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文吧】潘丽子 @ 悲伤是可以传染的

悲伤是可以传染的
文/潘丽子
也许,是因为清明节将至,走进朋友的qq空间,字字如泣如诉,感受的全是浓浓的悲伤……
悲伤是可以传染的!这悲哀而沉重的气氛让丽子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我的记忆里没有爷爷,听妈妈说,他老人家在我父母还没成家前便已过世。印像中的奶奶有些许的模糊,因为她去世的时候我才三岁,只是听大人们提起,说奶奶生前常背着弟弟,牵着我,祖孙三人相依而行……对我而言,奶奶未能看见我与弟弟成人,也无法享受到我们的孝心是一件憾事!

真正让我领悟到生命的脆弱与无常的是我的伯父与堂哥!
伯父是个极其严肃的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样说,我的堂哥堂姐们也很怕他。老人参加过朝鲜战争,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不知道为了什么(听爸爸说好像是为了爱情),他放弃了安排好的工作回到了家乡。这个不善言笑的老人对谁都是板着个脸(包括他自己的孩子),却唯独爱我和弟弟到了极点!
儿时的我是无知的。记得有一回我爸爸妈妈去旅游,便将我与弟弟交给伯父照顾,我姨去看我们时,我与弟弟都想跟随姨去外婆家玩.因为第二天还要读书,伯父便伸手阻止了我们,年少的我啊,竟狠狠的咬了他胳臂一口,那痕迹,就这样一直留在伯父手上!既便如此,他也舍不得打骂我一下,无奈的眼神里,尽是宠爱!

家搬到镇上后,回到老家的时候便少了,年迈的伯父便拄着拐杖,背着家里舍不得吃的鸡蛋与桔子送到我与弟弟手里,看着我与弟弟那贪吃的模样,刻满风霜的脸上尽是微笑和温情,对,就是温情!此后,伯父那张温情的脸便常入我梦乡……伯父收入甚微,一生过的都是极其清苦的日子,然而他老人家在世时,每到新学期,他都会去给我们送钱,在旁人看来,那小小的几十或者百来元是不足一提的.但我们一家却感受到了沉得让我们受不起的爱!
伯父70岁那年,因病故在广东我哥哥家,在我赶去见他最后一面时,留给我的只有一坛骨灰。灵位前,我与弟弟默默的下跪,想想伯父对我们的宠受,姐弟俩失声痛哭……可怜的伯父还没有来得及待我们长大成人享受到我与弟弟的孝敬便与我们永别了,子欲养而亲不在是怎样的一种遗憾啊……

堂哥文玉哥哥是我二伯的大儿子,他离开我们时只有三十多岁。记忆里,我与弟弟是在他背上长大的。他会给我们摘莲蓬,带我们玩游戏,为我们驱散蚊蚁……让我感觉到了有哥哥真好!一切恍若昨天,哥哥明明才背着我走上迎亲的花车,为妹妹的出嫁而万般欣喜,转眼间却听到他喝农药自杀的消息。在接到爸爸的电话那一刹那,我的心痛得无法形容……我的哥哥呀!就为了家庭的不如意,你有必要如此吗你还有未成年的女儿与年迈的父母啊……你可知道,你的突然离去,留给我们的,是怎样的痛苦吗……
我不够坚强,此刻内心已满是伤痛!我怀念已永别的亲人,也会珍惜我身边还给我机会尽孝的至亲!
愿天下已逝者安息!
愿天下健在的人安康!

——————————————
潘丽子,出生于80年代。毕业于同德职院!曾就职于政德驾校,中国平安常德分公司。目前城厢公司文员。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