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霹雳

向上滑动阅览《我愿常欢喜》
后台发送暗号:我欢喜,即可提取已更章节。
第180章:平安就好第179章:残酷的真相第178章:逆袭没童话第177章:前任的小虚荣第176章:父亲的深谋远虑第175章:二婚中的小确幸第174章:女孩的隐形翅膀第173章:情人的选择第172章:我愿常欢喜:爱第171章:对小三的惩罚第170章:二婚的幸福第169章:善待继母。第168章:婚姻中的悲与欢第167章:我愿常欢喜:继子的心第166章:继母的好运
第165章:我愿常欢喜:冤家路窄第164章:我愿常欢喜:再婚也快乐第163章:最幸福的事。第162章:死里逃生第161章:自救第160章:可恶的现任第159章:我愿常欢喜(159)第158章:离奇失踪的母亲第157章:绝望的母爱第156章:亲妈不靠谱第155章:我愿常欢喜:极品亲妈第154章:引狼入室。第153章:母亲的冷。第152章:与前任告别。第151章:智斗前夫。第150章:再婚很艰难第149章:我愿常欢喜:艰难的选择第148章:我愿常欢喜:意外的求婚第147章:不被父母看好的爱第146集:高攀的爱情第145章:我愿常欢喜:再婚夫妻都是贼?第144章:我愿常欢喜:虚惊一场第143章:离异女人的百态人生第142章:单亲母亲的艰辛第141章:离异后的崛起第140章:爱情中的凉薄第139章:恋爱受阻第138章:百态母亲第137章:与前妻博弈。第136章:离异父母的对峙第135章:继母的反击第134章:我愿常欢喜:亲妈的精明第133章:那些鬼把戏(133章修改版)第132章:我愿常欢喜:诡秘的枕边人第131章:我愿常欢喜:意外第130章:保姆撞破秘密第129章:保姆心计第128章:异地恋的考验第127章:再婚的孤独第126章:继母的冷漠第125章:奇葩保姆第124章:婚姻中的冷酷权衡第123章:继母的小伎俩第122章:复杂的二婚第121章:亲妈也作妖第120章:前妻与现妻的较量第119章:后妻的豪横第118章:后妻难做第117章:我愿常欢喜:多人行的二婚生活第116章:继母的用处第115章:虚假的亲情第114章:原生家庭的痛第113章:继母的不易第112章:患难的二婚第111章:父亲再婚的好处第110章:继母的小算盘第109章:我愿常欢喜:奇葩前夫第108章:离婚的后遗症第107章:暴富的穷亲戚第106章:我愿常欢喜:深情的猫腻第105章:继父的慈悲第104章:离异老公的算计第103章:我愿常欢喜:继母的烦恼第102章:归来依是少年。第101章:蛇蝎老公。第100章:破败婚姻。第99章:我愿常欢喜:藏在暗处的蛇第98章:蹊跷的视频第97章:多面男人第96章:勇敢不忘初心第95章:我愿常欢喜:艰难的离异生活第94章我愿常欢喜:尴尬的锦上添花第93章:我愿常欢喜:婚姻不是扶贫第92章:我愿常欢喜:戾气人生第91章:我愿常欢喜:爱情阻力第90章:虚惊一场第89章:我愿常欢喜:缘来是你第88章:机智的女邻居第87章:密室第86章:独居女子的艰辛第85章:潜入家里的歹徒第84章:我愿常欢喜:独居女人第83章:我愿常欢喜:复杂的父爱第82章:高龄父亲的小算盘第81章:高龄继母怀孕第80章:亲妈的无情真面目第79章:我愿常欢喜:亲爸的狡黠第78章:亲妈的无情第77章:后妈的杀手锏第76章:我愿常欢喜:后妈的纠结第75章:原配的智慧第74章:厉害的原配第73章:我愿常欢喜:老小三的真面目第72章:我愿常欢喜:女儿智斗出轨父亲第71章:我愿常欢喜:自私的亲爸第70章:帮母亲斗情敌第69章:彪悍老小三第68章:双重生活,无懈可击。