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树】吴荣莉‖蝴蝶的眼泪

心灵之约 禹平文学
NO.262蝴蝶的眼泪
吴荣莉
亲情树
父亲走后,娘的世界一下子变得苍白,迷茫,空洞起来,像开春的菜窖,没有了菜,只有存菜的记忆和气味。这种境况像秋后树上的红辣椒,愈发的旺盛。虽然老娘不经常提起,就那一句“老汉,咋不叫上我呢!让我把儿女害到什么时候?”就足以让我心紧紧地抽痛不已。
父亲是前年腊月11日晚上走的。之后,娘的天空就是娘一个人。娘把父亲送出大门,劳累,疲惫,释然,一起涌进身体,娘上气不接下气的,张着大嘴喘息,没下过炕。当地的医生不敢给娘挂吊瓶。弟弟拍了胸脯做了保证,万一有事全力担承,才勉强挂了三天点滴,配着西药口服。四天之后我看到的娘,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虽然呼吸还是紧张。过了那个年,娘就开始了四处漂泊的日子。
去年正月初三,我和丈夫把娘接到我家。二十三那天,四姐和三姐都来接娘到西安去,她们要行孝,我也不能独霸着娘。也是因为我工作的原因,只好就那样了。
娘像一只四处飘浮的蒲公英,落到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安身之所。
西安的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家乡的山青水绿,也没有家乡人们的热闹和熟悉,更少了那份交流和分享。娘一个人的世界很寂寞,虽然我们常常去看望娘,但都无法走进娘的内心。娘总想和老年人说说话,但三姐所在小区的叔叔、阿姨几乎不和娘交流。他们生活里的日子和娘不同,理念也不一样,再加上娘一直有痰在喉咙,要吐痰,随身带着纸巾,也不方便和人交流。据娘说是年轻时坐月子未出月就坐在湿地上缝了一天被褥,落下的病根。无论什么药都无济于事。就只好顺其自然了。三姐在小区看门,要注意来往车辆和安全,收水电费,租房屋,还要照看外甥女的孩子,给一家人做饭,一个人忙得够呛,不可能时刻陪在娘的身边。娘的大脑里就住进了她自己儿时的亲人。娘每每和我们说起的都是她的姥姥、姥爷,我的外公外婆,我的爷爷奶奶……那些已经离开现在有两个世纪的人。娘说起来头头是道,津津有味,仿佛就在昨天,就在眼前。有时说得我头发直竖,冷汗凛凛的。她的世界里的那些人,早已经不在眼前了,只在梦里。眼前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原本生活了38年的家乡,现在离她很远了。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当然,娘的听众少得可怜。久了,娘也想换个地方,就走进了四姐租住的四楼三室一厅的房子。娘的拐杖在地板打滑,身子更是不敢移动半步。虽然四姐一家极尽孝顺,买了能买的好菜为娘做好饭,一家人每天在家热热闹闹,说说笑笑,气氛倒是好了很多。可那房间呆着与监狱没有多少区别,娘不能移动,活动的范围也只限于房间之内。主要是四姐每天要在市场卖药材,总不能天天在家陪着娘吧,一家7口人的吃喝拉撒全都指靠着生意呢,还有2个读书的大学生呢!10天,娘就急着要离开,为了四姐好。但不管怎么说,娘也算是挪了一个地方。
到了4月,娘的右腿突然就不灵便了,三姐电话打过来时,我立即让姐将娘送进医院。经查,娘得的是脑梗,住在医院。三姐、四姐轮流照看,我请假去伺候老娘。弟弟也从商洛老山赶到西安。那一刻,我才知道娘的心思,人在姐家,心在老家。娘见了弟弟,就问弟弟把老房的东西拿回去了吗?孩子好吗?庄稼长得怎样了?门口亲邻谁谁怎样了?这一年里,娘的心始终在她生活的地方。透过窗户,娘看到楼下绿莹莹的草坪,五颜六色的花儿,美丽的喷泉,很是向往。弟弟便笑着带娘到楼下转了一圈,娘满足了整整一个礼拜,那种无以言表的幸福,是我许久未曾看到的。一周后,也由于没有人能抽身在医院伺候,娘出院了。我买了1000多块钱的药,将娘安顿好,就回来了。
娘在三姐家已是3个多月了,在外甥女结婚以后,三姐把娘送回老家,弟弟没在家,弟媳要在建筑队干活,早出晚归。娘的一天就是凑合一口吃的,没了父亲的支撑,人大不如前,根本无法做熟最简单的一顿饭。一周下来,两眼无神,面色蜡黄,头昏的看不清面前的东西,走路东摇西晃,就像踩在棉花上。二姐的女儿打电话给我,我叫了出租车把娘接到我家。
娘在我家是自由的,可以随意走动,可以和邻里交流。但能和娘说话的人太少了。娘就每每眼巴巴等我回来。早起给娘做好早餐,然后上班;下班做饭,收拾家务;下午饭后,陪娘走走路,疏散一下筋骨。经管娘洗澡,洗脚,服药,安睡,基本就是9点钟。只有到周末,我便早上起来带娘到街上去吃早餐,顺便让娘看看风景,我捎带买些菜回家。
有娘在的日子过得很快,不觉又到国庆节了,大姐要接娘到她家住。大姐夫去世已经好几年了,大姐带领这个家已是不易,儿子,儿媳,孙子,还有从小就瘫痪的弟弟。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娘的阵地由西安转到县城,现在只好在偏僻的乡间落脚,所有的不方便是显而易见的。大姐一家待娘很好,总是农活很多,精力照顾不到。大姐也60多岁的人了。还有脑梗。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将近元旦,娘终于还是没法继续呆下去。我打了电话给弟弟,结果什么解决办法也没有。
