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作家园林】彊疆小说力作推送:《 菜市场的间牒 》

菜市场的间牒
文/彊 疆编辑/磐石
钱数三在Q城小有点儿名气,这名气的得来,一是归功于他办事谨慎,在财政局干了二十多年会计,业务上从没出过差错;二是他抠门,不论买什么菜,买后都得在摊主那儿明讨暗拿那么一丁点儿,好象不讨不拿那么一丁点儿,心里就不舒服,甚至还觉得卖主亏欠了他什么似的。
钱数三一家五口人,二老两青一少。儿子没考上大学,局长见他工作勤恳,跑前跑后,硬是找到双鹤药业,为他儿子安了个药检工作,后来儿子和厂里一位女工认识了,结了婚,生了一子,叫可可;可可二岁就进了幼儿园,现已上大班;老伴因为书念的更少,小学毕业,只好在一私家服饰厂制衣,按件计酬,每月拿千元左右,要是厂里那月订单多,多加几个班,也能拿到小二千块。全家五口人就钱数三吃国家饭,每天早九晚五,有的是时间,所以家里买菜的事儿,长年累月都由他包了。
钱数三生得又高又瘦不是坏事,但不该添个高度近视,这确实给他添了不少麻烦。每天买菜,天见亮起床,摸着开关揿亮灯,勾着头去厨房洗嗽,洗嗽完拖着那只蓝格帆布拉杆包来到大门处,还得弯下腰,伸着脖颈,用两个指头拈着鼻尖处酒瓶底似的近视眼镜,瞅准锁眼开了门,再扶着楼梯栏杆小心翼翼下到一层,出小区,过雾河五十米长的步行桥,来到菜市场。
菜市场分两处,一处是室内大厅的固定摊位,一处是室外的零散摊位。固定摊位在几幢连体商业楼的一层,前后四进,三千多平米,分蔬菜、山货、腌制、豆豉、家禽、水产、肉类几大固定区,每大区又设若干个分摊位。散市每天都是郊区菜农,或是就近的乡民因家里的蔬菜鸡鸭鹅什么的吃不完,赶大早儿开车或是徒步赶来,不论菜农还是乡间来的,到了散市,一律向市管交一元钱摊位费,再就自觉排成一排排整齐的地摊儿,等候买者。
钱数三买菜,必先经过散市,货问三家不吃亏,他不立马买,只是一手拖着拉杆包,一手习惯性地推动那“瓶底”,伸着细长脖颈,不停地向二面摊位张望,看中了,问个价,当对方报出,他点点头,哦哦几声,装出一脸歉意,继续向拥挤的人流挤去。进到大厅的固定摊位,“程序”不变,看中了,问个价,当卖主回过话,他有时将那菜拿到眼前瞅瞅,迟疑片刻,又小心翼翼放回原处,再点点头,放喉管里哦啰两声,又拖着拉杆包离去。待内外菜场都问遍了,再用“筛选法”沙里淘金,拣最便宜最合意的买了,买定后冲摊主猥琐一笑,说你哪不添点?就伸手抓上几根或是几片嫩菜叶什么的放进拉杆包里……
大家都知道钱数三抠门,除了家里那在服饰厂制衣的女人,外面的女人包括本单位几个前凸后翘的,绝少搭理他。他也常常为此感到委屈,尤其是当听到某某女人又同某个男人好上时,他心里更是陡生几分不平……
这天奇了,一进菜市场就遇见一位漂亮若仙的大美女。那美女老远就向他招手,钱科,买菜吧?来来来,我带你去,保险既便利又好!
钱数三用两个指头拈着“瓶底”,抬头很看了一阵,见那美女三十岁不到,白白胖胖,一张红胭脂小嘴儿,涂得活像猴腚那地方;身套一件黑白相间加长的包臀衫,向他走来时,包臀衫里的赘肉一颤儿一颤儿,不知怎么他就联想到那条爬在菜叶上的毛毛虫!
我好像见过你?钱数三忽闪着“瓶底”后面眍的双眼问。
钱科真会说笑话,我俩哪见过?毛毛虫满脸笑得如六月绽开的荷花。
确实几年前见过!钱数三再三肯定。
毛毛虫又是一笑,这怎么可能呢?前些年我还在外面读大学哩。
哦,哦。钱数三又推了推“瓶底”,疑疑惑惑问,既不认识,你为么要帮我买菜?
我是义工呀!我已观察多天了,您是个极其省俭的人,视力又不好,我当然得帮……正说着,前面一摊主扬着一张百元钞票,高声叫嚷,谁有小票,帮我换一换。毛毛虫立即跑过去,说我有,就从衣袋里掏出一扎小票,给换了,回来就拉住钱数三的拉杆包说,钱科,走。
钱数三眨了眨眼,说我不是科,是会计。
毛毛虫又笑,咯咯的,会计也是科呀,科员嘛。
“瓶底”后面的眼睛更是忽闪忽闪,义工,你这么崇拜科员?
