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锋|韩愈在凤翔

韩愈,字退之,河南河阳人(今河南省修武县),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政治家。韩愈一生极力推崇儒学,是“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和先驱者,为宋明理学的兴起奠定了基础,被宋朝的大文豪苏轼赞誉为“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是“唐宋八大家”之首,被后世尊称为“百代文宗”。
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五月末,二十六岁已经考中进士科的韩愈怀着梦想,出长安城开远门,过西渭桥,策马扬鞭,径向凤翔府而去。唐代科举考试及第者,只是取得出仕资格,如欲出仕,还须经过吏部的释褐复试,才能授官,但对没有通过释褐复试这样的人才,还有一条出路,可以到地方的藩镇去做幕僚,以后通过“调选”,还可以取得品衔,此番西去韩愈就是没有通过吏部复试到藩镇谋职。凤翔当时距离京城长安三百多里,在唐肃宗至德年之前称为右扶风、岐州等,至德元年(756年)改为凤翔郡,郡治雍县,且分雍县地另设天兴县(取“天意兴唐”之意)。至德二年(757年)三月,唐肃宗在“安史之乱”中自灵武(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至天兴县行在,八月,升凤翔郡为凤翔府,称为西京,与东京河南府、北京太原府、南京成都府、中京京兆府(今陕西西安市)并称“五京”,并且改雍县为凤翔县作为县治,与作为府治的天兴县并存。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 二月,凤翔县并入天兴县,府治和县治同归天兴县辖区。中唐时期,田园派诗人韦应物的儿子韦庆复曾有《凤翔鼓角楼记》记载“凡千乘之君,其外者郭,其内者城。……先是此府无内城,无重门。厅事之阶,才隐内屏,旌门之次,迫於通道”,唐德宗贞元时期,官署衙门均置旌门之内。又据《新唐书·王承元传》记载:“凤翔右袤泾、原,地平少岩险,吐蕃数入盗。承元据胜地为障,置守兵千,诏号临汧城。府郭左百贾州聚,异时为虏剽夺,至燎烽相警,承元版堞缭之,人乃告安,以劳封岐国公。”为了保护商旅的安全,王承元在凤翔城东,专门版筑了一道环形的矮墙,用于防御吐蕃的突袭。以此可知,在中唐时期,凤翔城东关一带,就已经是商旅聚集的场所。从凤翔县城东关向东十里,西宝北线以北,紧邻的十里铺村,明清时期称为审平铺,中唐时期于此处设有驿馆,也称为接官亭,是官家迎来送往的馆舍。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六月初的一个早晨,韩愈经过一路车马劳顿来到凤翔,寄居于此。从京城长安到凤翔要路过岐山,对周公仰慕已久的韩愈,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次拜谒的机会,只是苦于天色已晚,无缘亲睹岐山的真容,“谁谓我有耳,不闻凤凰鸣。谒来岐山下,日暮边鸿惊。”韩愈叹息着渐渐地沉浸在梦乡。第二天晨光微曦,韩愈便打马上路。山色一程水一程,不知不觉中,东方已泛出鱼鳞白。蓦然回首岐山,喷薄而出的太阳跃入眼帘,凤凰山上,呈现出“丹穴五色羽”的盛景。有生活常识或者善于观察自然现象的人都知道,“丹穴五色羽”其实是一种自然现象。在山间,因为夜晚空气湿度的增加,早晨太阳跃出时分,湿气受热上升,光照下会出现“山岚浮云”。位于岐山西北方向的凤凰山,地形如簸箕,也就是《诗经》里的“卷阿”地貌。“卷阿”里充盈的“山岚浮云”,随着光照的加剧,温度逐渐升高,密度落差加大,逆光眺望山峦,“卷阿”中犹如盛满一盆焰火,光芒四射。