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端倪到解封,一只小透明的封城回顾

首先庆幸自己没房没车没孩子,并且平时还算节俭从未月光过——不然这次疫情肯定更头秃。
2020年,从暮色里的漫天大雪,到暖春的草长莺飞,再到倒春寒折了桃李樱兰。从二三月正午从楼顶轰鸣而过的军用飞机,到三四月午夜低鸣的消杀水车。谁能想到内向的小透明得以实现人生中唯一一个0社交的一百天。归根结底还是生性喜静,没有刺耳的鸣笛/刹车,没有缕缕行行的人群,和风掠过树梢,鸟鸣攀上纸条,娇嗔的野猫蹭着脚边喵喵喵。的确是,比起拥挤繁华的都市,更喜欢空荡清净的街区。
2020年年初的大雪。
长期待在室内,对四季的感知都变得有些模糊。
封城初期超市空荡荡的泡面货架。
避险意识
早在12月,网上偶有SARS重出的传言。彼时膝盖受伤,担心折损了长期跑步的可能性,十二月的最后一天,请半了天假,一个人瘸着去医院拍片就诊。出门前给我妈发消息,“诶最近不是盛传SARS的可能性,我还去不去医院这种病菌多人群密集的地方”,我妈是一贯的心大——你去的地方人群也不是特别密,尽管去呗。
图源pyq截图。
现在想来该是运气还可以,新冠潜伏期去了医院,住处离华南海鲜市场仅1.5km,上班所住的社区每次通告都在高危社区榜首。
悲观者的天分之一就是什么都能料想到最严重。12月底,想会不会有传染病传开。1月中旬,想要不别回老家了吧,免得老家祖父母禁不住我万一带了毒。1月末,“假设新冠阻断失败,扩散到全球,对世界会有怎样的影响”——在某乎如是提问,毫不意外的被火速删帖警告。
被某乎删帖。
我们一家子都算比较冷静,没有疯狂囤消杀防护用品,也是坚定的室内派,也就没有觉得禁足多难受。尤其我自己,虽然是全马runner,但更是彻头彻尾的死宅。解封前夕,我爹说再关几个月你们怕不是都要被关疯了,我和我妈秒答:不,绝对不会,不如说再让我在家待几个月几年都不会觉得难受!
我们全家可能在全体居民中都属于最心大的那一拨,我只在进入确诊楼栋排查时穿防护服戴手套戴护目镜,我爹比我认真点,还会随身带个酒精小喷壶,至于我妈,疫情里我常调侃她为“老弱病”最好不出门,她也的确几乎很少出门。在我观念里,户外且人员距离大,加之无疫情小区,基本算绿区。并且出门回来会换衣服洗手,在外不乱摸乱碰,绝对不用手揉眼睛,诸如此类。对比其他居民他们肯定是比我落实得更彻底,比如在当团长时,不少居民取货都是防护服+护目镜+鞋套手套+酒精喷壶,给他(她)递个啥都只捏着包装袋的一角,接过去就开始对着外包装狂喷酒精。
疫情中的各种无奈
灾祸中的无良商家:
在封城前两天,临时跑了几家药店去买口罩,也正是我这一个决定,保证我家在疫情中能有必要数量的口罩使用,否则可能早中期都无法出门购买物资——那时市面口罩基本售罄,难买,且质量不能保证。去买口罩时,首先去了住处最近的一家,还未进门,就看到叔叔阿姨带着口罩挎着大包拎着大袋子,各种口罩酒精板蓝根往包里塞。门口的小护士倒也挺不客气,指着地上一个纸箱,说,这里面就是N95。语毕更引起了几位阿姨紧张地加快了采买速度,我蹲下看了眼,有呼吸阀,又翻过来看了眼批号和说明,这不就是防粉尘的口罩嘛,从此对这家药店路转黑。不辨情况就一个劲儿狂买的长辈,明白局势还一个劲儿瞎误导的店员,我哭笑不得地转去别的药店。第二家倒是良心,既不误导也不过分涨价,只是售罄,得等补货。第三家和第一家类似,拿着棉布口罩和防粉尘口罩售卖。直到第四家,才勉强买到貌似合规的口罩,迄今也没敢深究质量几许。本着勤俭持家,还和诊所方商量好了先垫付现金,待疫情结束去补刷医保,挺痛快就答应了。
勤俭如我还不忘问一句能不能刷医保。
疫情中的“痛”:
