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纪实】津门网宋道君:乐山大佛百年之后再次“洗脚”

乐山大佛百年之后再次“洗脚”(2020年8月18日,乐山大佛百年之后再次“洗脚”。乐山大佛第一次“洗脚”,还是在民国六年,即1917年7月21日至22日)。2020年8月17至18日,四川省乐山市的三江(岷江、青依江、大渡河)上游成都、雅安、眉山普降暴雨,局部地方特大暴雨。持续的强降雨导致青衣江、岷江水位持续上涨,大渡河被堵水位也持续上涨。8月18日,乐山大佛脚趾被淹。据当地水文资料记载,这是乐山大佛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70年来首次“洗脚”。乐山有句俗话:大佛老爷(指乐山大佛)洗脚,乐山城头撑船。意为,如果河水淹到大佛脚,乐山城将被淹没,街头就能撑船。据史载,乐山大佛第一次“洗脚”,还是在民国六年,即1917年7月21日至22日涨大水出现过。因此可以说,2020年8月18日的河水淹到大佛脚,是乐山大佛一百年后的再次“洗脚”。8月18日乐山城大面积受灾,特别是乐山市市中区大佛坝村受灾非常严重,其共有6个组,745多户人家,户籍人口2112人,常居住村民有1000多人,主要是老人和小孩。大佛坝村6组在大佛坝村的下游最南端,是乐山8.18特大洪水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淹水深度在2米左右。8月30日,乐山城再次下大雨,洪水再次来袭。这天强降雨只是引发了山洪,乐山城小面积再次受损。9月7日,大佛坝村村民被乐山市委市政府妥善安置后,早早来到轮渡码头,排队并领取通行证乘船返回被淹的家园进行清理和大搬迁。作者作为志愿者乘船登上了去大佛坝村帮助村民清理被淹的家园和搬迁。当我们登上了大佛坝村时,洪灾后的大佛坝村满目疮伤,曾经的网红店孤岛观佛客栈一片狼藉。这天,正好遇到大佛坝村委会主任杜艳琴在巡防和回村委会收拾整理资料工作;村民杜厚林带我们到他的老家:你们看,我家被淹的水印比我还高;有军人情怀的村民杜强军:他这次回来基本上沒有拿什么东西,只拿了曾经当兵时穿过的军大衣,以作纪念。同时,作者还帮助了杜桂平等村民清理被淹的家园。最后,村民谢永利、杨治夫妻,杜厚林、杨素珍夫妻及黄晓容在自已的家园门前合拍下最后的纪念照片。
乐山大佛脚下正常水位时(2016年6月7日,乐山大佛脚下正常水位时)。
大渡河水涌上河栏(2020年8月18日,大渡河水涌上河栏)。
乐山大佛售票处被淹(2020年8月18日,乐山大佛售票处被淹)。
大佛坝村被淹(2020年8月18日,乐山大佛坝村被淹)。
“千岛”之岛大佛坝村(2020年8月18日,乐山大佛坝村成了“千岛”之岛)。
“汪洋”之中的乐山体育馆(2020年8月18日,一片“汪洋”之中的乐山体育馆)。
顺城街成“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顺城街成“海”)。
竹公溪路街上划船(2020年8月18日,乐山竹公溪路街上划船)。
箱箱街看“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箱箱街看“海”)。
箱箱街成“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箱箱街成“海”)。
天星路成“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天星路成“海”)。
体肓馆成“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体育馆成“海“)。
东大街看“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东大街看“海”)。
东大街商店被困(2020年8月18日,乐山东大街商店被困)。
嘉定南路看“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嘉定南路看“海”)宋道君摄于泌水院处。
人民北路看“海”(2020年8月18日,乐山人民北路看“海”)。
清理洪灾-2020年8月19日,乐山中级法院党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周兴复正在清理洪灾。