随着云烟的飞逝,光彩幻化成斑斓的形状,有的如蝴蝶起舞,有的如佛祖显身,有的如“百鸟朝凤”簇拥着“凤凰”随风而去。韩愈即兴吟道:“丹穴五色羽,其名为凤凰。昔周有盛德,此鸟鸣高冈。和声随祥风,窈窕相飘扬。闻者亦何事?但知时俗康。自从公旦死,千载閟其光。吾君亦勤理,迟尔一来翔。”不管“丹穴”也好,“凤凰”也罢,都是人们对祥和、安宁生活的美好向往。竹林流水飞鸟过,云烟绕村牧童归。韩愈在凤翔的驿馆安顿停当之后,韩愈凭栏遥望着绵延千里的茫茫秦岭,太白山终年不化的积雪披着五彩的霞衣,韩愈的思绪再次沉浸在卷阿“凤鸣高岗”的情形中,希望自己的命运,能得到像周公那样贤达之人的礼遇和赏识。邢君牙,瀛州乐寿县人,不久前被赠封为检校尚书右仆射,时为凤翔尹兼凤翔陇州都防御观察使、右神策行营节度使。在韩愈来凤翔之前的二月,刑君牙受命率兵到盐州筑城。据《新唐书﹒杜希全传》记载:盐州据要会,为塞保障,自平凉背盟,城陷于虏,于是灵武势悬,鄜坊单逼,为边深患,请复城盐州。于是唐德宗下诏,令左右神策及朔方、河中、绛、邠、宁、庆兵马副元帅浑瑊,朔方、灵盐、丰、绥、银节度使都统杜希全,邠宁节度使张献甫,右神策行营节度使刑君牙,夏、绥、银节度使韩潭,鄜坊节度使王栖耀,振武节度使范希朝,各于所部简练将士共三万五千人,于贞元九年(793年)二月同赴盐州筑城,二十多天即已就绪。三月,刑君牙领兵回到凤翔,因为筑城有功被加封为检校工部尚书。邢君牙刚接掌凤翔之时,正面临唐朝与吐蕃“平凉结盟”的失败,中唐三大宿将——李晟、马燧、浑瑊等人又被解除兵权,吐蕃乘机“连岁犯边”的严峻形势。邢君牙老成谋国,深知吐蕃之患一时难以根除,因而并不穷兵黩武,而是“且耕且战,以为守备”,使吐蕃不能深入为寇,坐镇凤翔,边境相安。西御戎敌,东卫长安,南通巴蜀,北戍千山的凤翔,在邢军牙的治下,难得一片安宁!凤翔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亦是“古丝绸之路”汧陇道必经之路和重要驿站。自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迁城以来,无有修筑内城,凤翔陇州节度使理所和官府理政,皆仰仗于“旌门”,府域商业活动皆仰给于东关。“从北魏自唐朝末年李茂贞建城以来,历代商业中心逐渐形成于东关。西自县城东门外东湖口,东渡塔寺桥至纸坊街,古称“十里长街”,实际不足十里,只是对东关市场繁华景象的赞美。十里长街,车马辐辏,万商云集,店铺林立,巨商大贾所居,为一郡精华之地。”(见《凤翔县商业志》)。而眼下,只因四月十三日的京畿大震,造成凤翔境内,地裂水涌,坏城毁舍,东关一带商业活动略显萧条。此时的刑君牙,奔赴于赈灾救难的边防重地,忙于灾后重建,很少留居凤翔府的节度使治所,韩愈此时谒见刑君牙,自然不是时候。韩愈在凤翔,寻知音不遇,就想到边防重镇碰碰运气,只身来到府治以北九十多里的普润县去寻访邢君牙。《麟游县志》记载:“县西一百二十里曰万家城,城南邵家街有古城遗址,即旧普润县处,西有铁官城,元朝至元年间撤销,现为麟游县酒坊镇所辖”。唐德宗贞元元年(785年),神策军屯守普润县普润镇,时为凤翔府北部边防重镇。右神策行营节度使的邢军牙在这里凿石垦草,开荒屯田,以杜、漆、岐三水灌溉田畴,民获济利。夕阳西下,脚下碧水绕青山。韩愈西望着千山之外的陇坂山脉,遥想着策马西凉,狂胡尽扫,而此时却得知邢军牙不在普润镇,心中不免徒增了些许的忧愁。回想起自己在长安求仕七八载,如今仍然未能实现理想和抱负,又与远在河南河阳故里的新婚妻子天各一方,韩愈的心绪回旋起太多的无奈和辛酸。“青青水中蒲,下有一双鱼。君今上陇去,我在与谁居?青青水中蒲,长在水中居。寄语浮萍草,相随我不如。青青水中蒲,叶短不出水,妇人不下堂,行子在万里”,韩愈把自己的心声默默的寄语在文辞之中。回到凤翔,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却始终没见到邢君牙本人。万般无奈之下,韩愈在驿馆里给邢君牙写下一封自荐信——《与凤翔邢尚书书》。