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廊 | “救救孩子”的真诚呐喊——初中语文教材中鲁迅笔下的儿童形象简析

2020.08.15 星期六
“救救孩子”的真诚呐喊——初中语文教材中鲁迅笔下的儿童形象简析
文 | 汪艾琳
儿童问题,历来就是十分重要的社会问题之一。中国是一个经历了长期封建主义制度的国家,包括“父为子纲”在内的一整套封建道德,曾带给儿童严重的戕害。鲁迅是中国教育史上首次提出“幼者本位”教育观念的人,在杂文《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中他明确提出对孩子“开宗第一,便是理解;第二,便是指导;第三,便是解放”。中国的旧观念总认为下辈应该为上辈作牺牲,于是用封建伦理相苛求,一代又一代地扭曲了子孙们心理,难以成为完整的“个人”,从而使他们最终沦为封建时代的牺牲品。而鲁迅所高扬的儿童主体意识不仅体现了他对儿童独立人格和独立精神需求的理解、关怀和尊重,而且直接唤醒了现代儿童教育新观念。
以往学界对鲁迅先生笔下人物形象的研究大多聚焦在农民、知识分子两大类,却忽视了儿童形象,即鲁迅真诚为之“呐喊”的人物群像之一。本文将鲁迅笔下的儿童形象分为三类:纯真化的天真者、成人化的经验者、麻木化的被虐杀者,仅选取初中教材部分篇目中的儿童形象简要分析。

一、天真者:纯真化
《社戏》出自鲁迅的短篇小说集《呐喊》。小说以“我”在少年时代生活中的所见所闻为依据,用简约而又深情的笔墨,描摹了一群纯真善良的农家玩伴形象。

鲁迅小说中以儿童为主人公的不多,最具代表性的要数《社戏》,它可谓是一首对天真孩童的歌颂诗。双喜、阿发等一群农家孩子热情诚挚,对待来自书香门第的“ 我” 亲若一家,他们同“我”一起捉虾放牛、一起看戏偷豆。看到“我”放牛不敢走近牛身时,全都直接嘲笑起来;他们不屑权贵,夏夜行白篷船,不愿意和乌篷船在一处,这都表现了他们直率不虚伪。这篇课文擅用白描手法,通过语言、动作来塑造人物形象。划船出发去看戏,“双喜拔前篙”,他第一个冲锋上阵,侧面表现其身手敏捷、聪明能干。看戏时,双喜向“我”主动介绍:铁头老生能连翻八十四个筋斗,说明他平日里看过这戏还特地陪我再看,细节之微表现出他待人友好。最精彩的描写莫过于偷罗汉豆一段,看戏归来,伙伴们饿了想偷豆煮着吃。一边是阿发家的,一边是老六一家的。阿发一面跳,一面说道,“且慢,让我来看一看罢。”他于是往来的摸了一回,直起身来说道,“偷我们的罢,我们的大得多呢。”寥寥数笔将一个大方无私的儿童形象跃然纸上,阿发欢喜地把自家的东西同伙伴分享,没有丝毫吝啬与比较。一夜社戏,几捧罗汉豆的背后折射出的是纤尘未染的纯洁心灵。双喜、阿发这类儿童是鲁迅笔下理想人性的承载者,鲁迅从他们身上汲取强大的精神力量来对抗黑暗现实。

二、经验者:成人化
《孔乙己》以酒店小伙计“我”的视角来展开叙事,其意义既在于集中笔墨以一个场景——“咸亨酒店”、一双眼睛来写孔乙己穷困潦倒、迂腐麻木,最终被封建阶级所戕害的悲戚形象,同时拉近读者与文本的距离,故事的描述也更为真切感人。

“我”自从十二岁起就在镇口的咸亨酒店当伙计,整天在柜台站着,总觉得有点单调无聊,还要看掌柜和客人的脸色。但是,在孔乙己受到众人嘲笑戏谑的时候,原本不能活泼的“我”还是可以跟着大伙笑几声的,并且认为店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无聊的心理在做看客的那一瞬间被治愈,但这种快乐是建立在孔乙己的痛苦之上。孔乙己知道自己在客人眼中是一个奇怪的存在,便只能对着孩子说话。当孔乙己和“我”说话时,“我”也会跟客人一样感到不耐烦。作为孩童形象的“我”已然褪去孩童那澄澈的眼光,反而用成人般势利的眼光审视他。一方面,“我”作为不谙世事的孩童观察者,目睹了孔乙己的时代悲剧;另一方面,又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周围的庸众视角,代表着孔乙己悲剧命运的冷漠环境背景。孔乙己是封建教化和封建科举制度下的牺牲品,有小伙计参与的讪笑对孔乙己的迂腐自然是一种否定,同时也凝结着社会的冷峻和世态的麻木。“我”算是整个酒店地位处于最底层的人,都看不起孔乙己,并把此当成生活欢愉的调剂品。“我”除了在年龄、身高上与成人有差异,但从意识个体而言,已经成为世俗化、成人化的经验者,这反映了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融合。