第67章:撞见闺蜜家的秘密第66章:前妻纠缠第65章:我愿常欢喜:后妈难当第64章:前妻半夜闯进家来第63章:单亲家庭,孩子的艰难成长第62章:嫁给二婚男人的坏处第61章:我愿常欢喜:想再婚,好难第60章:我愿常欢喜:单亲妈妈的坚强第59章:我愿常欢喜:嫁给渣男的后遗症第58章:前任公婆,乱搅合第57章:我愿常欢喜:婚姻杀手第56章:我愿常欢喜:奇葩的约会第55章:我愿常欢喜:后妈的心第54章:走火入魔的后妈第53章:我愿常欢喜:渣男友的恶第52章:管道缝隙里的真相第51章:报应来了。第50章:离婚后的小确幸第49章:都是财产惹的祸第48章:再婚家庭,幸福好艰辛第47章:纠结的亲情第46章:土豪婆婆的低姿态第45章:我愿常欢喜:离婚小心机第44章:继女是个厉害角色第43章:我愿常欢喜:完美洗白第42章:跳楼真相第41章:贪婪的后妈第40章:热搜背后的真相第39章:《我愿常欢喜》:一条信息惹的祸第38章:后妈的算计第37章:离婚的真相第36章:来自原生家庭的欺压第35章:婚外情的苦果第34章:捞女的自我修养第33章:弱势的后妈第32章:婚姻中的等价交换第31章:我愿常欢喜:老夫少妻的好处第30章:艰难的再婚第29章:二婚男的算计第28章:婚姻中的世故第27章:勇敢女孩,对性骚扰说不第26章:我的身体,我做主第25章:飞来横祸第24章:我愿常欢喜:情敌住进家里第23章:你死我活的较量第22章:被歧视的二婚男第21章:二婚的偏见第20章:我愿常欢喜:一败涂地的原配第19章:我愿常欢喜:美好的原生家庭第18章:我愿常欢喜:双重性格的歹徒第17章:离婚陷入僵局第16章:婆婆的圈套第15章:离婚时,婆婆提出诱人条件第14章:婆婆是个厉害角色第13章:糊涂的丈母娘第12章:不堪一击的原配第11章:扶贫婚姻,令人害怕第10章:婆婆是戏精第09章:婚外情被抓,他理直气壮第08章:豪横婆婆的低姿态第07章:恐怖的邻居第06章:家暴孕妇的男人第05章:穷婚没底气第04章:我愿常欢喜:凤凰男的伎俩第03章:求婚背后的算计第02章:我愿常喜欢:下嫁的悲哀第01章:下嫁的悲哀
上集回顾:
还未等她俩从震惊中缓过来,与她们老家相隔不是很远的武汉,突然宣布封城。
让她们更震惊的是,第二天早晨醒来,村长直接宣布封村——谁也别想出来,谁也别想进去。
《我愿常欢喜》第181章
1
村民们都聚集在村口。
莲莲和兰兰也跟了过去。
进村的路口,已被一棵横着的大树挡住,旁边还站着一位值班的村干部。
“别瞧了,有啥好瞧的?赶紧都回自己家,没事别串门,上面都下发通知了,这段时间禁止聚集。”村长用力地挥着胳膊说。
村长挥胳膊的姿势,让莲莲想起自己小时候赶鸭子。
可没人动弹,大家都拿村长的话当放屁。
村里良大爷梗着脖子,粗声粗气地问:“这都年底了,在外打工的人,大多就这两天回来,你把路堵上,让他们到哪里过年去?”
良大爷的两个儿子儿媳都在广东打工,就这两天回家。
“赶紧打电话让他们退票,武汉都封城了,他们怎么回来?火车站都关了,坐啥回来?”村长说。
人群中一阵骚乱。
这个村子里,年轻力壮的男女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几乎都是老人和孩子。大家盼了一年,就想着过年回家团聚团聚。
“村长,你现在把路拦着也没啥用处呀,你想咱们村里,在外打工和读书的人都回来一半,如果他们身上有病毒,你封村也没有用呀,咱们迟早还是会感染上。”人群中一个声音说。
“是呀是呀,封村没必要。”许多村民附和道。
村长脸色一凛。
“就算咱们迟早会感染上,可封村后,至少可以保证不再传染到邻村。”
大家马上不吱声了。
莲莲心想,果然村长的觉悟还是高出许多。
遇到这种事情,绝大部分村民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生活会受到什么影响,谁还会去管别人?
