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任俊】母亲与房子

母亲与房子文/任俊
六十年代末的那年,十六岁的母亲,带着终于有大瓦房居住的美好憧憬,在三爷爷和大舅母的陪护下,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嫁衣,被父亲第一次引领进自己的婆家。
那天是母亲与父亲结婚的日子。可是,没有酒席,没有鲜花,没有祝福,就连一顿像样的饭菜都没有,可是母亲非常开心。据母亲后来回忆说,她那天开心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作为新娘子的她,吃了两个白玉米面做的菜疙瘩馍,喝一碗红糖水,是她十六年来吃的最好的一顿饭。其二她总算告别了娘家八个人同住不足十平米的破草屋,住进了婆家的“大”瓦房。母亲说,三爷爷给她牵媒时告诉她,父亲家住的是瓦房,所以母亲是奔着父亲家的瓦房,才和从未谋过面的父亲走进婚姻的殿堂。
据说,作为母亲婚房的那座“大”瓦房,是土改运动时,时任贫协主席的爷爷有幸分得地主家的一间磨坊。所以,室内一个土炕,一个灶台,把房子占的几乎不余什么空间。只不过屋顶盖的是货真价实的大青瓦,所以,母亲感觉心满意足了。
七十年代初期,哥哥出生了,两位姑姑长大了,所以母亲的土炕上,不再适合两位姑姑留宿了。爷爷也是七十挂零的老人了,不适合再住生产队放农具的公房了。于是,母亲和父亲白天在生产队集体上工,挣工分,养家糊口。晚上回家,把油灯挂在树上,用布条把孩子捆在母亲的背上,母亲挖土、担水,父亲和泥、做砖瓦;母亲在砖窑烧砖瓦,父亲上山背烧砖瓦的柴;母亲运土,父亲夯土墙……
父亲和母亲就这样,夜以继日,疲于奔命的辛苦了800多个夜晚,总算住进了真正意义的大瓦房。及三间土木结构,四面黄土夯墙,青瓦屋顶的大瓦房。这座房子是当时我们山旮旯里最洋气的新房子。村子里的人们羡慕的直咋吧嘴,人人都夸父母能吃苦,会干活,二人宁肯舍得一身苦,也要全家换新屋!
我们那个村子祖祖辈辈有个习俗,每家每户的宅基地都有个名字,比如说我村上老宅基分别叫:磨坊、连地、上房、厦房、集上等,由于我家的房子是村里唯一一座新房,村里人就给我家宅基叫“新房”。可惜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否则,我会自豪的尾巴都能挑到天上!
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伟人,在祖国的南方画了一个圆。从此,村子里的姑娘不再在我家的炕上找我母亲教她们纳鞋底,村子里的小伙子不再找我父亲教他们做砖瓦。他们走过了崎岖的山里,挤进了南下的列车,涌进了城市的工厂……
继而,村子里的新房像雨后春笋,没几年时间,村子里古老黑旧的老房子通通下岗,成了人们堆放杂物的地方,家家户户都在自家老房子前修建砖土混建的“一面红”大瓦房,及前面红砖墙、左右后三面是土墙,木架结构的大瓦房。人们把这样的房子称为“一面红”。
在那个八十年代末,作为农民家庭,哥哥考进中专,我上重点中学,爷爷重病卧床,父母劳累成疾,即便我家的房子略显尴尬,被时代淘汰了。可是我家房子要想更新换代比上天还难。
然而,勤劳坚强的母亲,不愿意让自己未来的儿媳妇第一次到家里来看到我们的日子过的如此恓惶。于是,她栽桑养蚕、种植烤烟、养猪放羊,用了三年的时间还完所有债务,并开始了她人生旅程中的第二次建房。那年,母亲奔四了,体弱多病,可是她依旧咬着牙,硬撑着,没找一个人帮忙,用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终于建成了五间“一面红”大瓦房。
搬家那天,母亲站在新房子门前,看着新房子哭了,她说:“别人家的房是用钱换的,咱家的房是用命换的!”