韩愈在信中写道:“愈再拜:布衣之士身居穷约,不借势于王公大人则无以成其志;王公大人功业显著,不借誉于布衣之士则无以广其名。是故,布衣之士虽甚贱而不谄,王公大人虽甚贵而不骄,其事势相须,其先后相资也。今阁下为王爪牙,为国藩垣,威行如秋,仁行如春,戎狄弃甲而远遁,朝廷高枕而不虞,是岂负大丈夫平生之志愿哉?岂负明天子非常之顾遇哉?赫赫乎,洸洸乎,功业逐日以新,名声随风流,宜乎!讙呼!海隅高谈过,奔走天下慕义之人,使或愿驰传,或愿操戈,纳君于唐虞,收地河湟。然而未至乎是者,盖亦有说云:岂非待士之道未甚厚,遇士之风十其它优?请粗言其事,阁下讨详而听之:夫士之来也,必有求于阁下。夫以贫贱而求于富贵,正其宜也。阁下之财不可以偏施于天下,在择其人之贤愚而厚薄等级之可也。假如贤者至,阁下乃一见之,愚者至,不得见焉,则贤者莫不至而愚者日远矣。假如愚者至,阁下以千金与之;贤者至,亦以千金与之,则愚者莫不至而贤者日远矣。欲求得士之人道,尽于此而已,欲求士之贤愚,在于精鉴博采之而已。精鉴于己,固已得其十七八矣,又博采于人,百无一二遗者焉。若果能是道,愈见天下之竹帛不足书阁下之功德,天下之金石不足颂阁下之形容矣!愈也布衣之士也!生七岁而读书,十三而能文,二十五而擢第于春宫,以文名于四方。前古之兴亡未尝不经于心也,当世之得失未尝不留意也,常以天下之安危在边。故六月于迈,来观其师,及至此都,徘徊而不能去者,诚悦阁下义,愿少立于堦墀之际,望见君子威仪也。居十日而不敢进者,诚以左右无先为容,惧阁下以众人视之,则杀身不足以灭耻,徒悔恨于无穷。故先此书序其所以来意,阁下其无以为狂而以礼进退之,幸甚,幸甚!愈再拜!”时也!命也!韩愈本来打算在邢君牙的幕府谋一个差事,终究无功而返,只是在他的文集中遗留下诗歌作品《岐山下》二首、《青青水中蒲》三首,和《上凤翔邢尚书书》书信一篇。本文依据韩愈的诗文辞作,通过情景再现,旨在证明韩愈在凤翔的传说故事。凤翔县因为所处的地域政治优势,上至商周,下至民国,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与此同时,凤翔县也是一座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县城。清朝光绪十六年(1890年),凤翔县十里铺村人李户清,在其村西北角创办了“十里铺学堂”,紧邻学堂有座“文公庙”,不知建于何年何月,祭祀的是韩愈韩文公,并有“文公碑”竖立于庙前。公元2007年,村民再次集资,又于村东迁建了一座文公庙。十里铺村及其方圆村民,上至耄耋老者,下至年幼孩童,提及《师说》,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诵之铿锵有力,究之论证綦详,千百年来,为世人称颂。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而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像韩愈一样,有着孜孜追求的人,眼前的磨砺只是上苍的恩赐。他也用一生的努力,践行了自己的誓言——行之以不息,要之以至死;不有得于今,必有得于古;不有得于身,必有得于后。《荀子·大略》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说的是国家想要振兴,必须尊师重教。教之盛,则百业盛;教之衰,则百业衰,盛衰则源于师者。十里铺村的人民不仅崇尚韩文公,更为凤翔乃至西府地区保留和传承了“尊师重教”的风俗,激励一代又一代人为“强国富民”奋勇前行!
何亚峰,凤翔人,七零后,企业职工,业余喜好研究凤翔地域历史文化。
——作者简介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何亚锋|石沟漫步●“正尚杯”民国时期周家大院征文选登:何亚锋|凤翔县十里铺村西古坟墓探源揭秘●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