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的忧愁

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为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这段文字很奇怪:一贯主张文辞简洁的欧阳公为何变得这般啰嗦?如此不直截了当呢?想当初那“逸马杀犬于道”是何等的干脆、干练!
太守不就是他自己吗?难道他不是欧阳修?莫非欧阳公另有其人?神奇!
仔细想想也就明了:在这里因山水而醉、因百姓的安居乐业而醉的人是担任太守的欧阳修,并不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的正常人他自己。他怎么能没心没肺到如此地步呢?
少年丧父,寄人篱下;无书可读,无师可从,母亲以荻画地教其认字;只因为年少轻狂写了些流传甚广、人人争为传诵、辨识度极高却被视为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俗艳之词,科举连中三元,却只能屈居十四;好不容易混到了中央跟随清流领袖范大哥仲淹推行庆历新政,改革吏治、裁撤冗员不是好事吗?却被莫名污了一个乱伦的风化问题贬到这个四面环山像牢笼一样的滁州来了。你说憋不憋屈?就像禽鸟知山林之乐不知人之乐一样,游人也只知从太守游而乐,却不知太守快乐的原因为何。是不是很落寞?是不是有一种不为人知的忧愁在其中?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这是一句景语,却也是十足的情语。“已而”意为时间短暂,已经在这里盘桓一天了,还短暂?不一会儿就日落西山、气息奄奄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曲终人必散,怎能不让人心乱?所以乱的不仅是影子,更有诗人欢娱的心绪。
这样是不是就更容易理解为什么欧阳修不到四十就自称为翁,不到四十就满头白发一脸沧桑了。是不是有点儿颓?是不是很丧?不过,这才是真实的欧阳修。
作为太守欧阳修对自己是满意的,但作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的人他是不满足于现状的,尤其是有更高追求的他。
用自己的号为亭子命名,这是一种满足与张扬,同时也是自嘲,是“自谓”,也是聊以自慰。
欧阳修的超脱要看跟谁比,与滕子京,他是层次更高:同是蒙冤受贬,同样政绩卓著,同样修楼造亭,心境却天差地别:一个醉心山水与民同乐,一个“唯凭栏大涷一场”。欧阳公是豁达的,但是不是超凡脱俗了?不是!
与范文正公相比,就有差距:
同是幼年丧父:欧阳4岁,范不及一岁。
同是寄人篱下:欧阳修还受到了叔父的照顾。范母改嫁,范仲淹改姓,也叫朱说,28岁,一说39岁才恢复原名。
同是寒门苦读:欧阳的母亲是中国古代四大贤母,以荻画地教其识字。范更苦,因家境贫寒,便用两升小米煮粥,隔夜粥凝固后,用刀切为四块,早晚各食两块,再切一些腌菜佐食。成年后,范仲淹又到应天书院刻苦攻读,冬天读书疲倦发困时,就用冷水洗脸,没有东西吃时,就喝稀粥度日。一般人不能忍受的困苦生活,范仲淹却从不叫苦。
同是科场弄潮儿:欧阳修虽然 17岁、20岁两试未中,但23岁就秋天,国子监的解试、国子学的广文馆试、国学解试中均获第一名,成为监元和解元,又在第二年的礼部省试中再获第一,成为省元。范仲淹26岁“朱说”之名,登蔡齐榜,中乙科第九十七名,由“寒儒”成为进士。
同是宦海沉浮:同为庆历新政的中坚,同进退。范仲淹秉公直言,太后、皇帝他都敢顶,“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尽显为民请命的凛然大节。有极好的官声及个人名声。欧阳修则是一生都是绯闻缠身。范仲淹屡次出京任职,但多是主动请出的。欧阳修则更多是迫不得已。
在地方,同是政绩卓著:滕子京、欧阳修的我们则不说了。范仲淹在别的地方的政绩、军功也不说,单说在邓州,他也重修览秀亭、构筑春风阁、营造百花洲,并设立花洲书院,闲暇之余到书院讲学,使邓州文运大振。有诏调范仲淹知荆南府,邓州人民殷切挽留,范仲淹也喜欢邓州,就奏请朝廷,得以留任。范仲淹在邓州共计三年,百姓安居乐业。他为什么写《览秀亭记》《春风阁记》《百花洲记》呢?
文学成绩都很高:《岳阳楼记》《醉翁亭记》且不说,都写过艳词,但所有所不同。
御街行·秋日怀旧
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敧,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苏幕遮·怀旧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艳吗?俗吗?其次,就是这样的了:
渔家傲· 秋思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欧阳公的艳词则是这样的,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踏莎行·候馆梅残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浪淘沙·把酒祝东风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是较为清新的几首。更艳的就自己的觅吧。
范公不仅能与民同乐,甚至愿意后于天下而乐,先于天下而忧。是不是境界更高?
不过,欧文忠公能把快乐建立在百姓的快乐之前上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也应该允许他有点小忧愁。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