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文吧】刘运桂 : 25号病床

25号病床
一次毫无预兆的意外摔伤致腰椎压缩性骨折,一台气管插管全麻下的钉棒手术,整整两个月的绝对卧床,经历了不愿承认将信将疑到无奈接受,继而歇斯底里近乎崩溃,阳光下的散步,山野间的奔跑,甚至工作中的疲惫都已经是一种奢望时,还有什么不可以放下,还有什么不是过往烟云!

【一】怎么也不原意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其实就是一个趔趄,在客厅里挂窗帘时不慎从不到一米高的人字梯上摔了下来,一瞬间就失去了知觉,至少15分钟才清醒缓过神来,腰部已经是彻骨的疼痛无法动弹,硬撑着拿到放在沙发上的手机,颤巍巍地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号码,根本无力说太多的话,断断续续只说了一句“老公快回来,我不行了”。接下来就是大汗淋漓,一个人孤独地蜷缩在沙发上。
作为一个多年的医生已经意识到了这肯定不是简单的软组织挫伤,但实在不愿意相信也不敢面对可能会出现的脊椎骨折的结局,真的是一语中的怕什么就来什么,残存的美好愿望立马飞灰湮灭,腰椎照片和CT结果均显示压缩性骨折达二分之一,并出现椎管狭窄;伤筋动骨一百天,尤其是腰椎骨折是绝对需要卧床三个月的啊,经历了这个晴天霹雳毫无预兆之祸的我,已经是欲哭无泪了,参加工作近30年从没有休过一天假的我,一直视工作为生命的我,该怎样安排我手上的那么多患者,科室的业务该怎样延续,我真的不敢想象,顿时感觉天塌地陷,竟然有了一种濒死感!

【二】反反复复在手术与否之间徘徊
我住进了医院脊柱科的25号病床,也许患病的人都有和我一样的思维吧,拼命的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虽然老公把我的资料图片发给了十多个骨科专家进行咨询,所有的人都认为只有微创钉棒手术是最佳选择,可我依然无法接受全麻和手术后也需要两个月的卧床,我想到了那些所谓大师神医也许真的能够妙手回春,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来了,大家纷纷出谋划策,最后一直认定正在给我舅舅治疗风湿的远在南宁的神医赵婆婆值得信赖,于是拨通了神医的电话,赵婆婆信誓旦旦保证只要去南宁她那里敷上4天草药,肯定疼痛好转且骨头复原如初,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准备远赴南宁了,家里大多数人都支持我,结果在老公那里卡壳了,在病房里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老公旁征博引力战群雄,只差歇斯底里的咆哮和拂袖而去了,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堂堂的两位医学教授听从于一个神医的骗术,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最后明确表态:肯定不会让我去,更不会陪我去,这么远的路程不管是开车还是坐飞机都会造成二次创伤,更何况地球人都知道没有任何意义。

在他的苦口婆心和软硬兼施下,我最后答应了做手术,他也退了一步,默许可以请本地大师来家里做做法事,祭拜哈“亡人”祈求保佑,毕竟确实伤得比较蹊跷,加上前几天我的车子无缘无故地追别人车尾赔了一千多,前段时间经常晚上做梦,梦见去世很久的爷爷奶奶和公公婆婆。我隔壁的27床的受伤经过也很玄乎,她妈妈去世了还未出殡,家里就频频出事,弟弟开车时刹车突然失灵,差点车毁人亡,幸运的是只是一个皮外伤,她抱着孙子从楼梯摔倒,颈椎骨折而孙子安然无恙,更为奇特的是她晕倒后口吐白沫自言自语,责问母亲为何这样对她。母亲竟然说如果不是看在孙子的面子上,早就把她也带走了,是因为她平时对妈太好妈舍不得还是极度不孝顺想惩罚她,她不说我们也不得而知,隐隐感觉我们的病房里弥漫着似乎有神灵光顾过的痕迹。

