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是戏精

作者:汪二峤
《各生欢喜》第01章:离婚的好处
第02章:中国好弟媳。
第03章:寄人篱下的心酸第04章:二婚的卑微第05章:二婚家庭的畸形关系第06章:各怀鬼胎的二婚生活第07章:再婚家庭,拖油瓶的悲哀第08章:各生欢喜:低声下气的再婚生活第09章:各生欢喜:假离婚是个坑第10章:再婚家庭,各个都打小算盘第11章:一波三折的假离婚第12章:算计继子的真相
第13章:各生欢喜:高段位的三儿
第14章:下嫁的悲哀
1
王默非搬回来后,他和柳小琴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同样的小区,同样的车位,同样的那些邻居,只是住的房子不同,以前住的1501是自己的房子,现在住的1206是租的。
从业主沦为租户,心理落差肯定是巨大的。
不说别的,就连把车位租到B1,也需花费一番周折。物业的工作人员,明显态度怠慢许多。
那天,王默非去物业办理租车位的手续,负责这块的那位胖大姐一听他们是租户,马上脸色一沉,说:“我们小区车位本来就紧张,B1、B2只租给业主,租户只能租B3。”
B3的车库,装修要简陋些,车位也是那种升降式,不如B1、B2的平面车位用起来方便。
连这也要区别对待?
王默非不甘心地说:“我以前是业主,一直都租在B1,只不过现在把房子给卖了,你到系统里也可以查得到。”
胖大姐不耐烦地说:“不用查,甭管以前租在B几,现在都只能租在B3。”
望着她那张傲慢的肥脸,王默非气不打一处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想起自己是业主那会儿,这帮孙子整天追着“大哥大哥”的叫着,热情得很,手里多提了几个购物袋,都会追着帮提到楼上去。
当然,这不是他们工作态度好服务意识强,他们这么献殷勤,就是希望早点交物业费。
王默非和胖大姐正对峙不下时,柳小琴刚好走进物业,她来取快递。
见到王默非,她问:“办好没?”
王默非无奈地说:“租户只能租到B3。”
柳小琴上前一步,夺过王默非手里新填的表格,对胖大姐笑着说:“我们也是老业主了,你瞧,我们啥时为难过你们,拖欠着物业费几年不交?租个车位你就别这么较劲了,什么租户业主的,我们把房子卖了,就是想在这个小区换个三居,本来都打算签约了,结果对方出了点事没买成,现在正在找房源呢。”
胖大姐一听,笑着说:“既然这样,那成吧,这表也别登记了,我刚才查了,你家原来的那车位刚好空着,那你们接着停吧,我给你们续上就好。”
2
王默非和柳小琴一前一后回到家里。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一进门,王默非就情绪低落地问:“租房这段时间,你很艰难吧?刚才那样的事情……”
“别担心,我应付得过来。”柳小琴微微一笑,“倒是你,看起来被她刁难得束手无策。”
“可不是吗?你看她多势利,你一说要在这小区换个三居,她的嘴脸就马上变了。”
“那当然呀,因为她怕我们以后不交物业费,这个小区物业管理不咋地,服务意识又差,我听说好多邻居都不交物业费了。”
王默非沉默了一会儿,问:“珂珂的那些小朋友,他们的妈妈没问你为啥租房子住?”
“问了呀,我就说我们买了一套小的学区房,把这小区的房子卖掉,就是为了腾出一个购房指标,我们好到海淀那边再买一套大点的自住。”说罢,柳小琴咯咯直笑,“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难怪别人说,谎话说多了自己都分不清真假。”
王默非的心,像是猛地被针扎了一下。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王默非突然说。
柳小琴正在削苹果皮的手一顿,半晌,她红着眼圈说:“有些事也不是你能控制的,说实话,要是我处在你这个位置,我也觉得太难了,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你继父化疗效果好,能少花点钱。”
“是效果挺好的。”王默非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下周又要回北京做化疗了。”
屋内的空气,顿时凝固起来。
3
常杰和李如菊来北京后,关于他俩在医院的事,王默非尽量不在柳小琴跟前谈起,柳小琴也不主动去问,免得一聊起,就想起被卖掉的那一套房子。
那种失去的痛楚,余温还留在柳小琴的体内。
其实跟柳小琴说也没用。她白天忙着上班,下班后还要着急管珂珂,她哪里还有精力去帮着照顾病人。
她照看好珂珂,不要王默非操心,这就是对他父母来北京治病的最大支持。
在没与婆婆闹掰之前,王默非也曾对她说:“你在家照顾好珂珂比什么都强,医院的事情我跑就好。”
现在柳小琴和婆婆已闹僵,更是没有心情和义务去照顾他们了,连敷衍都不需要。
可柳小琴正躲在背后清闲时,突然有一天下午,她还未下班,就接到婆婆,不,前婆婆李如菊的电话。
李如菊在电话那端急得直哭:“小琴,你快到医院来,默非不知怎么刚才突然晕倒了,你快过来看看。”
柳小琴只觉得脑袋刷地一片空白。她冷汗直冒。
跟主编打了个招呼,她赶紧打车往医院赶。
一路上,坐在车里,柳小琴的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巨大的孤独和惶恐从四面八方地朝她涌来。
就在这一瞬间,车窗外那个繁花似锦的世界,顿时失去了色彩,变成灰蒙蒙的一片天地。遥远而陌生。
她再也感受不到这个城市的美好、繁华和喧闹。明明在前一秒,她是深爱着这座城的呀。
因为爱一个人,才会爱上一座城。
柳小琴此时此刻,才深刻意识到王默非在她生命中是多么重要!