时间来到了九十年代中期。母亲在她那用命换来的“一面红”大瓦房里才渡过了五个春秋,村子里的人们仿佛魔怔了似的,不到两年时间,几乎家家都在 “一面红”大瓦房前再建一座“四面红”平顶房。即房屋四面红砖墙,房顶预制板平顶不用瓦。村子里齐刷刷一排红,远看像一堵墙,近看是一排房。
这时候,我们的村庄最后边一排老房子,中间一排不新不老的房子,最前边一排新房子,村庄似乎变成了街道。家家前院,中院、后院,被我们那里人称之为“三座院”,并且流行起一首歌谣:“村庄好不好,得看是不是三排房子两道巷;房子好不好,得看是不是四面砖墙水泥封顶房;日子好不好,得看是不是前、中、后三座院!”用这样的标志来衡量,我家少了一座院,当然算不上好日子了。可是,我母亲是我们那里最优秀的母亲,她用瘦小的身躯,坚强的意志把她的一双儿女都培育成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母亲这一英明举措与那个时代家家户户的孩子小学不毕业就辍学回家干活的其他母亲相比,虽然她比别人少了一座院,但是她的儿女都是教师,十里八村的人把母亲视为“伟人”,都在议论着:“人家的房子不赖,人家把娃子、女子都培养成吃“皇粮”领工资的国家人。人家真有本事”!
世纪之交,村子里的“四面红”,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 “一片白”。红砖墙外上瓷片,平顶房上架起太阳能,自行车换成摩托车,固定电话换成了黑屏诺基亚。我的母亲也与时俱进,召开了世纪之交家庭会。宣布趁她还能做了饭,让我哥找人,把我家的房子由“一面红”直接跨越到“一片白”,并且外加拐角,上戴翘沿。因为,这一年我母亲喜得孙子,三世同堂,六口之家,再不修建房子,确实住不下。再说我家的房子让我兄妹两个吃“皇粮”的人也感到特没面子。于是,在母亲六十大寿之年,迎来了她这生第三次乔迁之喜。
今年暑假哥哥又找来施工队,把房子收拾的焕然一新。母亲坐在宽敞、高大、明亮,内外一片白的房子里接受儿女、子孙给她贺七十大寿时,她一生的感受只凝聚成一句话:“我这辈子活的值!”没有进过学堂的母亲,不会说华丽的语句,可是她这一句“我这辈子活的值!”是她一生所有感触的积淀!我的母亲,一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家妇女,与共和国同龄,跟随着时代的脚步,一路走来。70年风风雨雨中,靠一双勤劳的手,一颗热爱生活的心,养育了两个儿女,修建了三次房。母亲当年奔着那座断壁残垣不足八平方的“瓦房”嫁的人,70年来她建房、建房、再建房。她把一个一贫如洗的家经营的风生水起。房子的变迁是母亲命运的特写,更是时代的浓缩!试问,没有国的繁荣昌盛,哪有家的万象更新?
往期精彩:
【任俊原创】‖梦在前方 路在脚下
【任俊原创】‖马虎人生
【母爱天地间】任俊‖白发母亲
【任俊原创】‖幸福是什么
【任俊原创】‖致自己
【任俊原创作品】‖目送
【任俊原创】‖美丽约定
【文/任俊】端 午 情 思
【任俊原创】‖母亲的天空
【任俊原创】‖绳子 风筝 母亲 孩子与痛
【文/任俊】母亲节
【文/任俊】有一扇门永远敞开着 ——《盛世乡愁》征文展播
【任俊原创】‖致我的朋友
【文/任俊】父亲的山母亲的河——《盛世乡愁》征文展播
【文/任俊】独木亭 歪脖树和老母亲——《盛世乡愁》征文展播
【文/任俊】夜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任俊,陕西洛南灵口人,钟爱文学,闲暇摘取心香一缕写点散文、诗歌、微小说,寄托一丝情感,抒意人生之畅想。《商洛日报》、《散文选刊》等刊物,《禹平文学》、《三秦文学》、《秦岭文学》、《商洛作家》等网络平台偶见作品,但愿各位读者喜欢。
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 郑金民 徐 娟李 斌麻 新 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 樊 会 民
王菊玲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 正 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门见山张宁芳
宋瑞林吴淑娟冯新勇吴荣莉 杨峰峰
王宏卫 冰心荷韵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