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文】陈小琴:乡思一碗凉拌粉

乡思一碗凉拌粉
文/陈小琴
昨日离家,临出城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定神一想,原来是忘记带凉拌粉了,又调转车头找了家熟悉的店带了六碗。到了东安送了五碗给同事,留了一碗做今晨的早餐,离家的不安,在一碗凉拌米粉的安抚下,终于平静。
在家的时候,每天早晨去早餐店吃一碗凉拌粉面是自然不过的事情,有时还想着哪家更好吃。然而有一天离开了家乡,那熟悉的味道突然不见了,胃里面似乎长出了一双饥饿的手,鼻子也似乎装上了探测器,但凡有人做卤味,心里就想:要是那浓汤再配上家乡的米粉及配料,那该有多爽啊。

记不清这个粉的味道是什么时候植入脑海的,只知道有几天没闻到它的味道,没吃一碗,总感觉这日子少了些什么一样,感觉到心是空的,胃也空的。直到一碗粉就着香香的卤肉下去,浑身通泰,那不时从嘴里跑出来的蒜香也是那样可亲。请别担心,粉里的几颗花生米嚼下去,绝对不会让你的约会被这蒜泥味道给搅黄了去。
凉拌米粉配料简单:主料是卤汤、米粉,配料是卤肉或者卤豆腐、花生米、辣椒油,醋、大蒜泥,味道喜欢重的再配点山胡椒油,几小片香菜叶。不过看似简单的几样东西,但是处处透着讲究:卤汤不能太香,也不能太淡,香过了,粉的味道就变了,淡了味道又出不来。蒜泥要细而碎,肉要Q弹有嚼劲,辣椒油要辣度适中还带点香味。所以但凡做得好的几家,都有自已独门秘方。而米粉一定要用我们本地的干粉,烫熟后劲道又有脆感。县城里有特色的几家,家家都是门庭若市,每天早上象赶场一样热闹。

新宁人吃粉不讲究坐,只讲究味道。端出来,三五个人挤成一桌也不嫌弃,认识的就一起高谈阔论,不认识的就埋头苦干。没地方挤的就端个碗在门口或蹲或站,遇上个熟人一起端着碗站在路边,聊聊家常,自然亲近,似乎这里还能找到当年生产队里晒谷场开会的热闹。要是打包的多,排队的人就拼命嗺促快点快点,有时候还开玩笑:别太打(放的意思)多了,把人撑了。而师傅也不慌不忙,长筷子往放粉的竹篮子里一夹转身一放,一把卷好的粉就利落的溜进了碗里,然后从装醋蒜泥的碗里舀上半汤匙连汤带渣的蒜水洒上去,再根据客人的要求放上卤肉,耳尖或是葱嘴。
大师傅放肉之类是有绝活的,那么几片下去,碗里就好像铺满了一层菜,客人看了高兴,觉得师傅大气,老板自己也开心,觉得师傅手艺好。然后粉上放几颗花生米点缀,爱吃辣的再在碗里加点辣椒油,最关键的是放卤汤的环节,不能多不能少,全靠手感与经验。师父拿汤勺从盛卤汤的锅里舀上一勺热汤,手势优美的划个小圏,那卤汤就如长了眼睛一样,轻轻盈盈如扇面一样均匀的落在粉上,师傅把碗往前一推,大功告成,喜欢山胡椒油的自己再去按喜好去添。手法快的熟练的厨师二分钟就能搞好一碗,所以等待的人催得欢,但是也不会就此伤了和气,大家欢欢喜喜的就为等待那一口入口心安的美食。

刚去长沙的日子,每次临走之前总会让熟识的罗老板给多添点粉,让我饱气的吃上一大碗,然后再打包几份带走。一是做路上的简餐,二是公司同事也强烈要求顺带。于是我每次下车就变成左手一推箱,右手一纸箱,两手不空。到了公司才放下,女孩子们就一哄而上:琴姐,我的我的。看着如麻雀般嚷嚷着的满足的笑脸,感觉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因为那个时候,你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来爱这碗粉,也就说明她们都会想到我的家乡——崀山。
在长沙找一碗家乡的粉,用去半天时间未果的傻事不知道别人是否做过,我却做过。老乡群里有人说晚报大道旁的一个小区门口有个老乡在做凉拌粉。被馋了好久的我周未迫不及待的出发了,下了车才发现提前一站下了,对方也没说清是哪条巷、哪个小区,就说在这在一片。我只好如无头的苍蝇乱找一气,绕了几条道,找了两个小区也没找到,感觉累惨了,很想放弃,但是想想都找半天了,就这样放弃了,之前的罪也白受了。有志者事竟成,肯定能找到。最后我找到了,但也悲催了,店已搬到别的地方去了,门上的招牌已经被油烟熏黑了,不过还能看清楚上面写着邵阳粉店,下面一行小字:新宁凉拌米粉。我落寞的站在锈迹斑斑的卷闸门前,感觉自己象是被这家店主遗弃了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家门,家却不见了。