【三】能够醒来真好
有一句话说得好,醒来看见阳光在,亲人也在真好,虽然我这次是第二次做全麻手术,但上一次是十年之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虽然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也是雄心勃勃的年轻气盛的壮年,丝毫没有惧怕感。
这次就迥然不同了,毕竟年龄大了人也脆弱了很多,家里的境况才刚刚好转,远在英国求学的女儿,朝夕相处近在咫尺的优秀老公,都让我牵挂和不舍。深入骨髓的疼痛和全麻危险、不会醒来的担忧让我彻夜未眠,俗话说痛得满地打滚痛得辗转反侧,其实这都算不了什么,腰椎骨折的病人不管疼痛多么残酷,你都不能挪移,哪怕一个毫米都会让你如万箭穿心。好在老公安排了他们医院最好的麻醉师和最好的钉棒手术专家,术前术中和术后一直陪在旁边,整个手术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像做了一个绚丽多彩的美食梦,推出手术室看见亲人们在门口迎接,咬咬自己的嘴唇有痛感,情不自禁就流下了眼泪,因为带着麻醉棒,术后很舒适恢复也很快,腰部疼痛明显减轻,如此看来选择手术确确实实是明智的。

【四】没有什么不可以放下
只有时间才是治疗一切创伤的良药,包括精神和肉体,同时也是你认清形势和处境的冷却剂。作家文昕在她的《生死十二年》中说得好,“应对癌症最好的方法就是和癌症讲和,能笑就尽量笑吧,反正哭也没用”。
手术后慢慢的我也适应了,也只能适应,靠电话和微信安排医院工作,向络绎不绝探视的兄弟姐妹朋友们,一遍又一遍祥林嫂似诉说事件发生时的匪夷所思,以及病床上的无奈无聊和郁闷,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这个社会少了谁也依然运转,科室并没有出现先前担心的效益大滑坡,家里也只是稍稍凌乱,辛苦了我年迈的父母,还有我老公在两个单位之间不停轮转,当然最苦的还是我,每天绝对卧床,所有的生活起居都只能在床上解决,日复一日对着天花板,从窗户里投射进来的阳光想象外面天空的璀璨和蔚蓝,聆听着窗户外的风声雨声就像欣赏天籁之音,多么渴望在阳光下自由舒畅的呼吸,在穿紫河边悠悠踱步,欣赏傍晚时分河的两岸歌声四起和惟妙惟肖的欢快舞蹈。

大病一场可以看清楚一些人一些事,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好多朋友不远千里来看我,因为忙碌却只能陪我几分钟聊上几句话,让我感动到无语凝噎,渐渐地开始不再胡思乱想灵魂出窍,不再纠结和自我折磨,慢慢平淡释然了,并开始计划康复后一定要找时间和机会一家人出去走走,潮起潮落花谢花开,神马都是浮云,这个世界除了生死再无大事。
我这个曾经的25号病床患者,虽然并未经历惊涛骇浪云谲波诡,但对于一向胆小脆弱的我这场摔伤真的算九死一生,一场浩劫一段无法复制的苦难生命旅程,好在一切阴霾都即将过去,再过一周我就能够走出这牢狱般的屋子,阳光雨露鸟语花香,外面的世界很美很美!
刘运桂口述 王腊忠整理 2017/8/14

————————————
刘运桂,湖南南县人,常德市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口腔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副教授,湖南省口腔医学会牙体牙髓专业委员会委员,常德市口腔医学会副主任委员,常德市口腔医学会医疗鉴定专家,常德市口腔质量控制专家组委员。
王腊忠,湖南汉寿人,常德市第一中医院口腔科主任、主任医师,湖南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湖南省口腔医学会理事,常德市口腔医学会副主任委员,在省级以上专业杂志发表论文30多篇,主编专著《口腔学》。爱好写作,大学期间担任过衡阳医学院校刊《花药春溪》编辑,1991年参加全国青年散文大奖赛获过三等奖,在《散文诗》《常德晚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现任常德市散文家协会副秘书长,《桃源诗刊》执行主编。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