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仅存在于想象中的旅行

六月,初夏临近。
南方的木棉树结出了一团团雪白的棉球高挂在翠绿欲滴的树梢;公园里灌木丛下,流浪的小奶猫贪吃着路人带来的鸡肉丝;一只黑色的瘦骨嶙峋的母猫半睁着晶莹的眼珠,旁若无人地躺在马路上,傲视着往来的人群。
海边依旧人山人海,湛蓝的天空里,远远地挂着色彩斑斓的热气球;从远处海天相交处,海水从孔雀蓝一点点变成碧绿,到了眼前,成为裹挟而来的略带浑浊的白色大浪,带起黄色的沙,激起浪花般的人声笑声。
夏至日那天,是一年中白昼最长的日子,我们在街角看到了日环食。
隔着覆了巴德膜的太阳观测眼镜,普普通通的太阳变成了逐渐被吞噬的月牙,温暖的橘色,被黑色阴影一点一点覆盖。树下透过日光洒落了一地的凌乱的小月牙儿,随着夏日的风晃动。据说这次日环食,西藏是最好的观测点。我看到了从西藏拍的日环食照片,如同晶莹剔透的钻石光环,璀璨夺目。我没想到在这个海拔十几米的城市,竟然可以同海拔四千多米的西藏看到同样的日环食,简直如同受到神佑。
这个世界仍然乱哄哄的。
六月初,突然很想去旅行。想买一张机票,随便去什么地方。
想去看朋友家的狗,想去听一场音乐会,想去看一场美术展。
在这样汲汲营营的生活里,在每天重复着昨天的日子里。
生活变得越来越细微。
我开始注意小区的流浪猫,我开始注意窗外的凤凰花,我开始注意公园湖里的白色水鸟,我开始每天观察家里养的那只小乌龟,它的龟壳逐渐变成像墨绿色青苔的颜色。
我不能想走就走,去拉萨的布达拉宫;我不能开上一辆小货车,从漠河一直到克拉玛依;
我不能随心所欲,跳上一架即将出发的航班,随着它去无论什么地方。
我提前一个月做好计划,只为了去一个离我仅两个小时航程的城市。
我耐心地查询最合适的航班,什么时候出发,什么时候返回;订了离美术馆最近的酒店,出门步行十分钟就可以到;提醒自己想看的展览要提前三天预约,还可以在美术馆吃一个下午茶;选好要穿的裙子,想象那条带着褶皱的丝质下坠的裙子在另一个城市的夏日晚风中轻抚脚踝,而我可以坐在露天的酒吧里,喝一杯金汤力。我计划好要见哪些朋友,一些朋友是可以一起看展的,一些朋友是可以一起喝酒的。。。
多么完美的行程,我反复地斟酌所有的细节,就像自己给自己编了一个剧本。
完美到愈接近出发,我愈惴惴不安。
实在太完美了,不可能这么完美吧?
终于在临近出发前一周,因为疫情的反复,我还是退掉所有的机票和酒店。
一场想象中的旅行就像一支蓄势待发的箭,离了弓,快到终点时,没有力气了,力竭而坠。
看,我真的不适合做任何计划。
后来的日子里,看到新闻,依旧还是有人不停地死去,因为疾病,也因为立场,甚至仅仅因为出身。。。觉得荒谬,又觉得悲悯。
大家依旧在汲汲营营的生活里挣扎着。
有人结婚了,有人离婚了,有人每天打游戏混日子,有人为了升职拼命加班。。。有些人高兴,有些人悲伤。
在这个乱哄哄的世界里,一场仅存在于想象中的旅行最完美。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