但村长不同,他不但想好好保护自己的村民,还想着不去嚯嚯邻村。
村长又挥舞着他那只有力的胳膊。“大伙儿都记好了,不许出村,不许串门,不许扎堆……”
“年货都没置办齐,怎么过年?”有村民抗议。
“不只你一家年货没置办全,今年与往年不同,别讲究这些形式了,能活着比什么都强。”
人群中有人在哄笑。“真有这么严重吗?”
村长不耐烦地说:“你们严肃点,这不是闹着玩的事,记住,不许串门,也不许聚在一起打麻将……没啥事了,散了吧,大伙儿都别聚在这儿了。”
2
莲莲心情郁闷,她没有直接回家。
她坐在村口的那棵光秃秃的古树下发呆。
突然爆发的疫情,不知何时能控制住。瞬间封闭的村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开。
若是一直封闭在这里,工作怎么办?
在这一刻,莲莲突然相信命运两字。
舒琬出国读的研究生,比她早一年毕业,巧妙地躲过这场浩劫。
而她,苦苦奋斗,一路走来,犹如走钢丝般的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可结果呢?
莲莲沮丧极了。
她给小骆发去微信。
半天小骆没回。
莲莲知道小骆这段时间很忙。抗疫期间,他们和医护人员一样,也奋斗在第一线。
莲莲的苦闷无处发泄,便在她们的三人小群里发了一条微信。
“我们封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北京?”
丁湘和舒琬并没有表示多诧异。
莲莲又问:“北京那边怎么样?”
“比湖北稍好,但大家心里还是很恐慌,这两天都忙着囤口罩囤粮食,刚才我们家老叶去药店,店里的口罩都被抢光了。”丁湘说。
莲莲这时才想起,他们家一个口罩都没有。
舒琬说:“我家口罩目前还够用,平时我妈就爱囤一些在家备用,丁湘你要不要?我给你送一些过去。”
丁湘回复:“谢谢,暂时不要,我妈自己买时,也帮我们买了一些,这几天够用。”
随后,三个女孩一顿唏嘘。
就在前不久,丁湘还调侃莲莲和舒琬,干脆2020年结婚算了。谁料想,仅短短的时间,世界瞬间变了,新年伊始,大家竟然在惊慌失措地抢口罩。
丁湘感慨:“我家阿姨回老家过年了,我只好把恩霖和檬檬放我妈那边,这疫情闹得我连上班的心情都没有了,感觉人的生命在大自然面前,脆弱得像一只蚂蚁。”
舒琬说:“你要这么想,日子虽然很艰难,但与那些冲在第一线的军人和医护人员相比,咱们算什么呢?他们也都是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我们家小郑子,已经好几天都没回家睡觉了。”
小骆也是这样,疫情期间的执勤,对他们而言,更是艰巨了。
3
莲莲与她们聊了一会儿后,心情好多了。
小骆还是没回信息。
莲莲很担心小骆。
她忧心忡忡地回到家。
兰兰和小勇在看电视,她妈在厨房忙活,她爸不见踪影。
“爸呢?”莲莲问。
兰兰皱着眉头说:“好像又打麻将去了。”
小勇也很生气。
他指着电视屏幕说:“爸真是太不自觉了,电视上明明讲疫情很严重,呼吁大家要注意,不要串门,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他倒好,偏往人多的地方凑,万一那些在外打工的人真的携带病毒,看他怎么办?”