她原以为,他俩的爱情早已被现实磨得面目全非,他们的婚姻,也跟大多数中年人一潭死水的婚姻一样,除了升华而来的亲情外,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
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原来爱情一直都在,只是被岁月尘封在心底深处。
柳小琴在心里暗暗祈祷:请上天保佑默非好好的,只要他好好的,我愿意卖掉所有房子给他继父治病。
4
柳小琴急匆匆赶到医院时,王默非正坐在护士站,他脸色苍白,看起来很憔悴。
柳小琴的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王默非伸过手来,轻轻地拉着她的手,说:“我已经没事了,就是白天上班晚上来陪床,时间一长确实有点熬不住,就晕了过去。”
“咱们今天就给请个护工,哪里有住院这么长时间整天就靠一个人连轴转的,搁谁也受不了。”柳小琴生气地说。
柳小琴一直不明白,虽然他继父化疗是很难受,但王默非整夜陪在身边有啥用,又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难不成还能有心理上的安慰?
要么就是不知道心疼;要么就是支使王默非支使惯了;要么就是为了虚荣——跟常杰同一个病房的病友,没有哪一个不夸王默非孝顺的。
“常叔,你家儿子是怎么教育的,怎么这么孝顺?每天上班那么累,下班后还亲自来陪床,再看我们家的那些熊孩子,把我往医院一丢,给请个护工,不到周末是绝对见不到他们人影的。”
连常杰自己都私底下感叹:你们是亲生儿子又怎么样?在关键的时刻,还不如我养的这个儿子给力!
索取的人总是幸福的,却忘了这份幸福,是被索取的人牺牲部分自我来成全的。
“从今晚起,必须请一个护工来替换你,不然再这样下去,你自己都熬病了。”柳小琴再一次强调。
王默非点点头,“我确实有点熬不住了,白天上班那么忙,晚上又要熬夜睡不好。”
柳小琴忧心忡忡地问:“你要不要再去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导致突然晕倒的?”
“你不要担心,刚才医生也说了,就是因为累没休息好,你忘了我前段时间才体检,没啥事的。”王默非安慰道。
王默非和柳小琴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没有再说话。
5
“小琴……谢谢你来,刚才我是慌了神,不知道找谁,在北京我谁都不认识,我们也没有什么亲戚,所以我只好打电话给你。”李如菊的声音,突然从柳小琴的身后传来。
难得的温柔,难得的低姿态,真让柳小琴一时难以适应。
身为母亲,有时柳小琴也会揣摩一下自己婆婆的心。你说她爱自己儿子,她又从不知道细心呵护他。你说她不爱自己儿子,她又如此的依赖他。
李如菊接着说:“你来这里我心安多了,刚才我真是六神无主,心想这要是默非也病倒了,该怎么办呀?”
柳小琴说:“他没事,他前不久体检报告都好好的,他只是太累了,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白天上班晚上陪床,搁谁也受不了,以后必须得找护工。”
李如菊犹豫地说:“护工好找吗?不知道他爸同不同意,要不晚上默非回去休息,我晚上来陪床。”
王默非连忙说:“那怎么行?你年纪这么大,都六十多岁的人了,你这么熬,也会很快给熬病的。”
“你们都别争了,我等会儿就去找个护工,晚上你们都好好回去睡觉,白天奶奶有时间就过来陪一会儿,如果太累不愿意动弹就在家休息,这儿不用太担心,24小时的那种护工,比我们有经验。”柳小琴说。
李如菊小心翼翼地问:“我也可以搬回去住?”
自从柳小琴他们的房子卖后,王默非就给他妈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宾馆订了一间房。老太太嫌贵,后来跟别的病友家属混熟了,为了节省钱,就跑去跟别人拼房了。几个人住一间,条件并不好。
柳小琴想了想,说:“都搬回去住吧,虽然是租的房子,但条件还是比宾馆住着稍微好些。”
安排好一切。
傍晚,在打车回家的路上,柳小琴望着坐在副驾驶的李如菊,心里五味杂陈。
她自己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还会放下嫌隙,让婆婆再住进自己家里。
可在刚才那一瞬间,她是真心愿意的。就如以前,她是真的巴不得他们快点搬走一样。
刚到小区门口,还未来得及下出租车,就接到柳小铭的来电。
他在电话那端,焦急地说:“姐,刘一伊的父母要求跟你见面,说是有事需要让你知道,你最近有时间吗?”
会是什么事呢?柳小琴焦头烂额地想。
(未完持续)
在后台发送暗号“ 6”或者“欢喜”,即可提取已更章节。
汪二峤:喜欢阅读和写作。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经、新编聊斋。
个人公众号:汪二峤(ID:wangerqiao66)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