法院干警全力抢救卷宗档案-2020年8月19日,乐山中级法院党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周兴复(右二)带领干警全力抢救卷宗档案。
法院干警紧急转移卷宗档案-2020年8月19日,乐山中级法院党組成员、副院长刘航(右)与干警正在紧急转移卷宗档案。
法院干警快速抢救卷宗档案(2020年8月19日,乐山中级法院干警抢救卷宗档案场景。
乐山港清淤-(2020年8月19日,乐山港清淤场景)。
子弟兵救援-(2020年8月19日,子弟兵救援)宋道君摄于乐山宾河路铁牛门段。
乐山洪灾之后见彩虹(2020年8月19日,乐山洪灾之后见彩虹)。
乐山洪灾之后见彩霞(2020年8月19日,乐山洪灾之后见彩霞)。
法院干警清淤(2020年8月22日,乐山中级法院党組成员、副院长傅岷雪带领干警上街清淤)。
抢险(2020年8月22日,湖南长沙消防支队救援队正在抽排翡翠国际三期小区地下车库积水)。
风雨之中的交警(2020年8月30日,风雨之中的交警在指挥交通)。
洪水又来了(2020年8月30日,洪水再次袭击乐山城,尖子山巷看“海”)。
尖子山巷成“海”(2020年8月30日,洪水再次袭击乐山城,尖子山巷成“海”)。
村民排队返回大佛坝村(2020年9月7日一早,大佛坝村民排队并领取通行证返回大佛坝村清理家园和大搬迁)。
走进灾区大佛坝村-2020年9月7日,作者(右)作为志愿者前往洪水灾区大佛坝村,并与村民杜高海前往其被淹的家园–徐媚摄
大佛坝村满目疮伤(2020年9月7日我们看到,这就是乐山8.18特大洪灾给大佛坝村带来的满目疮伤)。
村主任巡防-2020年9月7日,大佛坝村主任杜艳琴(右一)正在巡防。
曾经的网红店(2020年9月7日,大佛坝村曾经的网红店孤岛观佛客栈一片狼藉)。
被淹的家水印比人高(2020年9月7日,村民杜厚林带我们到他的老家说:你们看,被淹的家水印比我还高)。
清理被淹的家(2020年9月7日,70多岁的杜高海两老正在清理被淹的家)。
帮助村民清理被淹的家园-2020年9月7日,作者(中)作为志愿者在大佛坝村帮助村民杜桂平(左)清理被淹的家园-徐媚摄
有军人情怀的村民(2020年9月7日,村民杜强军说:他这次回去基本上沒有拿什么东西,只拿了曾经当兵时穿过的军大衣,以作纪念)。
最后的纪念-2020年9月7日,村民(谢永利、杨治、杜厚林、杨素珍、黄晓容)在自已的家园门前拍下最后的纪念照片。别了,大佛坝村!
津门网作者 宋道君于1985年3月考入贵州省六枝特区人民法院,1988年9月考入贵州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习法律专业,1990年毕业后调到六枝特区人民法院落别人民法庭主持工作,1991年10月被选调入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先后在基层人民法庭、中院政治部、新闻处、经二庭、民二庭、民一庭、立案一庭、立案二庭工作。宋道君系为四川省摄协和乐山市作协会员,其摄影作品和写作作品,相继在《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日报》“时代潮”、新华社《内参选编》、《中国青年报》、《中国文化报》、《人民法院报》、《人民司法.天平》杂志、《法制日报》、《中国摄影报》、上海《文汇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四川日报》以及回归前的香港《华侨日报》等境内外数百家报刊上发表数千幅摄影作品和数百篇写作作品,《流光溢彩染峨眉》、《情侣》、《家有喜有》等数十幅摄影作品在全国各类摄影比赛中获奖;《中国女子民兵笫一连》1996年9月16日获《西南旅行报》“红河怀社会新闻”竟赛一等奖,《烈士如何安息》1999年4月5日四幅组照在《人民日报》发表后,获《乐山广播电视报》1999年度新闻一等奖;报告文学《路,就在脚下》1985年5月获西南三省青年杂志社举办的“为了明天”征文鼓励奖;《情与法》微型小说1994年2月获全国微篇小说作品大赛优秀奖。其后《桂花树下》、《乐山乐水话嘉州》、《思》、《共和国不会忘记》等50余篇小说、散文、诗歌、影评等先后发表于全国、省市报刊杂志上。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