,我迫不及待地跳上床,一跃,一跃,另外两人也不甘示弱,跳上床,尹梓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避邪符,看了看我和小侯,“这房子里有鬼!”说罢,学着《捉妖记》中燕赤霞的样子,念了一通乱七八糟的经,我们两人立刻呆住了,额头直冒汗,看我们俩吓得不轻,他又煞有介事地说:“不过现在没有了……”说完一阵坏笑。
我赶紧脱了衣服,进了洗手间,从头顶倾注下的水,像长江、黄河,袭击过肩上每寸肌肤,顺着健美的小腹肌,流向竹竿一样的小长腿,冲向脚踝,流向脚心。我仿佛听见毛孔拼命吮吸的声音,感受到血管里的血液在加速流动。
十分钟后,洗完澡,穿上新衣服,我一跳一跳蹦上床,像小猪佩奇踩泥坑一样,把被子统统踢到床下,对于我们这些“夜猫子”来说,不在这大好时机彻底耍一耍,简直是天大的损失。突然传来“砰砰”敲门声。尹梓俊把头探出门侦查一番,回头压低声音说道:“老师查房了,快睡下”没办法,只好躺下装睡。大约2点左右,门“吱嘎”一声,被打开了,我们定睛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出现在眼前……
第八章 枕头大战
定睛一看,嗯,是邱芷若在下战书呢!她披散着头发,手里提着一个“银湖弯月枕”,我着急地指着门口喊道:“邱芷若来下战书了!”话音刚落,尹梓俊拿起“丈八蛇枕”踏上“乌骓”宝拖,大步流星奔出门去,大声喊道:“本将军前去迎战,何方小女奴?快来受死!”刚过半分种,只听“砰”一声巨响,敌军大门已打开,全体将士——陈姚瑶、宋依诺等人手拿“兵器”迎出来。“尹将军”大喝一声,提起“丈八蛇枕”就跟她们拼杀起来,可一人终究不敌四人,在挨过几“枕”后,仓皇逃窜。如果不是我们及时打开房门救援,他可能己经“为国捐躯”了。
两个人一左一右把尹梓俊拖回屋内,他缓缓睁开眼,用尽力气对我们央求道:“诸位兄台一定为我报仇啊!”说罢,双眼无神,口吐白沫,倒在床上。
“候将军”见状,踏上“青鬓”宝拖,手拿“方天画枕”气宇非凡,两股战战,急于出战。我倒了杯水,郑重地送到他手里:“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还没说完,他就一饮而尽道:“好酒!兄台,就等我取这些番奴的首级来见你们吧! ”说罢,携枕踏拖,上前迎敌。
起初,几个女番奴企图像打尹梓俊一样制服候宇同。谁料候宇同武功高强,非常轻松地打败了她们,我在门口大声喝彩:“候将军好武艺!”这时,尹将军康复了,也前来喝彩:“加油!兄台”可候将军一不留神儿,被那邱番奴使了暗器——火锅调料,如今的候将军被红、黄、绿、紫等食料一一击中,全身像开了个彩绸铺子,从头到脚指无一幸免,乘他发呆之际,宋依诺提起一个绣花枕对他就是一阵猛打。情急之下,候宇同一把抓住枕头,“刺啦”一声,枕头里的羽毛像大雪从空中落下,粘在候宇同身上,“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尹梓晓津津有味地哼起小曲来。
小候将军渐入劣势,幸得我和尹将军两人救援,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回屋,候宇同一头冲进洗手间中,“哗——”10余分钟后他终于出来了。大叫道:“兄台为我雪耻!”眼睛发射出X光线,向门外的女番奴们大喊:“你们等着,我把汝等打得满地找牙!”
