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 第四十三章 重逢

旁边一位男士狠狠地盯着幕寒渊,那眼光就像一把杀猪刀,明晃晃的骇人,吓得幕寒渊冷汗暴涨,赶紧双手合十连连说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对不起!”边道歉边回头,狼狈不堪。

寒渊急冲冲地跑进宗角禄康公园南门,心急火燎地寻找李尔燕,他看见前面有一个红衣女子,上去拍拍肩膀叫道:“李尔燕。”
那女子回头看着幕寒渊,一脸懵逼:“你神经病啊!”
旁边一位男士狠狠地盯着幕寒渊,那眼光就像一把杀猪刀,明晃晃的骇人,吓得幕寒渊冷汗暴涨,赶紧双手合十连连说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对不起!”边道歉边回头,狼狈不堪。
其实那女子明显比李尔燕胖了不少,身高也矮了不少,只怪幕寒渊心太急根本没有仔细看。吃一堑长一智,当幕寒渊看到真正的李尔燕时却再也不敢造次,直走到她前面三十米才掉头往回走,佯顾左右,只拿眼角偷瞄李尔燕。当他发现李尔燕看到自己时,内心不禁一阵狂喜,正待一声尖叫上前相认,却见李尔燕回头急走,这可吓坏了幕寒渊,看来李尔燕并不想与自己相认,这可怎么办好,略一犹豫,李尔燕即快脱离视线了,幕寒渊不由大叫一声“李尔燕”,便追了上去。李尔燕跑得并不快,眼看瞬间即可截住,她却一闪身进了厕所。幕寒渊没辙,只好站在厕所外面等着。边等边想李尔燕为何不认自己,想来想去却始终不得要领。不过也不奇怪,自认识李尔燕起就透着许多古怪,她好像刻意隐瞒了很多东西,但恰恰是这些东西牢牢地吸引住了幕寒渊,让他欲罢不能。所以,他必须等,无论多久。等着等着就着急起来,他总担心李尔燕会寻死,其实一直都有这种担心,一直以来。无论是那次凄惨的分别,还是梦到她跳湖自杀,总之就是很担心。他拜托一位女士帮他看看里面那位穿红色大衣的姑娘是否有什么事,别人出来后说没看到——“我总不能一个门一个门敲吧,是吧?”——人家说的没毛病,那就只能等了。没别的办法。
半个小时后,李尔燕终于出来了,看上去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消瘦了不少,脸色也更显苍白,面无表情,目光游移,看幕寒渊的时候几乎是一扫而过,明显还是不想搭理幕寒渊。幕寒渊也不去管她,只默默地跟在她后面。两个人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走着,从南门走到东门,从东门走到北门,然后经过龙王潭上的龙王庙,再走回到南门。从南门出来的时候已是午后时分,李尔燕终于开口说道:“你请我吃午饭吧。”
那声音不带一丝情感,用“心如止水”来形容一点不过,但幕寒渊还是感到很开心——只要她不讨厌自己就行。再说了,只要她能坐下来,就一定有办法打开她的话匣子。
“荣幸之至!”幕寒渊不动声色地说道,“你有比较好的地方吗?”
“没有。随便就好。”依然是那幅腔调,没有一点味道。一点没有。
幕寒渊沉思了一会儿,只想起来玛吉阿米酒馆这个名字,要不是因为仓央嘉措的风流故事,肯定也想不起来,他对吃一向不在乎,也从不记餐厅的名字。
“谢天谢地,幸好我还记得这个餐厅的名字,要不然可就尴尬了!拉萨最有名的情人餐厅,相信她会愿意去的。天助我也,奶奶的,简直太好了!”想到这里,幕寒渊感到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但他没敢忘形,只平静地问道:“你知道玛吉阿米酒馆吗?”
