郜庆祥 | 涉县的秋(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涉县的秋(散文)
郜庆祥
2020.12.28
周六早上,睡梦中被妻子唤醒,她兴奋的像欢快的小鸟,在耳边叽叽喳喳:快起床吃饭,吃完饭咱们去涉县山里转转。一出门,天有点儿阴、还有点儿霾,仍没有拦住她出行的兴致。涉县,在我的印象中路难走、大车多、易堵,扬尘、煤粉、雾霾……原先没有通高速,只有309国道。309国道是山西向东部输送煤炭、铁精粉的大动脉,大货车一辆接一辆,比火车还要长。涉县去市里开会,一般都得提前一天,就怕堵车,一堵就没有时间限制了。

近一小时才驶出拥堵的闹市,从史村上高速。一上高速,车少路宽,时不时有小车超过,偶尔有大货车在右侧车道缓慢行驶。虽然多云,但没有霾。特别是穿过三长两短五个隧道后,像进入了一个世外桃源,豁然开朗。刚下过雨的山顶上,一片片灰色的烟雾缭绕着飘向远方,一会儿汇聚成一朵朵白色的云朵,像棉花糖,好想采一朵含在嘴里。远处的太行山脉层林尽染,视线开阔了许多,心情也随之爽朗了许多。

道路两旁,一幅幅秋的美景呈现在面前。高处是金黄色的白杨树、银杏树,中间是紫红色的红春树,下面是各色的菊花、月季、格桑花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五颜六色的、绚丽多彩的花形成一道美丽的屏障。一阵微风吹过,金色的白杨树叶、银杏叶和红色的红椿树叶……纷纷落下,像彩雪、像花瓣雨、更像婚礼仪式上的五彩纸屑。远处,连绵不断的太行山被五色树包裹着,有青翠的松柏、金红相间的黄栌树、鲜绿色的垂柳、红色的红春……悬崖峭壁间裸露的山体,有黑灰色的、有赤红色的。有的突出来,像探头窥探的孩童;有的深凹进去,像骷髅头上瘆人的大嘴,嘴里好像还残存几颗稀疏的牙齿。
走进树林,柿子树上的柿子像一盏一盏的小灯笼,红彤彤的。黑枣树上的黑枣,在阳光的透射下,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葡萄。核桃树光秃秃的,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守卫在边境线上的哨兵,本想摘一颗黑枣的我,缩回了伸出去的手,好怕遭到哨兵的呵斥。树林里的树叶五颜六色、各种各样,有金黄色的银杏叶、杨树叶、柳树叶,有红色的柿子叶、红春叶,有长的、有短的,有圆的、有扁的,走在上面,软绵绵的,像走在雪上,又像走在沙滩上,更像走在彩色的地毯上。河道里的稻田,就剩下稻草茬一排排、一垄垄地杵在那儿,好像刚染过的板儿寸。不时有叫不上名字的长腿水鸟在寸头上逮虱子。
稻田旁的小河,清澈见底,有的水是上游淌下来的,有的是从石头缝里冒出来的,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声,清脆入耳。河床、河底都是五颜六色大小不均的鹅卵石,错落有致、摆放整齐,像人工砌成似的。捡一块儿扁圆的石头片入小水塘里,激起一片片涟漪,一圈圈的扩散开来,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小河下游是一个大型的鲟鱼养殖基地,黑黢黢的鲟鱼在泳池里游弋,一会儿冒出头露出尖尖的鼻尖和两根短短的还烫过卷儿的胡须,猛吸一口气又沉入水底,吐个泡儿游走了。鲟鱼有大有小,大的大到二三百斤,小的小到几两几钱。

美景中不觉已近傍晚,夜宿山庄,山里的夜,静得有点儿怕,掉根针都能听到响。黑的有点儿怕,伸手不见五指。和闹市相比,在这里就像给心灵洗了个凉水澡,心脏一下子从嗓子眼儿冲到了肚脐眼儿,心静到不能再静。大脑好像刚做过格式化,抛弃了世俗,进入了桃花源。摘一片薄荷叶,揉碎了塞鼻子里,清清凉凉,沁人心脾。
周日吃过早饭,返程。恋恋不舍,一个小时后回到了拥堵、烦躁的闹市。直到今日,虽然已经步入寒冬,但涉县的秋仍时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成了我久久抹不去的回忆。盼望着下一个涉县的秋快快到来……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郜庆祥,男,临漳县人,现在邯郸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工作。人生格言:积极工作、快乐生活!
郜庆祥 | 我家君子兰 (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rain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