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而论道春意闹

幸福禅今晚(2019.2.25)的课程是四圣谛。金二楞老师以历史典故作为引子娓娓道来,一串串的诗词故事,引起了学员的浓厚兴趣,在“微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中引出佛法“四圣谛”。
金二楞老师说他关注禅门,缘于读到南怀瑾老师的一句名言:“英雄到老皆皈佛,宿将还山不论兵。”历史上的大英雄、大文豪,在经历轰轰烈烈的人生之后,大都厕身佛门寻找心灵的安慰;历史上冲锋陷阵,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老帅宿将,解甲归田之后也大都闭口不谈兵事,何以故?这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静寂回归,是从绚烂到寂静的叶落归根。人生的根本,还是心灵的抚慰和宁静。
唐末黄巢起义,是中国历史上罕见功成垂败的农民起义之一。黄巢自称为“大齐帝”并逼得唐僖宗逃难四川,还差点灭了唐朝。最后因为叛徒朱温勾结唐兵前后围巢,而兵败如山倒,被困在山东泰山狼虎谷不知下落,死因传说纷纭。野史传说,黄巢遁入古寺削发为僧避过灾劫,成为一名守着青灯黄卷的僧人。
黄巢起义后曾经挥兵南下越过岭南,进驻南华寺,因为出现饮酒吃肉等种种对祖庭不恭敬的行为,被护法神惩罚,大雾弥漫困在山谷里团团转,后来,他亲自撰写斋僧文并舍营地给南华寺才解除困厄。《虚云和尚法汇》中记载:“黄巢曾率兵取道曹溪,以不礼于祖庭,风雨晦冥,迷途失路。终日不能出山,乃慑憟礼敬,始解昏厄。后将其屯兵之营田尽舍于南华,供奉祖庭香火。志书名其地为黄巢庄。是以魔王转为护法。”正因为南华之厄,才使黄巢改变了对佛教的看法,与禅宗结下法缘,在战败之后,迅速改头换面遁入空门,以部下的人头代替已头呈报朝廷,避过死劫。
黄巢后来云游陕西老家化缘,站在长安天津桥上唏嘘人生:“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栏干看落晖。”当年的叱咤风云,瞬间转为伤感落寞的无奈人生,这是多么诡谲多变的苦难与悲凉?
号称“诗佛”的唐朝诗人王维,安史之乱时被安禄山胁迫在伪朝当官。安史之乱被平定后,经过其弟王缙的舍命保释,官复原职继续在唐王朝体制内从仕,但是,王维已经看透官场无意功名,专心修禅学佛了。先是拜北宗神秀的弟子为师,然后被六祖的徒弟神会所折服,拜在神会门下,并应神会之邀,撰写六祖碑文《能禅师碑》,为印度佛教中国化以及为六祖禅宗确立为正宗,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王维以《叹白发》来总结自己的一生:“宿昔朱颜成暮齿,须臾白发变垂髫。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喟叹自己经历许多的苦难和伤心,最后自号“王维摩”,以维摩大士为偶像,在佛门中潜心修行,把生命的烦恼渐渐消融,清净自己的妙觉真心。
白居易在学佛上比王维更进一步,他专门修念佛法门,并撰写念佛心得:“余年七十一,不复事吟哦。看经费眼力,作福畏奔波。何以度心眼?一声阿弥陀。行也阿弥陀,坐也阿弥陀。纵饶忙似箭,不废阿弥陀。日暮而途远,吾生已蹉跎。旦夕清净心,但念阿弥陀。达人应笑我,我且阿弥陀。达又作么生?不达又如何?普劝法界众,同念阿弥陀。”想像白居易头发斑白,十足一副老学究的样子,摇头晃脑喃喃自语:“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也算是唐朝廷的一道独特风景画。
《道德经》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人生的一切幸福、苦难,最终都复归于真常,也即是复归于本心,知道自己的常住真心,才可以说是生起生命的智慧,这叫明心、明本。
人生就是这样从真心出生又复归于真心,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王维以诗句解释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由此可知,空门,也即是如来藏空性心,含藏万法又出生万法,循环往复以至于无穷。
英雄也好,宿将也好,还有文人墨客也好,或者凡夫俗子也好,他们进入空门,其实,大多数都是因为人生的苦难所致。
巴尔扎克有一句名言:“苦难是人生的老师。”苦难,使人思考,使人总结,使人改变命运;苦难也最终使人走上了参禅问佛,叩击生命真谛的菩提大道。
