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倒计时 | 总统靠不住,难道最高法院就靠得住?

2018年的众议院选举,共和党以明显的票数差距落败,但共和党人并没有转向温和立场。选举结束后,既没有复盘剖析,也没有类似于2010年奥巴马的“一次惨败”、2006年小布什的“一记重击”、1994年克林顿的“一个明确的信号”总统级别的反思。选举之后那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说,“昨天真是一场‘大胜利’啊,所有事情都发生在卑鄙媒体的淫威之下!”一个多月后,就“拨款50亿美元用于修建边境墙的问题”未能达成一致共识,特朗普启动了美国政府史上最长的“停摆”。
而这是2018年里,美国政府经历的第三次“停摆”。第一次是因美国参议院未能通过临时拨款法案,联邦政府部分部门从1月20日起关闭。时隔一个月后,因美国国会未能在2月8日批准另一项临时拨款法案,联邦政府再一次“停摆”。据美媒报道,特朗普政府机构的“停摆”导致了约80万名联邦工作人员被迫无薪休假。
但事实是,在总统如此靠不住,甚至在没有多数人支持的情况下,共和党仍能掌握控制权。他们通过利用现有政治体系长期存在且越发严重的弱点来为少数人的追求服务。一个致力于推行不得人心政策的政党,却找到了方法,能够在缺乏民众支持,甚至是在未取得控制政府各部门的多数议席的条件下达成目标。
▲ 推特治国:美国的财阀统治与极端不平等 (活字·雅理系列)近日,由当代世界出版社出版的《推特治国——美国的财阀统治与极端不平等》一书,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解答。该书由美国两位知名的政治学家——雅各布·哈克与保罗·皮尔森所写,书中系统地梳理了共和党的发展演变史,对于共和党越来越右、越来越极端的现状进行了分析,对于其迎合财阀、迎合右翼民粹主义所带来的政党困境进行了解读。该书的出版对于我们理解美国的政治生态,看透美式“民主”“自由”的局限性,看清当前西方资本主义面临的多重矛盾和困境将大有帮助。
而针对自2016年大选以来, 政论家开始关注特朗普威权主义倾向可能带来的威胁。两位作者同时指出,政论家的担忧合情合理, 但却忽视了一点, 那就是共和党此前漫长的转变过程给特朗普的崛起和统治提供了土壤。共和党的政策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成为削弱美国民主制度的罪魁祸首,作者对此亦给出了相应的建议和解决方案。
▲《推特治国》作者雅各布·哈克(左)与保罗·皮尔森(右)
矫枉过正为防御“多数人暴政”而设的机制
成了“少数人暴政”的温床
美国公民从小就熟知,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们担心的是“多数人的暴政”:暂时的多数以轻率而冲动的方式制定政策,尤其担心这些多数会威胁到个人权利。制定者认为他们配备了一个精妙的制衡体系,国会作为这一体系的中心不仅是为了治理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和代表尽可能多人的利益,还被赋予了不受行政权影响、独立行使的权力。制定者们最害怕的是“煽动家”,那些利用民众热情来破坏这套体系的保护机制的总统。因此,他们在赋予中央政府更多权力的同时继续将其分割,以防止暴君的崛起,以及避免法律制定的主导权落到强势的少数派手里。
宪法制定者们想当然地以为,资源和代表权将(在白人男性之间)相对平均分布。1787年宪法是一部明显的“中产阶级宪法”,它假定贫富分化不会严重到一个阶层会试图利用美国政治体系中的反多数主义机制来对抗另一个阶层。制定者们还认为,代表权的地区不平等将保持在一个很小的程度。
这一体系有三大特点:对特定地理区域代表权的强调、参议院向低人口州的倾斜,以及权力分立机制,导致政治权力在国会、总统、法院以及各州政府之间碎片化分布。
前两个特点造成了对乡村地区的偏袒,逐渐成为共和党的利好。这种偏袒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体制的特色之一,但现在其后果越来越严重了。由于国家进一步城市化、现代化,城市/乡村分化已成为如今政治冲突的阵营分界线。美国非城市地区的居民年龄普遍较大,白人居多,教育程度较低,他们更热衷于传播自己的观点,持有枪支,以及更多的碳排放, 更可能支持共和党。除了原有的乡村偏袒,现在还渐渐产生了反多数主义。
参议院现在向共和党严重倾斜,共和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失去了总人口的多数选票,但却获得了参议院的多数议席 ,且领先差距还很大。这种现象已经成为了常态。由于这一倾斜,加上运气成分和愿意践踏长期建立起来的规范,共和党任命者控制了最高法院,即便共和党在过去30年里只有一次赢得了总统选举的多数票。即便他们失去多数票,也可以利用议事阻挠扼杀一般的立法议案。仅代表17%全国选票的参议员就可以使国会屈服,甚至可以阻止极受欢迎或被迫切需要的议案成为真正的法律。
目前最高法院多数的形势不仅对民主实践产生阻碍,其本身也是更大的威胁。它使得共和党可以推倒重要且极受欢迎的政策。虽然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最后一刻还是反对完全撤销《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如果他按照多数票的意见行事,这部法案将被完全撤销),但在许多共和党控制的州,法院已经废止了这部法案最受欢迎的部分:医疗补助(Medicaid)。
保守派多数除了扮演阻挠者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他们发布能够巩固共和党右翼联盟的司法判决。在布什诉戈尔案(Bush v. Gore)中,正是共和党提名的法官基于他们明确表示不适用于其他案件的司法推理,将失去全国多数票的人送上了总统的宝座。
就在过去几年,保守派多数无限制地让黑钱流入竞选活动,极大地削弱了工会的组织能力,限制了集体诉讼,从而动摇了民主党的另一个大盟友,损害了普通消费者和投资者对大企业提起诉讼的关键手段,成功地破坏了《投票权法案》,使得共和党能够进行选举压制,并拒绝对基于党派利益的选区划分加上任何限制,使得共和党能上演“格里蝾螈”的把戏。只要手握行政权的人来自共和党,共和党阵营的大法官一定会成为他的强大盟友。
格里蝾螈严肃大选也可公开
“出千”?
