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撞破秘密

向上滑动阅览《我愿常欢喜》
后台发送暗号:我欢喜,即可提取已更章节。
第129章:保姆心计第128章:异地恋的考验第127章:再婚的孤独第126章:继母的冷漠第125章:奇葩保姆第124章:婚姻中的冷酷权衡第123章:继母的小伎俩第122章:复杂的二婚第121章:亲妈也作妖第120章:前妻与现妻的较量第119章:后妻的豪横第118章:后妻难做第117章:我愿常欢喜:多人行的二婚生活第116章:继母的用处第115章:虚假的亲情第114章:原生家庭的痛第113章:继母的不易第112章:患难的二婚第111章:父亲再婚的好处第110章:继母的小算盘第109章:我愿常欢喜:奇葩前夫第108章:离婚的后遗症第107章:暴富的穷亲戚第106章:我愿常欢喜:深情的猫腻第105章:继父的慈悲第104章:离异老公的算计第103章:我愿常欢喜:继母的烦恼第102章:归来依是少年。第101章:蛇蝎老公。第100章:破败婚姻。第99章:我愿常欢喜:藏在暗处的蛇第98章:蹊跷的视频第97章:多面男人第96章:勇敢不忘初心第95章:我愿常欢喜:艰难的离异生活第94章我愿常欢喜:尴尬的锦上添花第93章:我愿常欢喜:婚姻不是扶贫第92章:我愿常欢喜:戾气人生第91章:我愿常欢喜:爱情阻力第90章:虚惊一场第89章:我愿常欢喜:缘来是你第88章:机智的女邻居第87章:密室第86章:独居女子的艰辛第85章:潜入家里的歹徒第84章:我愿常欢喜:独居女人第83章:我愿常欢喜:复杂的父爱第82章:高龄父亲的小算盘第81章:高龄继母怀孕第80章:亲妈的无情真面目第79章:我愿常欢喜:亲爸的狡黠第78章:亲妈的无情第77章:后妈的杀手锏第76章:我愿常欢喜:后妈的纠结第75章:原配的智慧第74章:厉害的原配第73章:我愿常欢喜:老小三的真面目第72章:我愿常欢喜:女儿智斗出轨父亲第71章:我愿常欢喜:自私的亲爸第70章:帮母亲斗情敌第69章:彪悍老小三第68章:双重生活,无懈可击。第67章:撞见闺蜜家的秘密第66章:前妻纠缠第65章:我愿常欢喜:后妈难当第64章:前妻半夜闯进家来第63章:单亲家庭,孩子的艰难成长第62章:嫁给二婚男人的坏处第61章:我愿常欢喜:想再婚,好难第60章:我愿常欢喜:单亲妈妈的坚强第59章:我愿常欢喜:嫁给渣男的后遗症第58章:前任公婆,乱搅合第57章:我愿常欢喜:婚姻杀手第56章:我愿常欢喜:奇葩的约会第55章:我愿常欢喜:后妈的心第54章:走火入魔的后妈第53章:我愿常欢喜:渣男友的恶第52章:管道缝隙里的真相第51章:报应来了。第50章:离婚后的小确幸第49章:都是财产惹的祸第48章:再婚家庭,幸福好艰辛第47章:纠结的亲情第46章:土豪婆婆的低姿态第45章:我愿常欢喜:离婚小心机第44章:继女是个厉害角色第43章:我愿常欢喜:完美洗白第42章:跳楼真相第41章:贪婪的后妈第40章:热搜背后的真相第39章:《我愿常欢喜》:一条信息惹的祸第38章:后妈的算计第37章:离婚的真相第36章:来自原生家庭的欺压第35章:婚外情的苦果第34章:捞女的自我修养第33章:弱势的后妈第32章:婚姻中的等价交换第31章:我愿常欢喜:老夫少妻的好处第30章:艰难的再婚第29章:二婚男的算计第28章:婚姻中的世故第27章:勇敢女孩,对性骚扰说不第26章:我的身体,我做主第25章:飞来横祸第24章:我愿常欢喜:情敌住进家里第23章:你死我活的较量第22章:被歧视的二婚男第21章:二婚的偏见第20章:我愿常欢喜:一败涂地的原配第19章:我愿常欢喜:美好的原生家庭第18章:我愿常欢喜:双重性格的歹徒第17章:离婚陷入僵局第16章:婆婆的圈套第15章:离婚时,婆婆提出诱人条件第14章:婆婆是个厉害角色第13章:糊涂的丈母娘第12章:不堪一击的原配第11章:扶贫婚姻,令人害怕第10章:婆婆是戏精第09章:婚外情被抓,他理直气壮第08章:豪横婆婆的低姿态第07章:恐怖的邻居第06章:家暴孕妇的男人第05章:穷婚没底气第04章:我愿常欢喜:凤凰男的伎俩第03章:求婚背后的算计第02章:我愿常喜欢:下嫁的悲哀第01章:下嫁的悲哀
上集回顾:
“一个这么黑乎乎的破箱子,也值好几万?我看颜洛有好几个,这个她放在那里也不用,我还以为她不要了。”杜母还是嘴硬。
莲莲正想怼她妈,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而她的母亲,一脸惊愕地望着她身后。
1
莲莲扭过头,只见一个年轻的漂亮女人,一脸震惊地望着她和母亲。
杜母脸色刷地白了。
她惊慌地说:“小颜回来啦?”
颜洛的目光从莲莲脸上扫过,最终落在她的那只旧LV登机箱上。
她的脸一沉,愤怒地盯着杜母。
“大姐,手镯的事情还没解决呢,你这是想跑路吗?”颜洛冷哼一声,“想跑路还要顺手牵羊,连我LV的箱子都要牵走一个。”