我托同学替我接娘回我家,正直单位的年末之际。我打电话让四姐的女儿来照顾老娘。一周过后,孩子放寒假了,娘终于有着落。我才能安心上下班。走马灯似的日子,立马就到了春节。
正月22日,孩子到宁波上学去了,丈夫也上班了,我们初七就开始上班。老娘又开始了向西安辗转。因为只有三姐有条件照顾娘,二姐给别人打工,四姐要做生意。我家里没有人在家。二姐就想着商量,我们没力的出钱。大姐不易,就不说了。于是,从二月开始,我、二姐、四姐每人一月给三姐付500元钱,由三姐照顾。每月,我和四姐定期不定期的给娘买好生活用品,吃穿用度几乎不要三姐开销。三姐也有一大家子人,很是不易。娘在三姐家的日子,还算安逸。直到7月,三姐的手腕患腱鞘炎做了手术,没办法照顾娘。娘又只好回到大姐家。
冬天的气息已经很浓厚,落叶一片片从上空落下来。小院的银杏树满目金黄,像一把把的小扇子,把秋天的颜色和收获的喜悦扇得很淡很淡。但路边花花绿绿的寒衣纸的摊位却是非常热闹。到了十月了,儿女们都在为去世的老人烧纸钱。不论天堂的亲人是否会花掉这些钱,穿上这些衣物,但都是活着的人的一份寄托。看着那一堆堆烧纸的圈,那些严肃的人们,虔诚的在烧着他们心里的希望和寄托,我不由得鼻子酸酸的。父亲去世已经2年了,娘的奔波也就2年了。父亲在天堂里,有谁知道他的冬天是如何度过的呢?往年,我到冬天来临之际,就买好父母需要的日用品,送到他们手里,吃一顿饭,看看父母温馨的家,总是很放心的离开。而今,父亲再也不会亲热的和我打招呼,再也不会对娘大呼小叫,再也不吃我拿回家的东西了,再也不会牵挂我们的孩子的成长了;想着想着,我的泪就迷蒙了双眼。买好了冥币,我到邻家灶门里铲了一些柴草灰,在桥上画了一个圈,一遍对着那堆火和父亲说话,一边烧纸。我不知道,父亲能不能收到这些钱,但我知道我心里会安慰不少。
十月初四,就是娘的生日。今年娘的生日永远也不会有父亲的笑容了,再也看不到亲人簇拥在父母面前的情景了。只有在大姐家,只有我和大姐一家人……
我的泪不由自主顺脸颊而下,朦胧中,仿佛看到初冬的蝴蝶在眼前飞舞,翅膀一闪一闪的,触须在轻微的摆动。一阵风吹来,不知是季节的冷空气的冲击,还是夜晚的风吹过来的原因,我似乎看到烟雾中放大的蝴蝶变成父亲的笑脸,一瞬间那微笑就抽成了一张揉皱的纸,在不停的扇动着。突然,落下一滴晶莹的泪珠。我刚要再看清楚一些,想张嘴叫一声“伯”时,蝴蝶不见了,父亲也不见了,留在我脑海里的只有那滴圆润的泪……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吴荣莉:网名寒梅飞雪,就职于洛南县教研室。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仓颉造字故里,文化底蕴十分厚重的一个小村庄。境内秦蟒对峙居南北,一条亘古流淌的洛水流贯中间,经年蕴育着这里的坚韧的汉子和温柔娴静的女人。受洛水文化的熏陶感染,喜欢上了文字,心里却总有一股清泉常年四季潺潺流淌在散文的河流里。
文字是很重要的一种交流方式,彼此思维可以互动,心灵可以碰撞,激情可以燃烧,在心田里激起一圈圈的涟漪,激荡着一天天平常的日月,让阳光温和地抚慰着平凡的灵魂,使所有的平淡岁月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娘,遥远的绿旗》、《为了明天的朝阳》、《路边的野豌豆》、《阳光下的鱼》、《我是一粒氧气分子》,《让我用一生和你相融—散文》、《情系金丝峡》、《母亲的生日》等散文分别发表于《商洛教育》、《商洛文化》、《陕西园林》、《陕西市政》等刊物,网络散文、诗歌也有发表。钟爱文字,乐此不疲。一生相伴,无怨无悔。
—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艺顾问: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刘新民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主 编:乐俊峰副主编: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律顾问:王婷刊头题字:马英武编委成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李 斌 麻新平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蒹 葭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本期编辑:乐俊峰(lxct668)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微刊主编 | 乐俊峰
《禹平文学》?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lxct668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请点击收听: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