蔬果的匮乏导致左侧口腔溃疡,频繁转而用右侧智齿催生了2颗长歪的智齿,长达几周的时间里一侧溃疡一侧智齿发炎,我爹还特好心地煮了辣火锅说是为了过年应景。所幸没有其他病痛,这种非常时期里生活基础物资都不好买,而况其他。给老妈买慢性药都是辗转了好多群勉强进了个药品团购群,前后也花了好多天才拿到手。
防疫最痛记忆莫过于遇着两次生理痛,一次是爬楼梯上门排查,低层住宅没有电梯,一次是倒春寒在风雨中值守,六七度的气温,脑子和四肢都冻僵,回家半晌缓不过来。毕竟本就是贫血体寒的钉子户,在这种低温里……说是雪上加霜也不为过。
对于外国疫情,各个群体和个体的态度:
本着好意,二月时稍微提醒了下以前读书/工作认识的外国人,大概是被保护得太好了,普遍风险意识很低,有的不相信CH这么严重,有的认为自己所在的地区应该还算安全,有的更直言不相信有多严重,称其为政治恐慌策略 some panic political tactics。三月底,CH以外地区,全球合计感染病例逾40万,四月初攀升至160万。
在国内外有过居住经验的人都不会质疑国内的诊疗效率,那些张嘴就喷ZF哪哪都做得不够的人,该去国外感受下群体免疫的优待。考虑到人口基数和流动性,CH做得没有理想那么优秀但也绝对不至于被这些人频繁非难。二月初和家人一道看电视,当时就表明,“CH处理得绝对不差,不久在世界范围就会有很多国家反衬这一点。”——果不其然。
封城中的开销和饮食:
封城整个期间,开销大概在人均四千左右,有一部分原因是周边蔬果散户商贩大幅涨价,那时居民已被禁止自行去超市买菜,仅有的买菜方式就是隔着栏杆让附近商贩递过来,自然是垄断性的买卖。好在后来有ZF补贴,才有所缓解生活压力。
每笔开销都记录了明细,大到几百的肉品,小到几块钱的白菜。
谁能想到一月中买的螺蛳粉到三月最后一天才发货,由此成为了历史最长物流的购物体验。人就是这么麻烦不讨喜的生物,你能好好生生吃上时,你不觉得那些东西多美味,而一旦吃不上了——就开始馋火锅烧烤小龙虾蛋糕奶茶螺蛳粉……馋得肠子都要打结。
史上最漫长的螺蛳粉。
越是特殊时期越能看出素质的差异:
一月底二月初,外地的朋友陆陆续续发来“你还好吧”的慰问,都被我用坚定的“挺好的”回复了。其一是个人考量结果,最坏进医院就诊的结果,也能接受,毕竟对政府的措施和力度都比较信赖。其二是尽人事听天命,尽量防护好自己避免被传染,如若这样还能感染,那是运气真的差。其三是自觉作为微小的/普通的平民,能做的能帮的着实有限,比起在高风险环境中奋斗的一线医护人员,我们真的没多危险。
有人出入的地方就有围挡和值守志愿者。
当然这也得益于居住的小区居民平均素质还算可以,自我防范意识都很重,在这个环境中,保护自己即是保护他人。期中有次因公出门,想回上班住的老小区关电闸,被拒绝入内,但隔着铁门,看到老小区里很多居民在楼下散步聊天,一派欢乐祥和。而我们小区呢,但凡可以不出门的绝不出门,但凡可以一次出门搞定的绝不多次出门。老小区的有些居民,他的想法也很简单,他不觉得这个事情有那么严重,他更关心自己能不能随心而活,自然这些老小区的管理难度就大了很多。那个时候,还没有下达“无疫情小区可以内部适度活动”的通告,他们就已经在开开心心地溜达了。再对比下人员路障的配比——我住的新小区四个大门,其中三个都只是用绳子/广告板拦了起来,无人翻越破坏,仅在主出入口配备了3-4名安保人员,2名值守人员,机动志愿者若干。而我住的老小区呢,次入口都用金属板围得密不透风,主入口外隔了一段距离还专门设了检查点,在老小区下沉的同事也总是表示,这类型的小区里不听劝非要外出的居民比例偏高。
图源物业。小区确诊病例楼栋封禁。
早在二月,我住的新小区就完全没有人外出购物,而听说老城区还有部分居民非要外出去菜场/路边摊买菜……的确是挺难管控。
