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活着真好 (文/顾志钰 诵/天一之音)| 第 241 期

活着真好作者 | 顾志钰 ·诵者 | 天一之音
应邀参加了县委宣传部举办的“光辉历程 . 书香筑梦”诗文诵读晚会,诵读的篇目是“活着真好”。勾起了我对人生一段痛苦往事的回忆。我出生在一个特别贫寒的农民家庭,祖祖辈辈以农为生。艰难的生活环境,磨砺了我坚强的性格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这种精神一直延伸到后来生活的各个方面和工作之中。
1976年10月我被选聘为南湫公社共青团干部,我欣喜若狂 ,把这份工作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在日常工作中,主动要求公社领导给我安排最苦最累的工作。我每年所包的大队,都是全社最远、条件最差、最艰苦的大队。每次出发都是一个多月才能回公社汇报。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只知道工作不知道管家。记得大女儿、二女儿从出生到满月,我都没顾上回家看望一次。至今都觉得对老伴孩子是一种愧疚。
那时候南湫自然条件特别严酷,生产力水平落后,平田整地全靠人工,而且还都安排在农闲时的冬季,我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北风啸啸、天寒地冻,但是老百姓不畏严寒,早出晚归,战天斗地,我既当战斗员又当指挥官,忙得不亦乐乎,冻伤了手脚、耳朵,仍坚持不懈地完成工作任务,每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我感到莫大的荣幸。因我踏实肯干,1980年转为国家正式干部,调县委工作三年后,组织提拔担任乡镇领导干部,当领导就意味着担责任,丝毫不能懈怠。一线工作任务繁重,“五加二、白加黑”是常态,我与干部群众风雨同舟,努力工作。寒来暑往,积劳成疾。1992年,我被确诊患了风心病,经常感觉心率失常,身体不适,当胸闷气短时,就稍微缓缓,继续坚持工作。那时年轻,都是病魔给我让路。
岁月嬗递,我与病魔的斗争日益尖锐。2004年10月,我终于被病魔打垮,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县医院无法医治,辗转去了北京阜外心血管专科医院。那时女儿尚小不理事,儿子还在读大学,全程都是老伴陪护。到北京后,老伴每天零晨两点去医院排队,辛苦了几天都没挂上号,号贩子的号好挂,但要300元,因家里经济困难,破费不起,无奈之下在医院徘徊寻找机会。老伴的手提包上面印有“环县政协”字样,被一个身材魁梧、精神焕发,看上去有40多岁的高个医生发现了,他上前打招呼:“你们是环县的?那里很叫苦,我曾在那里支过医”。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古今难得遇知音”,老伴含泪赶忙上前求情,述说我患病及求医的艰难,那个医生说:“你别着急,拿我开的这条,明天上午到心内科门诊找我,我叫楚建民”。 第二天早上8点我们如约而至,才知道他是教授级专家,按照他开的医嘱,做了相关的检查,结果很糟糕,他告诉我说:“你心脏问题很大,随时可能危及生命,怎么不早治疗,已错过最佳治疗期。”他用一种非常惋惜的眼神,审视着我和老伴的表情说:“你心脏左室很大,近似常人的三倍,主动脉瓣严重受损变形,目前还不能手术,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看能否实施手术”。楚教授就是心内科主任,入院后,他与专家团队会诊,制定了最佳保守治疗方案,遗憾的是经过了两个多月的调治,情况仍无大的改善。这时他对我说:“你现在无任何退路,我联系最好的心外科专家主刀,赌一把,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60多个日日夜夜,面临坚持与放弃、生与死的考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在病床的被窝里不知哭过多少回。我同房病友山东的孙庆河老人,他精神矍铄,性情特别开朗,鼓励我说:“我65岁了都不放弃治疗,你还这么年轻一定要勇敢面对,生命只有一回,人活着真好!”