小勇的话,惊得莲莲一哆嗦。
兰兰说:“反正等他回来,我是不会跟他呆一屋里,我要离他远远的。”
杜母在厨房听见了,怒不可遏地冲进来骂兰兰。
“你就这么嫌弃你爸?你要是这么嫌弃这个家,你就不应该回来。”
兰兰毫不在乎地瞪了母亲一眼。
“好好好,你不嫌弃他,要是他被传上病毒,你俩还是抱一起睡吧,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杜母气得脸涨得通红。
她随手抓起门后的一把扫帚,直接朝兰兰挥去。
4
小勇立马冲上前来抓住扫帚。
这次他破天荒的与兰兰站在同一战线上。
“二姐说得一点都没错,全国上下都在抗疫,咱们不出力,但至少应该做到不添乱。”
杜母一愣。
她突然发现自己生的三个孩子都越来越难控制了,而且不管什么事情,说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
杜母哭丧着脸说:“我看你们是翅膀硬了,现在不把我和你爸放眼里,好不容易过个年,你爸去打个麻将怎么啦?这要是我俩老了躺床上靠你们照顾,还不知道你们能干出什么事,说不定把我们丢到山上喂了野猪。”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现在山上哪里有野猪?野鸡都不多见,最多也就几只野狗。”兰兰毫不留情地怼过去。
杜母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一幕,莲莲感到又悲哀又好笑。
她不知道为什么,很普通的一件事,别人家都能心平气和的做好,可到了她家,非得弄个天翻地覆不可。
5
莲莲呆在老家,心急如焚。
疫情越来越严重。
新确诊的病例越来越多,死亡人数也在增加,媒体上也出现各种声音。
见形势这么不好,村民们终于害怕的安静下来。
不再与村干部拧着干,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
杜父杜母在家憋得无聊,也看出莲莲在为工作的事情发愁。
杜母便抱怨:“当初我和你爸是怎么反对你读研究生,你就是不听,现在倒是读了,结果还不是发愁工作?我早就说了,读不读都那么一回事,不如早点工作挣钱结婚。”
莲莲很无语。
她说:“研究生毕业找的工作,肯定与本科毕业找的工作不同呀。”
杜母一脸的不屑。
“有啥不同?我看到的是,你以前愁工作,现在也愁工作。”
兰兰看不下去,说:“如果大姐不是因为疫情困在家里,她找一份好工作一点问题都没有。”
杜母冷笑。“所以说这都是命啊,命中有的,不需要怎么弄,想要啥就有啥,轻轻松松搞到手,命中没有的,拼上老命也没用。”
母亲的话,一下戳中莲莲痛处。
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够难过,做父母的不安慰也就算了,还冷言冷语,莲莲的心凉透了。
杜母又说:“我看呀,趁着这段时间封村,你干脆在家相亲一个对象,过年你没回家之前,桂姨就来家里,说她有个亲戚的儿子,在武汉读的大学,工作好几年都没对象,想介绍给你认识。”
“不行。”莲莲断然拒绝。
“你是不是还想着北京那一个?”杜母生气地说,“北京那个孩子看着是不错,可他们家太抠了,娶媳妇连彩礼都不想给,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6
听母亲叨叨这些,莲莲觉得烦极了。
她给舒琬电话,想与她聊聊。
小骆现在忙得几乎没时间看手机,每次莲莲发过去的信息,都是深夜寥寥回复几句。
莲莲并不责怪他。她只是很心疼。
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因为疲惫到极致,随便找个地方和衣而卧的军人和医护人员,莲莲就忍不住泪流满面地想小骆。
舒琬接通电话,刚开口,莲莲就发现她情绪不对。
莲莲心里一咯噔,忙问:“舒琬你怎么啦?”
舒琬在电话那端低泣。“莲莲,我的天都要塌了,我爸……我爸他被传染了。”
(本章完)
有个亲留言问:峤,这个衣服你试穿了吗?我怕我买回来不喜欢。我回复:试穿过的亲,我觉得还挺不错,但你买回去不喜欢极有可能。因为有一款洗发水,我大宝用了觉得超级好用,可我老公用了觉得一般。见我这么回复,我助理雷得一口老血喷到天花板上。她秒回:亲,放心购买哟,不满意包退换。过后,我脑补了一下,要是我开个实体店,估计助理每天最怕的就是我去店里帮着卖货吧
汪二峤:喜欢阅读和写作。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经、新编聊斋。
个人公众号:汪二峤(ID:wangerqiao66)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