那么,人生究竟有什么苦呢?英雄、宿将,文人士夫眼里的苦,大都是事业不畅、功名坎坷、怀才不遇等等事相上的苦罢了。人生真正的苦,佛教揭示得最深刻、彻底。就是四圣谛中的“苦圣谛”——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八苦交煎,生灭不停。
生苦,众苦所逼,十月怀胎如坐悬浮;刚出母胎,接触外界,如同针刺,一声痛哭带着余苦来到这个五浊恶世,亲友祝福健康成长,其实也是刹那刹那生灭,一步步走向入灭的目的地罢了。《楞严经》说是:“化理不住,运运密移,甲长发生,气销容皱,日夜相代,曾无觉悟。”
老苦,一者增长,少而壮,壮而衰,气力渐渐羸弱,动止不宁;二者坏灭,盛去衰来,精神耗减,其命日促,渐至毁坏。《楞严经》云:“我此无常变坏之身,虽未曾灭。我观现前念念迁谢,新新不住,如火成灰,渐渐销殒,殒亡不息,决知此身当从灭尽。……。我昔孩孺,肤腠润泽。年至长成,血气充满。而今颓龄迫于衰耄,形色枯悴,精神昏昧,发白面皱,逮将不久。”唐朝善导大师也说:“渐渐鸡皮鹤发,看看行步龙钟。假饶金玉满堂,难免衰残老病。”就算过着锦衣肉食,一呼百诺的权贵生活,也只有悲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病苦,四大不调,众病丛生,由身苦导致心也苦。古人常叹:“径荒空道菊犹存,岂不怀归病苦昏”。寒山诗《吁嗟贫复病》:“吁嗟贫复病,为人绝亲友。瓮里长无饭,甑中屡生尘。蓬庵不免雨,漏榻略容身。莫怪今憔悴,多愁定损人。”杜甫更进一步说:“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病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乃是苦中之苦,况且还与亲友天各一方,凄凄惨惨戚戚?
死苦,寒山诗《谁家长不死》:“谁家长不死?死事旧来均。始忆八尺汉,俄成一聚尘。黄泉无晓日,青草有时春。行到伤心处,松风愁杀人。”杜甫说:“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陶渊明一首挽诗就道尽死苦:“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同体托山阿。”死神一来,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四大分散,尘归尘,土归土,风卷烟散去也。
怨憎会苦,俗语说,不是怨家不聚头。夫妻是缘,善缘恶缘,无缘不聚;子女是债,讨债还债,无债不来。外有怨亲债主改头换面来讨债,内有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收摄为一体共聚一起承受人生的种种苦难。
爱别离苦,外有生离死别,六亲分散,内有渐减如残烛,六根分散;十里长亭,全是生离死别之泪。王维感叹:“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人生避免不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总是孤独地来,又孤独地去。
求不得苦,人的本性就是贪图名闻利养、财色名食睡。《楞严经》云:“内分即是众生分内。因诸爱染发起妄情,情积不休,能生爱水。是故众生心忆珍馐,口中水出,心忆前人或怜或恨。目中泪盈。贪求财宝,心发爱涎,举体光润。心著行淫,男女二根自然流液。”当一个人欲火攻心而得不到满足之时,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就会因爱生恨结祸成仇。
五阴炽盛苦,身体是五阴身心的集合体,也是烦恼的根据地。有情众生因烦恼所牵引,生生世世执著五阴(色受想行识)而不断出生五阴,不断轮回。《楞严经》云:“以人食羊,羊死为人,人死为羊。如是乃至十生之类,死死生生互来相啖,恶业俱生,穷未来际,是等则以盗贪为本。”生态系统的生物链,其实就是吃与被吃的弱肉强食丛林规则,也是活生生的六道轮回生死链条。在六道轮回中,亲朋之间互相“杀熟”,不断上演“窝里斗”的悲剧。
寒山把五阴比喻为五阴窟,他说:“可笑五阴窟,四蛇同共居。黑暗无明烛,三毒递相驱。伴党六个贼,劫掠法财珠。斩却魔军辈,安泰湛如苏。”
人的五阴生生世世相续地变幻不停,在六道轮回中与亲友不断地转换角色,南北朝宝志禅师用天眼看到一家人在举办婚事,全都是自己搞自己——互来相啖,恶业俱生。他唱颂说:“古古怪,怪怪古,孙子娶祖母。猪羊坑上坐,六亲锅里煮。女吃母之肉,子打父皮鼓。众人来贺喜,我看真是苦!”这些亲友,都是因为贪欲而导致世世出生五阴身心来酬偿先债、互来食啖的,不悟菩提,无有了期,好不凄凉啊!
