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靳海珍 ▏开在尘埃里的花

邺城文化◇有感悟在这里抒发
◇有思想在这里升华
◇有心声在这里倾诉
◇有共鸣在这里火花
◇走进邺城文学.
◇携手一同出发……
文|靳海珍
时光流转,一个假期不经意间竟已过了一半。伸伸手,真想拽住时间的尾巴。
美好的日子总想留住。
那年的十一月份底,我去了一趟南方。邯郸的十一月已经叶落枯黄,一片萧瑟,人们早已是厚外套长短靴。而同行的伴儿们却告诉我必须带夏装。将信将疑中,皮箱里放了三个季节的衣服,连短袖衫都带上了。
生长在北方的我,没想到一过黄河就脱掉了厚外套;到了广州,连外套也穿不上了;等到了珠海的时候33摄氏度高温,风扇竟然还呼啦呼啦的转呢。至今过黄河,车行两边清枝翠蔓眼前盈盈生绿都还由不得生出感动来。地域的差距固然是个原因,然而心里的震撼却是不能忘怀的。
今年的暑假,我依然伴着我的青藤翠蔓花生大豆平仄阴阳宫商角徵羽过日子,想来小日子确也算悠闲。然而,然而,那株被我从同事那里捡来的枯根长成的凌霄花着实让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好几次了,拿起笔又放下,打开文档又关上。
哎,它仅仅是一株花而已。
起初的生长并没有两样。虽然我在每年的秋后都会剥荆斩棘,给它以重创,但是去年,我终于放弃了。无论我如何阻挡甚至让手都抠出了血,但是,我终于知道它是要长上去了。它要依着它的本性攀援而上,让它的光华在高高的枝头摇曳绽放了。

花开的美丽带来的愉悦只可意会,无法说得出。每天天不亮就叽喳不停的各类鸟儿,热闹了这个平常总是安安静静的小院。花开在攀援的树干枝头甚至开在枝杈茂盛的树头,一嘟噜一嘟噜的煞是好看。忍不住会给自己来个特写或跟其它的红豆绿藤来个合影。遇到大雨过后,残红一地,难免伤心一时,只想背起筐篓也学黛玉葬花,唱一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歌谣。
然而,那一天,当一嘟噜橘红色的凌霄花开在地上,开在绿丛中,开在耀眼的阳光下时,我惊异了,心颤抖了。舒婷的《致橡树》中说,我绝不像那攀岩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凌霄花不是攀援而生吗?它怎么会匍匐在脚底?它为谁放弃了摇曳枝头的本性?它为谁放弃了高高在上的荣宠和尊严?它怎么可以这样惊了我的眼睛?
随后的日子里,那几乎要长上青苔的阴凉的院子里,土地上,总是有火一样的花色耀了我的心房,曳动宁静的心灵。
心再难平静。
拿起笔又放下,打开文档又关上,终于无法说出一句流畅的话。
那天,下大雨了,我驻足珠帘内的门口,看开在尘埃里的凌霄花如何与命运抗争。一阵噼啪有声的急雨打得那一朵朵花东倒西歪。然而,急雨过后,它竟然又努力挺起了脊背。尽管,花冠上到处是星星点点的泥丝儿,但是,雨后的它依然美好。再看看高处的开在枝头的花朵儿早已被风吹散被雨零落,在风中瓣瓣飘散。
禁不住的陷入沉思,那些个平时看似风光无限的有几个能经得起狂风暴雨的袭击,可以在这样的重创下依然保有着生命的骄傲。心的折服不是经年累月的积累,而恰恰就在这一瞬间。那匍匐在尘埃里的一嘟噜一嘟噜的花告诉了我无言的真理。
弯下腰,捡起一瓣,它跟开在枝头的花没有区别,然而,当它肯降低身段时,在遭遇风暴时它便印证了也成就了美好。
怀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思,祭奠着那些个在风雨中牺牲的独舞枝头的精灵,感动着那些在风雨中匍匐在地的弱弱的花,细细的深深的去感悟一段生命的真谛。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浮殇年华
作者简历
靳海珍,河北省临漳人。92年发表处女作散文《烛光里的微笑》。2011年诗词首发于《网海人风采》。2012年参加中国五老组委会举办的全国60劳模题诗巡展活动,作品收于《时代领跑者》。 2016年参加“赵王情.影视梦”全国征文活动,作品收录于《热土琼浆》。作品散见于《中国诗词月刊》《东坡赤壁诗词》《孔雀台》《新建安诗刊》《铜雀台》等。 中国诗词研究会会员,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香港诗词学会会员,邯郸诗词协会会员。
完请长按上面的二维码关注我,微信公众号 ycwx866邺城文学,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微信号qh9289.体裁不限,字数不限,要求原创首发,来稿请附作者简介、照片、联系方式等。

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栏目介绍”了解更多详情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