嘿嘿,你这科员不一般,是出名的大会计师,知识分子,可敬的知识分子哩!现在不是号召知识兴国,尊重知识吗?我为您服务,就是尊重知识分子,尊重知识嘛!钱科,走,迟了就难买到新鲜便利的菜啦!
钱数三细长脖颈梗了一下,真的信了,甚至还陡生几分豪迈,挺直腰杆,拖着拉杆包跟着毛毛虫去了。
先是进了肉类大厅,来到一位胖得如《水浒传》里那位郑屠的面前。钱科,这全是货真价实的一本黑猪肉,割多少?什么样的?毛毛虫问。
钱数三伸着脖颈看了看,就见那猪肉皮薄膘厚,皮里那一根根黑毛桩清晰可见,欣然应道,半精半肥,最好带点脆骨。可可忒喜欢吃那玩艺儿。
毛毛虫往肉案前一站,使个眼色,“郑屠”啌地一刀,就剁了一条半精半肥连带一条白生生脆骨的肉,往电子秤盘上一掼。
钱数三这时眼睛忒亮,早看清秤屏上显示出1.11和11.1两组数字,不仅是看清了秤屏上的斤两和钱数,更是看中了肉案上一坨拇指顶大的素肉,他正想伸手去拿,“郑屠”已抢先抓起,“噌”地砸进了脆骨肉里,说10块!
啊?明明11块1,还加了那坨素肉,怎么就10块?钱数三大惑不解。
钱科,这是尊重您哩,还愣什么?快走吧。毛毛虫催促。
钱数三只得懵懵懂懂跟着毛毛虫来到水产区。
可能是家庭经济原因,也可能是养生之道使然,钱数三买菜有条规定,每天买肉就不买鱼,买鱼就不买肉,就如熊掌与鱼,二者不可得兼。这天已买了肉,不会再买鱼了。正要拖着拉杆包走过,毛毛虫拉住不放,说你钱科怎么啦?舍不得钞票?没关系,叫师傅送两条。伸手就在那正咕咕噜噜冒着氧气泡的鱼池里捞起两条足有一斤多重活蹦活跳的鲫鱼,让女老板用塑料袋套了放进拉杆包……再就带着钱数三去禽蛋区称了一斤本鸡蛋,又去蔬菜区买了两节既嫩又便宜的雪花藕和一斤嫩得滴水的毛毛菜!
回家的路上,钱数三凭着一个职业会计的精明,细算了一番,不多不少,三荤两素,除去送的两条鲫鱼不算,仅仅花去十五元人民币!
从此以后,钱数三每天到菜市场,都由那热心的毛毛虫带着去菜摊上选菜买菜,由她带着去买的菜,不论荤素,不仅是价格便利到极点,更是时不时要送条鱼、添坨肉什么的,弄得钱数三虽是莫名其妙,但觉得这一切比自己腆着脸皮看摊主颜色去拈几根小菜要高雅得多,高尚得多,便利得多!想着,情不自禁仰天大笑,啊,纯是沾了知识分子的光啊!就匆匆回家吃饭,吃过饭去财政局上班。
两个月后的一天,孙子可可突然叫着要吃猪肘!钱数三满口答应,一大早,又拖着拉杆包,来到“郑屠”肉摊处,师傅,要只猪肘。
猪肘像干柴样码在肉案上,“郑屠”伸手抓起一只放到秤盘上,18!
钱数三又伸头向那称屏上细瞅一番,惊呆了,不得不问,不就一斤吗?怎么这么多钱?他以往买过,猪肘15元一斤。
涨啦!
涨了?
要不要?不要拉倒!说着,“郑屠”已将那猪肘重重砸回到“柴堆”上。
怎么就涨了呢?毛毛虫不是说过,为尊重我……
钱数三四周寻视,不见毛毛虫,心里蹊跷,以为是毛毛虫不在,郑屠才狗眼人低,气得又去其它摊位打听,摊主同样回答,涨了!
太突然了!钱数三一时无法接受。再看看周围,更是觉得这天菜市场的气氛全是怪怪的。怪在哪儿?他一时说不清楚,越是说不清楚,越是着急,这一急,就把老毛病急犯了,就如发现帐上错了一分钱,不查出来就无法甘心!于是他下决心要找到毛毛虫,找毛毛虫问这菜价突涨的理由!