封城末期,在家收拾装备准备复工,楼下吵吵闹闹,接近20层的住户都能听清楚某位女业主夹着渣滓的吼叫。事情经过是,她买了猪弯弯,嫌带肉太少(猪弯弯本来就主要是吃猪皮和骨筋),非要闹着退钱并且只接受现金,退了钱后又开始喷商家产品质量差——“我xx邻居都说在你们这买的苹果全烂了还不给退钱”(事实是绝大多数业主在买到不合心的产品时,都接受了比较礼貌且迅速的退货)。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扬言“老子要去物业投诉你们这群垃圾”,商户和个别业主看不过去说了她几句,她更人身攻击升级,回家后还不依不饶在群里恶人先告状/血口喷人。把我都气笑了,撇开商品纠纷,她口罩都没戴就在小区里边走边吼,还声称自己家里都是高级口罩,别的业主都是垃圾,戴的都是垃圾口罩。“您找物业吧,李警官应该和物业都在门口,他们会帮忙协调解决的。”客客气气地给她提了个建议,那她到底有没有去找警官和物业评理的底气呢,一目了然。
出门取货不戴口罩,还三步一回头破口大骂的阿姨。
总之:
总体来看膈应人的人和事还是太多了,等疫情过去,这几十个受制于无奈而加的微信群,打算退得干干净净。
国外的月亮并不会更圆
对新闻而言,可能死亡只是一个数字层面的概念,但对个体而言,必然是个人生活的毁坏崩塌。
新冠中看各个国家的表现真的反映出很多情况:
印度,没住所隔离的人住在树上以防护别人,经济交通停滞,失业的民众步行回家被高压水枪冲洗“去除病毒”。
美国,就防护物资和手段各个州讨价还价。
西班牙双层停车场改停尸间。
……
和一线医护攀谈得知了一些信息,ZF真的是够良心了,早期说有八百多门槛费,几天后通告门槛费都免除,并提供免费餐饮,保证病人摄取足够营养的同时,也排除了送餐人员的感染风险。比如ECMO开机五六万,使用日耗两万,多少家庭负担不起,ZF给免除了。
可在政策和系统没有更新的阶段,告知部分病人需要复诊,他首先的反应是,“复诊要不要我自己掏钱”,“要我掏钱就是讹我”,“要我复诊就是想骗我钱”,哪怕这个复诊可能只是几百块。十几万都给你免了,仍觉得出一分钱都是被坑,这个做人态度,我真理解不了。
封城时期的小动物和植物们
那时天还可冷了,它就薄薄一层纸板。
这次疫情不仅是人,动植物都受到了颇大的磨难。起初外地同事还想把猫送来寄养一段时间,家里有汪星人,遂拒。家中的小动物们无法出门遛弯,被短暂留在家中三五天的猫咪们哪能预料到三五天变成三个月,运气好的,被主人托了朋友代照顾,运气次之,外逃自力更生,还有些被抛弃的/在家活生生饿死的/溜出遇意外的……想都不敢想多惨烈。
隔壁楼封闭到躁郁的汪星人,日日不分早晚昼夜狂吠,早期我和我妈还担心它是否因主人外出而它要被活生生饿死,在连续叫了几周后才能稍微认为是在家关得难过——没吃饱该没这么个精神连吠几周。
主动蹭过来的猫。take 1
主动蹭过来的猫。take 2
小区里的流浪猫,兴许是近来太寂寞,也不避着人,有的更甚,干脆每天哪里有人就往哪凑,风雨无阻。每次出门下意识和它们交流几句,我喵她也喵,我蹲下它们就凑前,比起人类世界,可能动物世界我更如鱼得水 。
在门口值守时,这只喵星人就近蜷着身子陪我们淋雨。
遇到走失的雪纳瑞,问了一圈找不到失主,跟到家门口去给它拿水和狗粮,转身就跑不见。有没有好好的回家呢。
这次疫情以后觉得自己大抵不会再养植物了,拍了十几个月的植物日记,绿箩扦插满级,一株养成一盆的碰碰香,由手掌大小伸展蜿蜒了数倍体量的花叶常春藤,在江边老楼楼顶吹着江风挖来的铜钱草,还有我尤其偏爱的各种蕨——半阳台的植物收藏库,全成了干尸。买来每盆可能也就十几二十,只是那些浇灌进去的时间呐……被抹消了个干净。
这大概率是我萨狗生里最幸福的三个月了
每天各个时段总有人在家陪它。
被我爹惯坏,从大白狗胖成大白猪,睡觉都从“呼呼”变成“哼哧哼哧”,抱它被重量压闪了腰。