三、被虐杀者:麻木化
在鲁迅作品的儿童形象中,除了天真者与经验者之外,还有第三种特殊的群体——被虐杀者。鲁迅将他们以一种麻木化的姿态展示在读者的面前,《风筝》中的小兄弟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深思的人物。文章对小兄弟对风筝的入迷情态的描写使人想到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儿童形象,但小兄弟的童心却在风筝被“我”毁坏的“惊惶”、“绝望”的痛苦中荡然无存。

课文中写小兄弟做风筝,隐隐写出了儿童的动手能力。上文写蟹风筝、蜈蚣风筝、瓦片风筝,小兄弟做的却是蝴蝶风筝,可见他聪明且会设计。这样有益身心的正当行为而要偷偷来做,褒扬与同情是可以体会到的。作者把自己写得犹如凶神恶煞,以破获秘密为满足,以摧毁小兄弟的心血为胜利——“即刻伸手折断了蝴蝶的一支翅骨,又将风轮掷在地下,踏扁了”,那“傲然出走”的步态神气活现,最后留小兄弟绝望地站在小屋里。小兄弟的痛苦可想而知,这里蕴含“我”后悔、自我谴责之意。“我”过去认为放风筝是没出息孩子所做的玩艺,作为兄长严格管束弟弟是为弟弟有出息。现在反思自己当年为落后观念所支配的行径实在是精神虐杀。做弟弟的呢,快要完工的风筝被兄长践踏,也毫无抗争的意思。可见,当时长幼之间不平等的封建秩序对小兄弟的毒害是何其深。长大后“我”讨弟弟的宽恕,弟弟却全然不知、毫无怨恨。“我”的心因而不得轻松,只得沉重着。被虐杀者并不认为被虐杀,他的麻木使虐杀者可以态意妄为,这是尤其令人悲哀的。
从游戏的意义上看,“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因此不准游戏,无异于虐杀儿童天性。鲁迅认识了中国旧式教育的落后,他真切希望儿童精神从此不受压制,能够幸福地度日,合理地做人。
鲁迅曾说过:“童年的情形,便是将来的命运。”从小说《怀旧》的面世到《故事新编》的封笔,他从未停止过对儿童命运的求索。他采用独特的儿童视角,塑造了双喜、阿发、小伙计、小兄弟等多个儿童形象,有的表现出儿童的纯真善良,有的深刻描绘出深受成人世界影响的儿童形象的扭曲。他了解儿童、关注儿童,在那个时代喊出了“救救孩子”的真诚呐喊。他相信儿童代表着民族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新生的力量,真切希望儿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儿童,也成为“真正的人”。
人物形象的分析是历年中考的考查重点,2018年版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对文学作品阅读要求中明确指出:“欣赏文学作品,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初步领悟作品的内涵,从中获得对自然、社会、人生的有益启示。对作品中感人的情境和形象,能说出自己的体验,品味作品中富于表现力的语言。”本文从选取的三篇课文中总结一些关于理解人物形象的方法。
(1)从叙述视角品人物形象。钱理群先生曾指出鲁迅有意采取“无知者”视角来进行创作,这里的“无知者”视角是指“儿童视角”。儿童视角是指立足儿童的角度,以儿童的眼光、口吻以及思维来讲述故事。作品的言语呈现的是儿童时期孩子思维的特点。在《社戏》中的“我”因不能去赵庄看戏而闷闷不乐,双喜为了不让“我”失落,想办法来说服外祖母和母亲,并大声地在他们面前“写包票”,那掷地有声的寥寥数语,认真的模样,生动描绘出一个天真爽朗的儿童形象。《孔乙己》主要叙述了孔乙己几次到酒店,客人嘲笑和“我”眼中孔乙己的反应。其中“我”并没有对孔乙己及客人做出任何褒贬议论,整个文本是一种中立的叙述姿态,而又达到讽刺含蓄的艺术效果。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孔乙己在那个病态时代下被毒害的悲惨形象更真实。
(2)观描写重细节。描写是小说区别于其他文学样式的最大特点。不管是白描还是工笔,都是使小说的场面、人物显得栩栩如生的基础。《社戏》中通过对双喜、阿发等小伙伴的神态、语言、动作等的描写表现出他们身上难能可贵的品质。其中让人动容之处还有采用白描手法对江南水乡风景的描写,展现出一幅理想中的农村画卷。作者将众多儿童形象置身于充满泥土芬芳的江南水乡中别有用意,这是对他们勤劳能干、纯洁善良品质的歌颂。《风筝》中的小兄弟最喜欢风筝自己买不起,我又不许放,他只得张着小嘴, 呆看着空中出神, 有时甚至于小半日。远处的蟹风筝突然落下来了, 他惊呼,两个瓦片风筝的缠绕解开了,他高兴得跳跃。一种儿童的天性,爱玩的天性, 鲜明地被描绘出来。
(3)借助线索或意象观人物的情感世界。线索是贯穿全文的脉络,把文中的人物和事件有机地连在一起,使文章条理清楚、层次清晰。借助线索阅读,不仅可以清晰把握思路,还能更好地理解人物的情感世界。《社戏》以“社戏”为线索,通过“我”的视角娓娓道来。选取了戏前波折、月夜行船、船头赏戏、归来偷豆几个简单的画面串联起来,短短篇幅将“我”的情感显露其中,也勾勒出水乡少年纯洁善良的美好形象。《孔乙己》的故事情节不像传统小说讲求环环相扣,但它以酒店小伙计“我”的所见所闻为线索,塑造了孔乙己这个人物形象,同时也表现出“我”的冷漠、麻木。朱光潜说过:“意象是所知觉的事物在心中所印的影子。”在《风筝》一文中“风筝”这一意象属于对应式意象,它与文中人物、主题、情节相对应。如果联想到风筝在春意盎然的阳光下飞翔,把它理解为一切美好的东西,如自由、民主、平等、科学、童心等一切符合历史发展规律。与此相对的对立面寓意就是压制它、破坏它的旧有体制下落后野蛮的思想、道德和文化,在文中它的对应物是“肃杀的严冬”。这也为文中叙写小兄弟被“我”精神虐杀埋下伏笔。