以上八苦交煎的原因在于有五阴身心。老子在《道德经》里面总结:“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我记得当年高中课堂上老师讲历史课,其中讲到佛教的痛苦观。书中说,痛苦的根源在于各种欲望,必须消灭一切欲望,进行修行,然后才能进入西方极乐世界。现在想来,书本对佛教八苦的总结,还是靠谱的。
今晚,学员们听了这堂课,深受启发。这是以文化历史故事融入佛教中去,生动活泼地阐述了佛教概论,可谓别开生面——“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报佛恩。”
必须以强烈的文化使命感去弘扬佛教文化如来藏妙法和禅宗正脉,这才是禅宗子弟的本分事。也是这班学员的心愿。其中一位学员科兴欢喜无限,下课后专门撰写了一份学习心得《四圣真谛之苦谛》: 乍暖还寒,春寒料峭,三五同学,围坐聆道,甚觉温暖,不胜欢喜。一同学礼问老师,何谓佛法?老师徐徐道来,并清晰的指其修行路径:佛法即是成佛之法,大彻大悟之法。其中,三乘菩提解脱道又有两条路径:一、声闻:听闻佛陀声教而证悟之法;二、缘觉:根据机缘、外界条件,自悟其道之修行者。同学追问那修行证果的意义、真谛又是什么?同学们啊,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四圣真谛”。谛者,真实义理,真实无谬也。实义又即:谛义、真义、如义、不颠倒义、无虚诳义。——《大毗婆沙论》四圣真谛即:苦谛、集谛、灭谛、道谛。明白此四谛即明白三乘菩提之基本义理,洞晓人生之无常,离苦得乐。真实义理又分:世俗谛(世间)、胜义谛(出世间)两种,今天我们重点聚焦——苦谛。维摩诘曾言“从痴有爱则我病生。以一切众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众生病灭则我病灭。”为度众生,因为你病,所以我也生病,同病相依。这是何等的慈悲,真可谓是“同体大悲”啊。倘若你觉得这个世界乱糟糟,不得安宁,苦不堪言,想想维摩诘大士,我们真应该反思一下。何谓苦谛?人生的八大痛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色、受、想、行、识)炽盛。只有明白苦的真义,方能找寻离苦之法。英雄到老皆皈佛,宿将还山不论兵。南唐后主李煜“喜耽佛学,世味澹如”,可见其心迹。曾为一国之君到阶下之囚,这种人生跌宕之苦应是无人能及。但其皈佛之境,令其得以解脱,后期词作,可见一斑。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浪淘沙》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乌夜啼》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子夜歌》历代名臣、文士,如:文天祥、柳宗元、王安石、苏轼、王维等等,皆是历经万苦,方达“皈佛还山”之境。
黄巢《自题像》“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着尽着僧衣。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栏干看落晖。”黄巢五岁时候,陪一位老翁和父亲为菊花连句,老翁思索未得,黄巢随口回答说:“堪于百花为总首,自然天赐赫黄衣。”黄巢父亲责怪他。但老翁说:“他能诗,虽不知道轻重,可以命令他再写一篇。”黄巢回答说:“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观其五岁轶事,有两点:一、五岁著诗,可见黄巢其智超人,才华出众;二、即便是观其五岁轶事,有两点:一、五岁著诗,可见黄巢其智超人,才华出众;二、即便是青年所作“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也可见年少怀有大志。后来虽起义而建立“大齐”政权,辉煌腾达一时,但终因德不配位,而未能保泰。惟有走下神坛,幡然醒悟着僧衣方有看落晖的自在。
史书记载,黄巢本人战事失利,沙场自尽,但也有传说黄巢起义失败后在洛阳做了和尚。从这首诗来看,他不但没有死,后来削发为僧了。如果真像民间传说的那样,这些叱咤风云的农民领袖遁入空门,其人生悲怆之苦一定非寻常人所能及。尤其“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栏干看落晖”两句,颇有一种“人生韶华短,江河日月长”的意境。人生百态,苦不堪言,不一而足,看透其苦,修行佛法,离苦得乐。中国人强调持盈保泰,善始善终。纵观历史,多少智者名家,商界精英、政界领袖,得以善终,都有急流勇退、“皈佛还山“之境,由此可见禅宗的核心价值即是先进的价值观,具有超越现实、超越历史、超越时空的先进性。正因如此,也是我等发大愿修行佛法的动力源泉。
子曰:“道不远人。”孟子曰:“道在迩而求诸远。”无尽藏比丘尼《悟道》诗云:“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在春风春雨开天眼的夜晚,禅文化学员坐而论道,亦脱洒可喜春意闹也。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