也许作为一个吃货,光会吃不会做还是不够格的。因为想吃,但是总是吃不到,心里的那种难受是可想而知的,就犹如喜欢一个人,却总是只能思之想之,却总无法摸到触到的空虚感,非常浓烈。所以我后来就找相熟的罗老板厚着脸皮要一大壶卤汤带到长沙,放到冰箱里冷藏着,然后再带上十来斤粉。想吃的时候就煮点粉用凉水过凉,再后把卤汤热开倒进去,自己拍点蒜泥用醋泡泡放点,就算没卤肉,没辣椒油,放点老干妈味道多少也能凑合着。可是我还是觉得正宗的新宁辣椒油才能吃出家乡的味道。
我这样的吃货只能算是初级的,高级别的是坐了高铁去吃粉的。一个周末,我在家自己卤肉煮粉,准备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忍不住得瑟的晒了下朋友圈。结果一在深圳的同学看到了,问我准备了他的没有,我逗他,你来我就帮你准备。结果人家说,你等着,我中午过来吃。我心想,你逗我呢!没想到中午一点多,人家就按门铃了,吩咐我拿大碗给他盛一碗,看他狼吞虎咽的,我吓得不轻:你真是饿着来吃粉的?结果这哥们一脸的嫌弃:味道还行,就是还没家里的地道!吃完嘴一抺说:我走了,还得赶回深圳!我楞了一会问他:你坐高铁从深圳到长沙就为了一碗粉?他反问:不可以吗?我突然觉得这世界太奇妙了,什么样的吃货都有。不过那一刻我也明白了,他是真的想家了,想那一种代表家乡的味道,他记忆中的凉拌米粉。
我是吃货,儿子也肯定差不多,因为有其母必有其子。不过儿子这吃货与我不同,上大学之前,他在外面吃到好吃的就逼着我去学,这样我好做给他这大少爷吃,虽然被逼,但是多少还是有点为儿子什么都可以的慈母心态,所以倒也乐在其中。但是有一点儿子却不曾逼我,就是做凉拌粉,他认为别人家的老卤味道足多了,我们这种吃一次卤一次的汤味再怎么也比不上那些老店,何况外面那么方便,想吃就吃了。但是别小瞧这小子,他经常回来跟我分享他的美食心得:罗叔叔家的粉好吃大份,但是汤料稍咸,王刚的豆腐非常入味,姚胖子店里的辣椒油比较独特,微微小吃的汤料很地道,老瓷厂门口的卤肉放得多,葱嘴(猪嘴肉)特别够劲……每次跟孩子讨论吃的总觉得就是幸福人生中的一道阳光。
孩子去长沙上大学包括工作后,每次带东西别的都不要,就要他指定店的凉拌米粉,最少四碗,正常情况是六碗起带。有次带了六碗给他,他请同事吃了三碗,自己吃了两碗,留了一碗准备第二天做早餐,结果早上起来冰箱空了,小伙子打电话给我投诉他的合租人。我认为一碗粉不足以如此劳师动众,但是他却认为:那是我们家里才有的味道,我要很久才能吃一次,我要很久才能回去一次。听到孩子这样说,我知道他的心里开始有了家乡这样一个概念,他也开始有了乡思的情节。因为于他,乡思就是一碗凉拌粉的味道。

我一同学怀孩子的时候年龄大了,所以不敢经常坐车回新宁。有天晚上聊天的时候说:我这几天要是再吃不到家里的凉拌米粉,觉得生孩子都没劲了,谁能让我吃一碗粉,我孩子都得感激他。看着平时天南海北到处飞的她吐出这样的话,我都忍不住笑起来,一碗粉有这么重要?然而她很认真的说:真的很重要,我这几天就老想那种味道,啥东西都吃不出味了。当我托人给她带去粉的那天,她的朋友圈晒出了粉照:这就是家乡的味道,也是幸福的味道!天涯海角都忘不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陈小琴,生于1971年,一个爱好四处闲逛的女子,目前从事酒店管理工作。对文字喜爱却不敏感,乐于用文字去记下生活的点滴。从2016年开始,在《崀山网》上发表了几篇小文章。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