四、真题链接
阅读文学类文本《六号病床》,完成试题。
20.第三段罗列母亲一系列身份和称呼有什么含义?
参考答案:母亲不同时间段的身份“标签”,概括了母亲的人生经历。反映着她对家人、对社会无私奉献的精神,以及积劳成疾的现状。
解析:此题考查对文章重点情节的理解分析。解答时,学生应该从全文结构人手,结合具体段落、文章主旨理解分析。本段中母亲的诸多称呼,丫头、梅梅、老师、妈妈、老张、老伴、外婆、六床病人,是母亲不同的人生阶段,身边不同的人对她的称呼。“丫头、梅梅”是她的父母、长辈对她的称呼,“老师”是她的学生对她的称呼,“蚂妈”是子女对她的称呼,”老张”是同事对她的称呼,“老伴”是丈夫对她的称呼,“外婆”是外孙对她的称呼,“六床病人”是医生对她的称呼,通过母亲不同阶段的称呼,可以看出母亲一生的经历,称呼她的人有父母、子女、学生等,反映了她对家人、社会的无私奉献,最后的称呼是医院内医生对母亲的称呼,写出了她现在积劳成疾的现状。
23.文中的母亲有哪些美德?结合自身实际谈一谈文中表达的思想感情对你有什么启发或触动?
参考答案:文中的母亲勤劳节俭,爱子女爱学生,乐观坚强,严格约束子女。
感触:读了本文,我懂得了母爱是伟大的,但不能只习惯于接受母亲的奉献,她也时时需要儿女的关爱,否则在母亲病倒之后才知道内疚和心疼,为时已晚。
解析:本题考查对人物形象的分析和阅读感悟。文中主要通过插叙部分,回忆了母亲辛苦操劳、无私奉献,文中的母亲有不同称呼,这些是母亲在不同人生阶段的人生经历的缩影,概括人物形象时,要注意从不同角度入手。作为妻子,她勤俭持家、辛苦操劳;作为母亲,她细心关爱、严格约束、尽心教育子女;作为老师,她无私奉献、认真工作。完成第二问时,应在理解文章主旨的基础上,联系自己的实际,能够从母爱,奉献、感恩等角度作答。
——选自2016年新疆中考卷
新闻丨上好“学前第一课”, 谱写学科教学新篇章———河南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学前第一课”系列讲座圆满完成铁塔“百味” | 叙述分层有韵味,形式里面藏深意——《装在套子里的人》铁塔前沿 | 寓庄重于戏谑——《围城》语言的幽默讽刺艺术铁塔文廊 | 以“钱”观人——祥子的堕落
编辑 | 马 瑞 李章鑫
审核 | 张明月 刘海宁
欢迎投稿!
点“在看”给我一个小心心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