莲莲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颜洛抬眼瞥了一眼窘迫不堪的莲莲,冷冷地问杜母:“这是谁,你的同伙?”
“不是不是……是我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的大女儿。”杜母连忙说。
颜洛深深地望了一下莲莲,心想,这姑娘看着也挺老实的,怎么这么没素质?竟然想着带母亲逃跑,还卷走她的箱子。
难道名校的学生素质也这么低?
“我必须报警。”颜洛厉声说。
莲莲和杜母立马齐刷刷地盯向颜洛。
杜母哇地哭了。
“我摔碎你那么金贵的镯子,也不是故意的呀,就算让我卖房卖儿卖女也是赔不起呀……我逃走是没办法的事情……你这只黑了吧唧的箱子,搁在角落很久,我以为你嫌弃不要了,就想着拿来用用,我真要是想着偷你家的东西,也不会就偷一只这么丑的箱子呀?”
敢情将这只上万的LV登机箱当成普通的购物袋?颜洛在心里冷笑。
杜母的嚎叫声,让她更是心烦。
颜洛掏出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这不是偷我家东西的理由。”
杜母立马拉住颜洛,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
2
见到这一幕,莲莲的泪顿时涌了出来。
她急切地说:“颜小姐,我今天过来,就是特意来找您谈赔偿手镯的事情,肯定是我妈不对……她也确实是想跑,但被我拦住了……真的,我不骗您,我妈是不懂事,不该没有您的允许就拿您家的东西,您看这样行吗?您先打开这只箱子检查一下,如果里面还有您家的东西,那您就报警。”
颜洛犹疑地凝视着莲莲。
这个纤细的女孩,哭得梨花带雨,不像在说假话。
沉默半晌后。
颜洛终于说:“好吧,让你妈把箱子打开,我来检查一下。”
杜母连忙起身,打开箱子。
箱子里装的,都是杜母的换洗衣服,确实没有颜洛家的东西。
莲莲悄悄松了一口气。
她在赌。
其实她对自己母亲的人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潜意识里,总觉得母亲应该没有偷别人东西的胆量,她也就敢占占小便宜。
如果她真有这嗜好,在老家早就被邻居戳脊梁骨了。莲莲听邻居说过母亲各种坏话,但从未说过母亲偷东西。
这时“海王”跑过来了。
它见防盗门开着,以为杜母又要带它出去放风,便绕着杜母兴奋得直蹦。
颜洛的心软了下来。
“算了,看在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海王的份上,先进来说吧。”
3
莲莲和母亲惶恐不安地站在客厅里。
颜洛望着莲莲,皱着眉头说:“那只箱子是小事,关键是那只翡翠手镯,那是我生日时我老公给我买的生日礼物,当时买就32万,本来上好的翡翠,挺有收藏价值的,结果给摔出一条裂缝。”
32万?
莲莲听起来都胆颤心惊。
她哪怕不吃不喝,也得攒三年吧?
莲莲怯怯地问:“能少一点吗?”
颜洛没搭理她,直接从电视柜的抽屉里取出一张购物小票,递给莲莲看,上面清清楚楚写着32万。
颜洛不高兴地说:“小票上写得清清楚楚,就算你不信小票,你看看我的消费层次,也知道不可能买个次品戴着,我可不是那种使出浑身解数买个LV包装门面的小姑娘。”
从见到颜洛的第一眼起,莲莲就看出来了。颜洛活得很高端。
莲莲跟舒琬混了那么久,也认得不少奢侈品牌。
舒琬虽说留学时走的朴素路线,但以前在国内时,也是比较喜欢奢侈品牌的。
“我还在读书,32万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我能申请分期付款吗?”莲莲嗫嚅道。
颜洛细长的眉毛一挑。
“怎么分期付款?首付你能给多少?万一你到时跟你妈一样偷偷跑掉,我去哪里找你?我总不能为了这么一点小钱,还追到外地去吧?”
莲莲逐渐冷静下来。
她轻轻地说:“首付能给多少,我过两天答复您,不过请颜小姐先配合我一下,虽说您有购物小票,小票看着也正规,但我还是想请这方面的专家鉴定一下,如果这只有裂缝的手镯还能卖上一些钱,而您又想继续留着这只手镯的话,我补您差价。”
颜洛细细打量起莲莲。
好精明的小姑娘!颜洛暗暗感叹。
颜洛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担心这手镯会有假,我讹你妈,没事,随便你鉴定,你随时可以找你认为靠得住的人来鉴定。”
4
莲莲和杜母,直到下午才离开颜洛的家。
颜洛不让杜母住她家,说是怕她再拿她家的东西。但同时颜洛也规定,因为事情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这段时间也不允许杜母回老家。
莲莲没办法,只好把自己身份证压在颜洛那里,才顺利带走自己母亲。
在回来的路上,杜母垂头丧气,本打算来北京好好做保姆的,谁料想出现这种事情?