我虽然人住在医院,但心情糟透了。老伴每天20元租住在附近居民家里,条件很差,隆冬腊月,天寒地冻,吃尽了苦头。我在医院吃病员餐,她自己在外面就餐,看到老伴一天天地苍老憔悴,当时还以为她心情不好所致,在我追问之下,才知道老伴每餐一个馍一杯开水,我的心被苦涩和疼痛撕扯,如刀割般的难受。情急之下,决定放弃治疗,准备回家拖着等死。但几次都被专家的真诚鼓励和老伴的执着坚持说服了。当人真正面临生死的时候,最难割舍的莫过于生命。尽管人们在悲凄伤痛之时,都常说一句话:大不了一死,但真正到了危及生命的时刻,心理防线完全崩溃,大脑一片空白时,才会真切地感受到:“人活着真好!”
到了手术的前一天,我和老伴仿佛生离死别样的痛苦难过,拉着她的手说了好多事:万一手术失败,我走了,你可千万要振作精神、勇敢面对。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子,都要靠你照应,等老人送终、孩子成家了。你还可以重新选择一个能照顾你的伴儿,陪你到老。老伴哭的死去活来…… 手术前两天,大女儿、女婿、二女儿、还有部分家人都赶来医院探望安慰我,为我加油助威,我精神得到了慰籍,情绪也安定了许多。
2004年12月27日,终于等到了手术日,早上7点,手术室护士长叮嘱了术前的相关事宜。主刀医生叫老伴女儿履行术前谈话、签字,她娘俩进医办室时表情十分凝重。当时,我能想到谈话的严重程度,心里仿佛死囚上杀场一样的痛苦,但还是强打精神,表现出坚强,躺到推来的手术床上,举起拳头对她们说:别怕,我一定会活着出来的 ! 告别了亲人,我被推进手术室,那里边的环境和医护人员清一色的绿装,挪至手术床上,肢体被捆绑固定后,鼻子上扣了个小罩,倾刻间失去了知觉,我像一具疆尸躺在手术台上,任凭摆布。后来听护士介绍,才得知了手术的详细过程:医生用器械打开了胸腔,那颗带病的心脏袒露出来,在艰难地搏动,将心脏的功能移至体外循环泵时,心脏停止搏动,专家精心地做置换手术,摘除了病变的主动脉瓣膜,置换上新的金属瓣膜后,将体外循环移回心脏,然后重新启动,那微弱的心脏开始重新搏动,医生稍作观察,确认手术成功后,清理了胸腔积液,逐层缝合了腔内膜层,胸骨用五道金属丝固定后,缝合了外面皮层,终于结束了持续7个小时的手术。他们又一次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当我从手术的炼狱里爬出,苏醒后,全身赤裸,一条薄毛巾盖在身上,身体的其他部位全用冰袋围着,那一刻 ,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地狱。里面好多人和我一样,被禁固在病床上,口腔、鼻腔、全身都插满管子,同时还有监护器、心脏起搏器、报警器等。那地方叫ICU监护室 ,全封闭式,不知道黑天白昼,每餐给少量流食,一次给两小瓶盖的水,干渴难熬,生不如死。我想到了上甘岭人民英雄干渴难耐,曹兵远征望梅止渴的情景,最期盼的莫过于畅饮甘霖,体会健康就是最大的幸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转到普通病房,与老伴孩子相拥一起,悲喜交加,泪如泉涌。我庆幸自己还能活着。老伴和孩子告诉我 ,她们苦苦等了一个星期,用度日如年来形容绝不为过。很快我度过了危险期,因医院病床紧张,不能长期占用,出院后我们租住在医院附近的居民家 ,方便随时和医院保持联系。三个月后去复查,专家说我恢复得相当不错。回银川后,我弟弟又在宁大附属医院附近找了房子,继续观察了一个月。回到家一年后再去复查,专家说我心脏恢复得特别好,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我永远感激楚建民教授,罗国华教授从死神那里救回了我的生命。现在已庆幸地度过了十五个春秋,愉快地享受着人生的幸福和家庭的温暖 。
活着真好!生命万岁!
作者简介
顾志钰,生于1956年,环县南湫人。1976年参加工作,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因本人疾病的原因,2011年响应组织号召,享受副县待遇提前退休。
主播风采
天一之音,美育老师。处俗务之繁,思慕华夏古韵之雅趣;居陋巷之中,心羡孔老先哲之富瞻。职业里,常思以文化人,生活中,恒信书可医愚。唯读书雅乐运动一日不可缺。为传播经典,学习诵读!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
文稿审核:樊文婕
音频审核:慕伟伟 王艺伟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