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才是最好的试金石 ——听子曰秋野唱夏承焘先生的《浪淘沙过七里泷》

《浪淘沙·过七里泷》
(一九二七年)夏承焘
万象挂空明,秋欲三更。短篷摇梦过江城。可惜层楼无铁笛,负我诗成。杯酒劝长庚,高咏谁听?当头河汉任纵横。一雁不飞钟未动,只有滩声。
康震发问:“为什么要把‘当头河汉任纵横’改为‘此地无间著浮名’?”
夏承焘先生,现代著名词家,一生专著研究唐宋词,自己也写词。此词写于27岁,是夏先生路游富春江至桐庐过夜过七里泷有感而发所作。
这是一个空气澄明的秋夜,空中虽无明月,但有星光无限。快三更了,他人已然入梦,自己尚独醒。虽有壮志,但时近而立,尚一事无成,心中难免焦灼。天上灿烂的星河,远处黑黢黢的群山像层层叠叠的高楼,远处的长庚星尤其明亮,艰难前行的渡船,引我心潮澎湃,诗性大发,可惜没有人以笛相和,不是竹笛,须是铁笛,才能匹配如此厚重之景、如此凝重之心情。但是即使我在这里纵情高歌,谁人能听?谁人能听?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弯曲的河流,璀璨的星河,任我纵横,任我逍遥,任我狂放。多好?待心潮平复,我才发现河谷如此宁静,回归的大雁已经歇息,警世的钟声还没有响起,永恒不变的江水声:哗哗,哗哗,哗哗……
夏先生为何晚年为何要改那一句诗?可能与他彼时彼刻的心情有关,更可能是经历了世事沧桑,他已然淡定,浮名于我何益?你以为你是在纵横江湖,殊不知只是一个坎井。
昨晚看了于谦主演的《老师,好!》,当年考上了北大,却因为成份的原因未能入学,只待在一个小城来教书,多么令人沮丧啊?教书亦好,亦尽心,但时代变了,学生更难教了,同事纷纷逐利了。该当如何?面对诱惑,苗宛秋老师一句“自古圣贤贫且贱,何况我辈孤且直!”让我感受了他的铮铮铁骨。可是电影最后,苗老师面对被诬补课的误解与分房主的不公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离开,不免唏嘘。但仔细想想,这何尝又不是人之常情?
再说秋野,组成“子曰”乐队,玩的是独特与新颖,他们曾被乐评家们称之为:“有着奇异京味风格的相声说唱摇滚”“具有剪纸风格的现代音乐”“中国的戏剧艺术摇滚” 。十几年过去了,终悟透最民族才是最根本的。所以时间才是最好的试金石,不管你是不是真金,它都能试出你对生活的诚意,管它是今非而昨是还是今是而昨非,当时的感觉最真实。
人生如行船,人人都有需要过的七里泷,“嘿啊惹啊,嘿啊惹啊,嘿啊……惹啊……”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