莲莲更是心灰意冷,被打击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莲莲,怎么办呀?你爸身体不好,他要是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这笔钱,只能靠你还了。”坐地铁时,杜母小心翼翼地说。
莲莲没吱声。
只是无声地流泪。
莲莲的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流了一路。
杜母自知理亏,也没敢再说什么。
快到人大门口,莲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才努力止住了眼泪。
莲莲终于开口说话。
她对母亲说:“我实在没力气带你去找别的地儿了,今晚你就在人大附近找个招待所住吧。”
话音刚落,莲莲就发现小骆站在不远处,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和母亲。
“阿姨好。”小骆走上前来,热情地向杜母打招呼。
杜母对小骆笑了笑,好奇地上下打量他。
小骆穿着便服,但看起来依然高大帅气。
杜母从小骆看莲莲的眼神,立刻猜出两人的关系。
小骆陪着她俩去找招待所。
等小骆去前台帮着登记入住时,杜母拉着莲莲悄声说:“这个小伙儿不错,你干脆早点和他结婚……这样他家的彩礼,可以用来还手镯的钱。”
莲莲一震。
她听到自己心里有崩塌的声音。
5
莲莲和小骆走在大街上。
凛冽的风在呼啸。
莲莲将她妈摔碎颜洛翡翠手镯的事情,给小骆讲了一遍。
“我准备手镯鉴定完后,就休学……先挣钱还债。”莲莲冷静地说。
见莲莲一脸的悲伤,小骆心疼不已。
他毫不犹豫地说:“你先别着急,我工作这几年,攒了十几万,到时再找朋友借点,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休学。”
莲莲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别人的原生家庭,是安全岛,是温暖的港湾。而她家,却是制造麻烦的源头。
良久。
莲莲抬起头,认真地说:“我不能用你的钱……我到时自己再想办法吧。”
能想出什么办法呢?
莲莲感觉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什么办法。除非去借高利贷。
小骆牵着莲莲的手,感觉她冰凉的手一直在颤抖。
小骆紧紧握着莲莲的手。“我先去打听,看周围的朋友有没有认识珠宝鉴定师的。”
莲莲说:“不用了,从那个雇主家出来,我就给徐珊姐说了这事,她说到时让她前夫帮着介绍一个,她前夫对这方面挺有研究,也认识不少权威的朋友。”
“方便吗?”小骆问。
小骆的意思,两人都已离婚,再去麻烦人家好吗?
“徐珊姐说没事。”莲莲茫然地望着前方说。
6
徐珊跟张巍一说这事。
张巍满口答应。
他认识莲莲,虽然两人没交集,但通过徐珊,他知道莲莲是徐珊的好朋友,在徐珊最困难的时候,都是莲莲在默默地陪着她。
尤其是莲莲曾经还帮着带过他女儿小海棠。
所以张巍很卖力地找来一位德高望重的珠宝鉴定师朋友。
第二天。
在莲莲的陪同下,张巍和珠宝鉴定师去了颜洛家。
颜洛见莲莲办事效率这么高,顿时对她好感不少。
要是换成其他人,估计会以各种理由拖沓吧。
颜洛很爽快地拿出那只有裂缝的翡翠手镯,那张购物小票也拿出来给张巍他们看。
鉴定师还带来了专业仪器。
他从颜洛手里小心地接过那只手镯,先是肉眼看,接着是用仪器看。
望着鉴定师聚精会神一脸凝重的样子,莲莲的心都跳到嗓子眼里。
约莫十几分钟后。
鉴定师将手镯递给颜洛,认真地说:“我仔细看了好久,这手镯也就值5万,外行人不懂,看着这种手镯感觉都差不多,其实不一样的,我们翡翠行里就有句行话,色差一分价差十倍,你这镯子的种水一般,三十几万的种水不是这个样,要剔透得多。”
“不可能,小票上写得清清楚楚。”颜洛惊得跳起来。
张巍说:“小票这种事情都能作假,没事,你要是信不过的话,你可以自己找人鉴定。”
莲莲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切。
一股强烈的喜悦在她心底蔓延开来。
(本章完)

汪二峤:喜欢阅读和写作。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经、新编聊斋。
个人公众号:汪二峤(ID:wangerqiao66)

主办方: 最佳品牌网

最佳品牌网专注于测评市场上最好的产品品牌,汇集十大品牌排行榜、中国著名品牌资讯信息,坚持公平公正的观点,让你对产品及品牌有更好的选择与判断能力!

热门资讯

  • 行业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278765040@qq.com

    工作时间:9:00-22:00
    返回顶部