日常吃吃睡睡。
在这么物资紧缺的时期里,但凡冰箱里还有酸奶,那大概率九成都进了它的肚子;但凡家里还有点水果零食,那么它也是坐得端端正正,一口不落地蹭吃蹭喝;但凡我们还有肉蛋骨头,那自然它也是跟着啃肉蛋骨头。
我萨挨着我趴下。
写下这段话时,时值三月末,接连两三天的大风大雨,硬把暮春在家穿着短袖蹦跶的我,逼着套回了羽绒服和雪地靴,值守结束回家开电暖器,我萨依着脚边趴下,时不时抬起脑袋求摸摸,更多是垂眼接着“哼哧哼哧”和“呼噜呼噜”,偶尔伸个懒腰抓抓地板,做着什么样的梦呢——大抵总是充满着酸奶肉骨头,和洒满阳光的绿草地吧。
运动
从runner到肥宅。
封城初期,一月末,封禁还没严格到禁止进出小区,还打算在闲鱼上就近收个跑步腰包出去跑步……后续当然是没跑成。多年以来第一次停止跑步超过两周,新冠以来几月没运动,从年跑量1000km的小钢炮变成年跑量0km的肥宅,从夏日马甲线变成爬楼喘气的憨憨。
结果是几个月过去仍然没路跑过。
正面看是从疫情里得到了给膝盖足够的休息时间,以及再一次从0跑量开始的挑战。
什么时候能不戴口罩出门跑步呢。
四月解封
救灾的各种帐篷。
复工前夕,通过公共交通返回工作住处,地铁站空荡荡,站台车厢都人数寥寥且缄默。路上目之所及,全都被围挡包裹得严严实实,救援的各色帐篷树立在各小区进出口,防疫标识更随处可见。
几乎空无一人的站台。
乘客零星的车厢内。
虽说解封,但并未回复到平日生活状态。我工作住处小区被围挡整个和主干道隔离,平日步行2分钟到地铁站的距离,硬是要绕着走20余分钟才到。这般逼得我一个马路杀手+自行车菜鸡,连续数天骑车上下班。
禁止通行。
禁止通行。
两个月后回到上班住处,客厅地板直挺挺躺着饿死翻肚子的小强,冰箱饭桌各种食物都霉烂变了形,毫无意外都成了霉菌的温床。在父母家小区团购食物团习惯了,啥都没带就傻愣愣一个人滚回工作住处,还没下班商超就尽数关门——靠着冰箱里的存货凑合了几天,还有同事小仙女好心给的泡面。
食物都腐烂了,费了老大劲刷冰箱。
惊喜的是,植物的生命力远比想象顽强,70余天没浇水,虽然有几盆阵亡,但竟然还有半数以上蔫蔫地竭力活着,赶紧逐盆浇透水了抢救。
公司组织了核酸检测,并且在各个楼层出入口安排同事轮班检测体温,复工到岗每周人均发十个口罩和一小瓶酒精。
核酸检测。
不知道我以外其他人采血有没有淤青。
核酸检测结果。
进出体温检测,明明是一样的环境,只有我的体温格外低。
鉴于无症状感染者,又从暂时被允许外出采购改回非复工就医禁止出小区。趁着做志愿者,顺便去超市买薯片全售罄,孤零零剩一排黄瓜味儿,才发觉黄瓜味薯片这么不招人待见。老板娘自信不疑地告知几个平台进货渠道全售罄,你在我们家买不到换一家也买不到。于是打消了念头,怏怏回了家。
夏日将近,还没来得及把身上的肉肉减掉。气温太舒朗,让人忍不住想跑几步,想畅快地疾跑一路,再热腾腾地回家冲个凉。虽然还是反感堵车和推搡的大妈,但着实迫切地想回归跑步日常了。
春花被四月初的雨水打落,我们多还稳稳躲在室内。
对了,四月四日那天还专程去了悼念广场,但非认证人员是无法进入的,遂放弃。沿着老城区和主干道徐徐看了看,那一排排半高的国旗,是真的看得不禁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银行/医院/酒店/学校/社区/居民家阳台……所有能想象到能看到的场所,齐刷刷的半旗。江边步行的人们都会停下来远远望着那些老建筑和地标建筑上的半旗,纷纷拍照记住这一天。
2020.04.04.去拍摄和铭记了江汉关的半旗。
我们作为个体太渺小了,我们的确是在被国家和那些不平凡的平凡人所保护着。
END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