“来来来!对于无耻的人,就要用无耻的手段,你兄台就是个小饼干,来一百个我也不怕!”宋依诺指着门骂道,又扔过来许多火锅盒。
怎可容忍如此奇耻大辱,托起“青龙偃月枕”踏上“汗血宝拖”快步走到门口,那几个女番奴见我来势汹汹,连忙“鸣金收兵”躲进房内。敌方逃得狼狈,连门都忘了关。我大喜,正欲乘胜追击,忽听“砰”一声,门关了。定睛一看,是尹侯二人把我方的房门关了,二人在屋内不停敲打房门,发出“咚咚”的敲门声。我问:“此为何意?”二人异口同声说:“击鼓为你壮势”。“我看你们是胆小怕事吧?”我轻蔑道。“也罢!等我大败敌方,再回来找你们论罪。”
忽见邱番奴正在朝我竖起中指。我大怒,提起“青龙偃月枕”狂追而去,直接冲进敌方巢穴。“砰”敌方房门关闭,我正纳闷,一个套子套在我头上,顿时眼前一片漆黑,同时胸部、背部、臀部等多处受击,我挣脱不得,一阵钻心的疼痛,倒在地板上,接着有好几双手揉面团似的在我背上打、掐、踢、揉,显然是把我当成了活沙包。在历经了N次攻击之后,突然,她们停止了。我忍着背上的疼痛,一步步走向门口。刚要出门,一只有力的大脚,对准我的屁股,猛地一踹,直接把我送回了自己门口。
拿下头套,透过猫眼一看,还好,他们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电视,我整整衣服,理理头发,大摇大摆地进了屋。“战果如何”他二人连忙过来询问。“哈哈!你知道吗我携枕过去,那几个女番奴早已吓破肝胆,无心再战,我抬脚轻轻一踢,邱番奴变成一只小鸟,飞到了床脚,痛苦不堪。宋番奴吓得躲进厕所,不敢出来应战。陈番奴被我一枕打倒在地,嗷嗷求饶。最后,他们害怕不已,连连请罪,我慷慨地原谅了她们,那几番奴恭恭敬敬送我出门,我对他们厉声喝道:“如若再伤我兄台,必打得你们遍地找星星!”二人听得目瞪口呆,赞不绝口!我越讲越起劲,话间感觉额头有汗,用手一擦,竟然摸不到脸,下巴也不见了,只摸得一张唾液横飞的大嘴,方才豁然开朗——吹牛的人都是不要脸的。
凌晨一点,终于入睡。
第九章 航空航天大学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门铃声铃响起,是老师在喊我们起床。我下了床,吃了饭,坐上车,目标——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传说中的航天大学出现在眼前,奇怪的是大学不是该有许多楼吗但眼前都是树,它们像一排排士兵向我们敬礼。地上是一片片草皮,翠色欲流,连叶子上的露珠都清澈无比。继续前行,几十分钟过去了,我们在底下窃窃私语:“怎么还没到?早知道是来看风景的还不如在房间里玩手机呢!”“请安静!”导游似乎受够了我们蚊子般的声音。但短暂的安静之后,薜千莫拉着娘娘腔来问我:“什么时候到?”我慢慢走到另一个温柔一些的导游身边,小心翼翼地问:“好英俊姐姐,什么时候到学校里?”“你们早就在校园里了,这儿就是学校的后花园,很快就到中心啦了!”她还是面带微笑,比起另一个导游,她的态度真是好很多呢!茫然地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地,不禁感叹:“这哪是后花园啊!这分明就是一片真正的大草原。看,碧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加上高大的树木和翠绿的草皮,就差白花似的绵羊,享受草原无限乐趣的大牛,以及热情招待客人的蒙古族同胞啦!
转过身,航空航天大学的“庐山真面目”出现了,首先路过的是图书馆,透过灰、红、黑的玻璃墙,琅满目的书架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如果将来有幸考入南航,我必先进入图书馆,在优雅的音乐中敖游知识的海洋!
“杜睿!这图书馆要逆天啊,比睢宁的大多了!”邓子明张大嘴巴,想象自己是一只小鸟飞入云层的顶端。
“对啊!学校里的图书馆就那么小小一个屋!”尹大力一边应和,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高耸入云的图书馆。
“走了”导游一声令下,大家的谈话戛然而止。班级队伍继续前行,直到一片荒地,上面停着一驾老掉牙的飞机。“老师这是模型吗”我一脸疑惑地问导游姐姐。“一想到你我就……”导游姐姐正专心致志地唱着《芒种》,压根儿没听见我的话。
“不告诉我就算了我自己去探索吧!”爬上飞机,一股浓浓的锈味扑面而来,飞机上有几个小座椅,上面盖着破布,布又破又脏。破布上有几张旧报纸,看日期,居然是2008年11月6日。再往里走一点,锈味更浓了,椅子上甚至有几只小虫子在玩耍,刚一抬头,“砰!”头上生出个包,隐隐作痛,所幸没流血,可包不小,像一片平坦的大草原上,突起的小丘。驾驶室里有几个小柜子,勉强爬进去,一股更浓烈的生锈味扑面而来,夹杂尘土味,令人作呕。
还没等我研究完,一阵响亮的哨声传来,我们立刻像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排好队,继续前进。这个校园着实大,竟包含了好几条路!樱花路、海棠路、梧桐路……路上不时地看见一片片叶子从枝头飘落,它们在空中旋转着,仿佛一只只秋天的小精灵用叶子作为降落伞。
到了天井,大部队才停止。楼里非常干净,路过教室门口,只有几个人在上课。大学原来这么爽啊!如果有朝一日能来这儿读书,我定会尽情徜徉在这一碧如洗的草坪上,奔跑在这红通通的跑道上,想着想着我不禁扬起嘴角……
开始做模型了,这不是小儿科吗看我三下两下就拼好了。抬头,一个超大的飞机在天空中盘旋,老师豪气满满地看着我们: “你们的能飞这么高吗?”“垃圾,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去开荒地上那架飞机啊!”尹老三咬住我的耳朵,声音像蜗牛吃菜。导游不知是不是听到尹老三的话,上来重重地打了我们一下。
顿时觉得我好倒霉,躺着也中枪。都快中午了,还不吃饭,同学们都饿得两眼发绿光了,“怎么还不吃饭?太饿了,快不行了…”大家开始议论纷纷。“同学们发饭卡喽!”老师一声呼唤我们立刻一拥而上……
吃完饭,坐上大巴车,飞扬的尘土中,我们挥别了南京航天大学,也结束了我的第一次研学之旅。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