开始,他还能耐住性子,慢悠悠逐个摊位寻找,打听,当得到都没看见时,他才紧张起来,最先紧张的是他那脑袋,那脑袋紧张得就如小孩玩的卜郎鼓,“卜郎卜郎”向菜市场四面人群摇晃,张望,寻觅……当还没发现毛毛虫时,紧张升级了,就不单是脑袋,他的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紧张得几近疯狂,疯狂得如一只被打惊的柴狗,没命地奔跑在菜市场这片丛林中,只撞得吓得这片丛林中所有的买菜人和卖菜人纷纷躲闪,四处回避……
狂跑也妄然,还是没找着毛毛虫。钱数三不甘心,又带着满腔怒火找到“郑屠”,问,你说清楚,毛毛虫去哪了?正在剁肉的“郑屠”一听,嗵地将斫刀重重剁在肉案上,瞪出两只既大又圆的眼珠,说你出多少钱让我看住?
钱数三语塞了,胆怯了,只得怀着一肚儿闷气回家吃了早饭,去局里上班。刚进办公室,他更是惊呆,同事一个个如丧考妣,坐在办公桌前阴沉着脸,嘴里不干不净骂道:
“妈的,卖菜人的耳朵比狗耳朵还尖,我们前脚加工资,他们后脚就涨菜价了!”“妈的,原想涨工资可以带老婆孩子去游个新马泰,这去个俅,钱都送给卖菜人了!”“妈的,我算了一下,菜价这一涨,我们一个月涨的工资正好是为那些卖菜人涨的?”“……”
有的就怀疑:“这涨工资的具体时间只有我们局里知道,而菜市上的人怎么知道的这么快,这么准呢?”“是啊,这一定是我们内部有间牒!”“对,我们内部一定有间牒!”
说着说着,一个个就敲起了桌面:“妈的,既有间牒,就一定要把这间牒揪出来!”“对,这次要不把揪出来,我们以后涨工资还是白涨了!”“对!要彻查!彻查!”“对,我们马上去找局长,让局长下个命令,就是不要加班费,我们也得把这个间牒给挖出来!”“对,一定要挖出来!”“……”
钱数三整个一天没敢接话,始终呆坐在自己电脑前假装核查帐目。
下班路上,钱数三用两个拇指和两根食指拈住那沉重的眼镜架,边走边低头自问,间牒?这间牒是谁?能是谁?难道是……突然,脚步停住,就想起三天前,他确实把国家工作人员和职工涨工资的具体时间告诉了毛毛虫……
由此及彼,又想到三年前,也是涨工资前夕,有个年轻貌美的小萝莉向他打听涨工资的时间,他说了,可就在他说过的第二天大清早,菜市场的所有菜价都涨了……
对,间牒就是毛毛虫,绝对是毛毛虫!三年前那个打听涨工资的小萝莉也是毛毛虫,只是那时的毛毛虫还不能叫毛毛虫,很瘦,没有现在胖,充其量只是一只细腰细颈大脑袋的螳螂!
这天傍晚,钱数三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神使鬼差般又来到菜市场。刚进大厅,就见一个买菜的女工趁摊主没注意的当儿,飞快地将两根金丝般的杏丝叶——莼菜——拈进了自己的菜袋!
钱数三看得痛快,就觉得已找到一种心理上的平衡,但很快又摇了摇头,长长一声唉叹……
2018.8.16.写于繁昌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王继强,笔名彊疆,安徽繁昌人。20岁写有长篇小说《觉醒的人》,后因上学而搞置。近十年写有长篇小说《风中女人》(原名《师娘》、已出版)、《罗曼蒂克家族》、《你不该那么美》、《我有钢炮》及短小说、微电影剧本等;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40集电视连续剧《师娘》、电影剧本《我有钢炮》(上下集)同发表于《中国编剧网》,目前点击量已近40万人次;《风中女人》和《我有钢炮》已为汉王书城制成电子书在网上销售。

【世界作家园林约稿事宜】
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择优编发。稿件须是未在其他微刊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忌一稿多投,讲究诚信,文责自负。十天后作品阅读量在100以上赞赏的80%算作稿酬以红包形式打给作者本人;阅读量不足100的,发放赞赏的70%;赞赏10元以下不再发放,其余用于平台护理。在保证文章质量的前提下,既无赞赏,阅读量又低于60的,上稿率会降低;反之,平台会提高作品上稿率。
投稿者首先要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世界作家园林》,可添加蒲苇的微信:13505678932。
【投稿邮箱】蒲苇:847824278@qq.com。
顾 问:王昌元、王化猛、桑祥海、李子明、杨 林、吴 伟、陈鹏飞、凤 舞、春 天、师建军、曹永亮、魏凯安、王 建
文学顾问:冬天、回眸一笑、杏花微雨、那天、夜明珠、金春辉、林如栋、厚易/大斌哥、谈笑有鸿儒、庐阳真人、李正国、刘红斌、玄光真人、杨晓帆、同道同乐
格律诗顾问:轩昂、温时峰、赵良洪、福利彩票
统 稿:蒲 苇
主 编:磐 石
副主编:回眸一笑(兼)
编 委:碧 霖
编 辑:冯程程、映山红、凤梨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世界作家园林》!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