选区划分,也称“格里蝾螈(gerrymandering)”,如果大规模采取这一措施,可以将50-50的选票胶着状态变成一边倒。选区划分从一开始就是美国政治的一部分。技术的发展、民主党人在城市日趋聚集、共和党在南方和低人口州的主导地位、共和党联盟组织的崛起及跨州协作等因素的影响,让选区划分变得更容易操作,也给共和党带来更多回报。
因为支持者在地域分布上更为分散,共和党已经获得重要优势,而选区规划图则在州和联邦的层面都进一步扩大了这一优势。虽然赢得总统选举非常吃力,但共和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已获得决定性优势。21世纪10年代中期,共和党在众议院选区所获选票要比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全国所获票数高6-8个点。其中约有一半是选区划分的结果。
近期共和党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操作展示了选区划分在胶着州能产生的效果。2010年,共和党首先控制了州议会。很快,他们就任命了共和党人、选区划分的行家托马斯·霍夫勒(Thomas Hofeller)为他们绘制选区地图。他喜欢把选区划分称为“美利坚合众国唯一合法的偷票方式。”他曾对一名州立法者议员表示,“选区划分就像是反向选举。这真的很棒。通常是政治家被选民所选择。在选区划分中,选民被政治家所选择。”2018年,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赢得了“反向选举”,即便失去了州多数票,但仍获得了州议会控制权。在北卡罗来纳州参选美国众议院时,共和党只赢得半数州选票,却获得了77%的席位。
推特治国美国的财阀统治与极端不平等
推特治国
2019年年初,无党派监督机构自由之家在报告中称:“特朗普破坏了许多重要的制度和传统,包括三权分立、出版自由、司法独立、司法公正、防止腐败,以及被破坏得最严重的:公正的选举。”这一机构主要关注发展中国家的民主程度,它总结道:“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防止权力滥用的制度堡垒将坚固如初,我们的民主将永续永存。保护这个国家规则与规范的需要从未像现在这样急迫。”
然而,国会保护规则与规范的意愿从未如此微弱。宪法制定者们将国会(宪法第一条,也是最长一条条款的内容)视为美国政府的心脏,并希望它能精心守护其特权。在2016年大选中,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这样赞扬即将到来的国会权力守卫战:“我们已经与帝王式总统对抗了五年半之久。每当在国会上与越权的总统对抗,我们就被谴责,最好的说我们搞党派分化,最坏的说我们搞种族歧视。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共和党总统时,可能人们会看到,这首先是有原则的对抗。实际上,我们非常欢迎这样的机会。这说不定会很有趣,一个严格拥护宪法的国会议员正在对抗一个不严格拥护宪法的共和党总统。”
在特朗普赢得选举后,很多共和党人学着米克·马尔瓦尼去战斗,但他们是为“一个不严格拥护宪法的共和党总统”而战,而不是对抗他。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成了半个马尔瓦尼。特朗普对民主规范的攻击越明目张胆,共和党人的回应就越少。特朗普入主白宫的头两年里,白宫充斥着他的推特:国会和板球。
最让人措手不及的是,联邦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也突然放弃独立立场。他是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议员,同时也是麦凯恩的密友,曾在2016年大选期间痛斥特朗普,但到了2018年,却成为了他最忠实的守卫者之一。《哈珀斯》杂志(Harper)将他在不同时期对“世界上最大的蠢蛋”(指特朗普)的评价收集起来:从先前“种族迫害者、仇外偏执狂”到后来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无论格雷尼姆的动机是什么,这一系列说法的转变实际上反映了特朗普领导下共和党的“堕落”。
其他共和党人也许没有格雷厄姆那么极端,但他们几乎都走了同一路线。他们支持极端少数派联盟,也因此支持一个“无赖”总统。为应对“保守派困境”,共和党将保守派财阀的追求视为己任,特朗普在国内的多数政治议程也都以实现这些诉求为目的。他们已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现在正全力对付从里面跑出来的东西。福克斯新闻频道成为特朗普政府的公关部门后,总统只需发一条推特,就可以鼓动资本兴风作浪,或者发动右翼媒体的猛烈攻势。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共和党人只有两个选择:退缩,或是加入攻击者阵营。
事实上,特朗普曾对他的政党进行灵魂拷问:他们是否愿意与极端少数派共存亡,即便必然到达反民主的立场也在所不惜唉,答案是:愿意。当特朗普需要进行防守时,共和党人一窝蜂跑到践踏民主规范的总统一边,即便这样做也践踏了国会自身的特权。保守派顾问和评论员比尔·克里斯托尔(Bill Kristol)曾表态永远不会支持特朗普,他如此批评他那容易屈服的政党:“他们铺好了床,准备睡觉,同时希望自己不要做噩梦。”
不管他们有没有做噩梦,其结果都令人害怕。因为最明目张胆的越权都得到了忍受。特朗普对他无法享受独裁者的权力而沮丧,于是做了一件从未有总统做过的事情:他通过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另行使用联邦预算支出,用于建造他心爱的边境隔离墙。
活字文化
成就有生命力的思想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