“是仓央嘉措私会情人那个地方吧?”李尔燕眼里有一丝亮光闪了一下,随即沉静地问道。
幕寒渊显然捕捉到了她眼里那一丝亮光,但装作没看见,仍然平静的回道:“正是。”
其实,他除了有些不解,也有些生气——李尔燕那么冷淡地对待他,凭什么?凭什么要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他相信热脸永远不可能捂得热冷屁股,除非冷屁股自己能发热。就算自己的热脸能捂热她的冷屁股,那也不行——打娘胎出来还没用过自己的热脸去贴过别人的冷屁股呢,从来没有。尤其是女朋友,从来没有。生气归生气,但心里还是挺为能一起吃饭这事高兴的,见她没有反对,便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去玛吉阿米酒馆。”一上车幕寒渊就吩咐司机,态度平淡极了。
“好的。”司机冷淡地应了一声便出发了。
情绪这东西真是能传染人的,而且不需要任何介质。用心灵感应来解释肯定有点不合适,还是用量子纠缠来解释更科学一些。反正幕寒渊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他觉得有点对不住司机。李尔燕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幕哥,你在生我的气是吗?”李尔燕看着幕寒渊说道,态度明显温和了许多。幕寒渊觉得她的眼睛像一潭深水,明净而又深遂,看不见底。但他还是极力凝视,往那深遂的去处。正要越过那深遂的边界,李尔燕却闭上眼睛,“哎”地轻叹了一声,似有无数幽怨,又似有百般无奈。这一声轻叹听在幕寒渊的耳里无异于一声霹雳,把他的“攻击”击得粉碎,也把他的五脏六腑击得粉碎,他平生第一次体验到心痛的感觉-——原来心真的会痛。他伸手捉住李尔燕的手,眼里满是怜惜之意。
“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你不想见我自有你的道理,我这么勉强你是我的不对,说起来我应该请你原谅才是。”幕寒渊轻轻地说道,“按说我不应该如此勉强于你,但是我实在是放不下你。直觉你遇到了不小的问题,但无论你遇到了什么问题,我愿意用我剩下的时间和你一起去面对。”
虽然声音很轻,但慷慨激昂,掷地有声,把个李尔燕感动得热泪盈眶,她歪过身子靠在幕寒渊身上,幕寒渊顺势抬起胳膊搂住她的肩膀。
“上一次被你摔掉了也就罢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感谢老天让我再一次遇见你,谢谢!”
司机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在防眩目后视镜里冲着幕寒渊微笑。
“傻瓜!你会后悔的。”
李尔燕温柔的声音里透射出无穷无尽的魔力,幕寒渊整个人瞬间就被融化掉了。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自从上次离开你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你,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如果说后悔,我最后悔的就是上次离开你。”
幕寒渊说完把李尔燕搂得更紧了,李尔燕顺势倒在幕寒渊的怀里。
出租车穿过八廓南街,在一个土黄色的二层楼门前停了下来。谁都看得出来,这个黄色的小楼跟周边那些白色的建筑群相比,明显有些卓尔不群,它耀眼夺目地站在那里,好像就专为了让你惊诧。
“玛吉阿米酒馆到了。”司机提醒道。
“好的,谢谢!”
幕寒渊从左车门下车,然后从车后绕到车右门,打开车门,左手掌平放于李尔燕头顶,右手牵着李尔燕的右手,把她从车里牵出来,态度毕恭毕敬,俨然一个专职侍者。等李尔燕下得车来,幕寒渊左臂轻绕在李尔燕的腰部,半拥半搂地走向玛吉阿米酒馆。在酒馆的门口,他们看到了那幅玛吉阿米掀帘探望的名画,当然那不可能是真品。
好在是旅游淡季,又是午后时间,酒馆尚有空位,服务员领他们上二楼来到一个临窗佳位——往西可以一眼看出八廓南街,往北可以一眼看出八廓东街,一低头就可以看见玛吉阿米掀帘露脸的绝妙画面。当然,这只是想像。但的确,幕寒渊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实际上这样的惊艳时刻不只仓央嘉措遇到过,相信有很多人都遇到过,幕寒渊自己就有切身体验。
那还是刚工作的时候,一个夏天周末的傍晚,幕寒渊和来访的好友F和W去街上散步。在经过一个工业区大门时,突然间就被电了一下,他一回头正好看到一位婷婷玉立的白裙少女在看着自己,那模样简直美若天仙,水汪汪的大眼睛秋波荡漾,他顿时便走不动了。最要命的是那美女走到门口时还回眸一笑。话说这回眸一笑百媚生,幕寒渊的魂魄瞬间便齐齐飞了过去,要不是朋友在侧,他简直就要冲过去跟她约会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幕寒渊只要一有空便去哪个地方溜达,希望能再次遇见,可惜再也没有碰到过,简直就是终生之憾!
由此可见,一见钟情乃天赐良机,稍纵即逝,试问几人能把握?这也充分说明仓央嘉措果真是绝世情种,即便身为达赖,居然也能把握住这稍纵即逝的绝世良缘。
其实,事业又何尝不是如此,每个人终其一生总会有一些机会,但真正能把握住的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他们都成了成功人士。
未完待续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